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Q正传 阿Q正传 8.7分

与刘震云商榷我们父亲的问题:阿Q的邪恶是与生俱来的

青门引

        前几日刘震云先生在北大国发院的演讲视频爆红网络,老刘讲出这么一段话,算是提出自己阅读鲁迅的一点看法,和阅读生活的一些观点:      “读鲁迅先生的作品读来读去,我读出了三个人。一个是我们的父亲阿Q。阿Q最大的特点是什么?最大的特点就是没老婆,出门就挨打。出门挨打不叫受欺负,但是你的智商被欺负了而不自知。你又是我们的父亲,我们就跟着这个父亲受欺负。”      老刘提出的第二个人是我们的母亲祥林嫂,第三个人是知识分子代表孔乙己。为了防止没看演讲视频的人在阅读文章时跑题,我把这一并说出来,对后两个观点的意义大家若有思索便各抒己见,不作为本文论述的重点。      我要探讨的问题是阿Q是否为我们的父亲。我是个经常打扑克牌的人,即使学英语时看到那个Q也会有条件反射,把它念作圈,本文就按我的习惯来表达吧!      阿圈是我们的父亲吗?如果不是,那二者像不像?如果不像,那两者有没有什么关系?想弄清这一个个问题,就需要从鲁迅的文本入手来分析:      "革命也好罢,"阿Q想,"革这伙妈妈的命,太可恶!太可恨!……便是我,也要投降革命党了。"这是阿圈得知革命党进城时发过的牢骚,和前文他的性格...

显示全文

        前几日刘震云先生在北大国发院的演讲视频爆红网络,老刘讲出这么一段话,算是提出自己阅读鲁迅的一点看法,和阅读生活的一些观点:      “读鲁迅先生的作品读来读去,我读出了三个人。一个是我们的父亲阿Q。阿Q最大的特点是什么?最大的特点就是没老婆,出门就挨打。出门挨打不叫受欺负,但是你的智商被欺负了而不自知。你又是我们的父亲,我们就跟着这个父亲受欺负。”      老刘提出的第二个人是我们的母亲祥林嫂,第三个人是知识分子代表孔乙己。为了防止没看演讲视频的人在阅读文章时跑题,我把这一并说出来,对后两个观点的意义大家若有思索便各抒己见,不作为本文论述的重点。      我要探讨的问题是阿Q是否为我们的父亲。我是个经常打扑克牌的人,即使学英语时看到那个Q也会有条件反射,把它念作圈,本文就按我的习惯来表达吧!      阿圈是我们的父亲吗?如果不是,那二者像不像?如果不像,那两者有没有什么关系?想弄清这一个个问题,就需要从鲁迅的文本入手来分析:      "革命也好罢,"阿Q想,"革这伙妈妈的命,太可恶!太可恨!……便是我,也要投降革命党了。"这是阿圈得知革命党进城时发过的牢骚,和前文他的性格与所作所为相对应。      阿圈一贫如洗,无家无业,甚至连个精致的正式的名字也没有。住在未庄的土谷祠,只给人家做零时工,平日只要吃饱肚子,有几文闲钱,便神气活现地喝酒赌博,调笑打闹,生活很容易满足。      这种贫困的生活状态,这种曾经饱受沧桑、历经苦难的经历,都与我们父亲像极了。这种知足常乐、有口饭吃就满足的生活态度,也与没有受过优质教育的上一代中国民众很相似。这种涉及自己利益时的狡黠,和见死不救惧怕自己受到伤害的冷漠,我们大多数人都深有同感。      使我们听着刺耳想着痛心的是,那被人欺辱而不自知的愚昧,这是我们父辈不愿揭开的伤口,也是大多数人在自己卧榻时内心的惶恐与无奈。      如果事情这么简单,文章含量这么稀少,我们就大可出去和别人谈笑风生,说阿圈是我们父辈的投影。但《革命》一章的某些段落告诉我们,事实并非如此简单。      听说革命军要来了,阿圈喝下两碗酒,酩酊大嘴嚷着造反。他躺在土谷祠里,飘飘然地幻想着革命成功后的场景:如果革命成功,他要杀掉赵太爷和假洋鬼子,因为他们欺负穷人;如果革命成功,他要杀掉王胡和小D,因为他们瞧不起自己,和自己有矛盾。      如果革命成功,他还要把赵老爷家的好东西都搬回土谷祠,供自己吃喝玩乐。要使唤王胡、小D这些穷人来搬,搬的慢就大嘴巴子抽过去。      如果革命成功,他要痛痛快快地玩女人,不用再偷偷摸摸去戏院搞性骚扰,也不用向吴妈求爱被胖揍一顿。他还看不上他们呢!吴妈脚太大,赵司晨妹子太丑,秀才娘子脸上有疤痕。反正等革命成功,自己就有选择的余地。      上面的情节概述值得仔细推敲,他想杀赵太爷等人可以理解,报私仇虽不是什么合法行为,却符合人情常理。但,他想杀掉王胡和小D,这就有点不可思议了,大家有矛盾就应该心存芥蒂杀之而后快吗?若真如此,他不就是民国版的马加爵吗?      而且,他梦想奴役自己的同伴,这更是丧心病狂。希望有很多女人供自己泄欲玩乐,这与他眼里的坏地主有什么差别,知道人家这么做是讨厌的,自己还把这视为梦想,不是比赵太爷坏一百倍吗?      说到这儿,我觉得阿圈就是一个苦难时代所孕育的不幸的人,你说他与我们父辈相像,这没有问题,因为很多性格特征都具有相似性。可要讲他是我们的父亲,则有本质的差异,我绝不会承认我善良的父亲在身居高位时就会变成邪恶的杀人犯。      定有人要替阿圈辩护的:人家就是醉话而已,又不见得会这么做。这么想就太单纯了,世界上一切犯罪行为都起自犯罪故意。有杀人犯奸想法的人,一旦囊中有了财货,手中有了特权,必然会把自己的邪念付诸实践。      秦朝末年,一个叫陈胜的农夫趁在地头上休息时对乡人说:苟富贵勿相忘。后来他带人造反,连破数城,建立了张楚政权。几个穷哥们想起他曾说过的话,就跑到宫廷投奔他,大家见了富丽堂皇的宫殿忍不住感叹:陈胜当王好气派呀!      陈胜的属官对他说,这些客人损害王上的威信啊,陈胜听罢二话不说,就把这兄弟几个全都杀掉了。这不是天生恶棍的做法嘛!司马迁分析说:诸将以其故不亲附,此其所以败也。      我觉得这个归纳不怎么样,司马公认为是陈胜的不留情面致使他走上死路,这种分析和没说一样。可能是史家认为权力使陈胜被异化了吧,所以就简单带过。其实权力使人异化的看法也禁不起考究,那么多人成功那么多人当皇帝,就你异化了。还去埋怨权力,权力听了不得哭死啊,它招谁惹谁了!      太平天国起义也可举为例证,他们的口号是:天下多男人,尽是兄弟之辈;天下多女子,尽是姊妹之群。多么美好的愿望,多么和谐温暖的相处模式。进天京后的事实又是什么呢?兄弟都可以当牛做马,对他们颐指气使是权利;姐妹都可以强拉上床,因为她们无力反抗。      这足以证明某些人生来邪恶且虚假,说权力使人异化只是偷懒的观点。历史上的农民革命有受到欢迎大获成功的,也有自身腐化走向灭亡的。无论结果如何,从自身角度分析问题恐怕是不该绕过的环节吧。      阿圈、陈胜、洪秀全,都是有很多缺点的人,其中一部分习惯与我们父亲类似,而有个别特征则与我的父辈大相径庭,这些人有多于常人的潜在恶性,少于常人的自我控制能力。      他们绝不是刘震云先生所说的我的父亲!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阿Q正传的更多书评

推荐阿Q正传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