笛安以后,再无令秧

是光怪不是陆璃

在开回无锡的高铁上,我读完了这本在家中书柜沉睡很久的《南方有令秧》。一直觉得在行驶的高铁上为一本在读小说收尾,是一件很舒服事情。听着高铁呼呼的声音,仿佛在时间洪流中穿梭,让我们对这些书有更深刻的认识。 这不仅是以一个小人物来折射社会的故事,更是将现代女性的形象融入历史的一个故事。 这本书中其实不只是谈了一个妇人在封建社会中守节的问题,更是对于一个家庭伦理的讨论。令秧作为一名十六岁就守寡的女人,她的人生是封闭的、无趣的,所以她才会能做到对自己,对与自己生下孩子的继子无情,对自己的女儿无情。可是当她后来与唐璞在一起以后, 她体会了爱情,以至于她认为这抢骗来的十五年都是值得的。其实书中对唐璞与令秧接触的情节并不多,甚至比不过令秧与其继子唐炎的情节,可是书中总是隐隐地买了根引线,而它终于在六爷去世,令秧去守灵的日子里爆发。且不说令秧与唐璞的叔嫂关系,唐璞在令秧看来就是她所谓的爱情,所以她甘愿沦陷,甚至是付出生命。 而令秧却是作为一个传奇,成为了敢于摆脱生活禁锢的第一人。而谢先生,作为她的盟友,一直是指导她,塑造她的一个人,他也是主角。只是,做这些事情的是令秧,所以他往往被人遗忘罢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南方有令秧的更多书评

推荐南方有令秧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