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质 本质 8.5分

诗是一生的事情

2666

读万夏的人已经很少了。和诗的高峰期八十年代相比,喜爱诗歌的人变少了,再看万夏的这句诗就像一个天真的笑话。诗并没有成为他一生的事情,进入九十年代他就罢笔不写,流传在市面上的只有一本薄薄的《本质》十四首诗选(现已绝版)。可以轻易谈论对诗歌的热爱,谁也不知道这样的热情能够持续多久,想来让人唏嘘。他们表露了诗才,又因为不知名的原因泯然众人,轻的容易死在水面上。出名要趁早,出名也要时候恰好,有些诗歌就要出现在早春花团锦簇的时候,青春、浪漫、不屑一顾,仅以腐朽的一面,就足以让人享用一生。

本质·万夏

第一次和最后一次

人终究不尽完善

太多的机会都留在错误中

我们却在幸福里得到进步

 

说和做并非本质

喝酒的时候口含一颗樱桃

我们可能错读一本书

认识一群内心脆弱的人物

为那些被粉碎的东西伤心和痛哭

这些也不是本质

最高最完美的是一些残缺的部分

我们完善的两次事件之间

这一切又仅仅是过程

你祈求和得到的

仅我腐朽的一面

就够你享用一生

不存在什么本质,那一代人诗歌开始的地方就不是形而上...

显示全文

读万夏的人已经很少了。和诗的高峰期八十年代相比,喜爱诗歌的人变少了,再看万夏的这句诗就像一个天真的笑话。诗并没有成为他一生的事情,进入九十年代他就罢笔不写,流传在市面上的只有一本薄薄的《本质》十四首诗选(现已绝版)。可以轻易谈论对诗歌的热爱,谁也不知道这样的热情能够持续多久,想来让人唏嘘。他们表露了诗才,又因为不知名的原因泯然众人,轻的容易死在水面上。出名要趁早,出名也要时候恰好,有些诗歌就要出现在早春花团锦簇的时候,青春、浪漫、不屑一顾,仅以腐朽的一面,就足以让人享用一生。

本质·万夏

第一次和最后一次

人终究不尽完善

太多的机会都留在错误中

我们却在幸福里得到进步

 

说和做并非本质

喝酒的时候口含一颗樱桃

我们可能错读一本书

认识一群内心脆弱的人物

为那些被粉碎的东西伤心和痛哭

这些也不是本质

最高最完美的是一些残缺的部分

我们完善的两次事件之间

这一切又仅仅是过程

你祈求和得到的

仅我腐朽的一面

就够你享用一生

不存在什么本质,那一代人诗歌开始的地方就不是形而上的。在短暂的青春里,没有进步、也没有衰退。浪漫的青春和词语的浪费就成了这种唯美主义的核心,看起来色彩斑斓,在这背后空无一物。诗,是词语的表象。

黄桃·万夏

桃子很大

桃子的皮更大

一只黄桃呈器官的形状,顶端嫣红

在镜子面前是张黄脸

空空的,里面有火焰、国家和磁铁

是否每只水果都应该这样

皮和果核结在根子上

退到感觉不到的地方

这纯粹的事物

在众多叶子中间

桃子以粉红的气泡悬坠在空气中

用扇子托住,用干净的刀轻轻切开

是否最高的帝王都选择了这种形式

这唯一的行而上,热爱丰满的肢体

并求得事事完美

以器官的优势荣耀国家,并占为已有

晚上,左手秉烛,右手执拂尘

揭开艳红的果皮,来到身体里面

体味到人和水其实没有两样

人即所有事物

一颗桃子放在一堆水果旁边

或摆进一盘彩瓷

越大的桃子想象越繁复

又随心所欲地象征

女人都成了桃子,斜斜地插进花瓶

那些下到水中的人

是否该从深水中游出来

或站在树下,用天气影响一代人的服饰

或放下很亮的刀,把扇子轻轻关上

仅仅是颗桃子

一切都是自然的事情

最纯粹的最直接

无非任何词语

仍旧桃之夭夭,结得尚好

拿在手中,展示了一派清纯的气色

在一个落入群妃的帝王想象中

风水与土木渗和

变成半窗风景,结成一颗桃子

旁边是把明净的刀

不知更多的语言和事物也都是这样

但结满一树黄桃

或一次盛大的征伐

却非常简单

“无非任何词语/仍旧桃之夭夭,结得尚好 ”。黄桃一诗的核心就在词语的“逃之夭夭”。“第三代”的诗人们怀疑词语的真理宣称,词变成了不可确信的事物,正像这首诗所揭露的这种幻象————诗不代表美,不代表真理,仅仅充当着矫饰的功能。君王们对桃子的占有、对女人的占有、对权力的占有实际上是匮乏的。能指自由而任意,任何奴役词语的愿望都会落空。半窗风景、一颗桃子、一把象征暴力的刀,他们在诗中结合在一起,但彼此无关。桃子更大,桃子皮更大的起始句略带反讽,一层比一层大下去,仍然是没有用的废话。诗不过是诗,诗仅仅是诗。

题图:万夏须发戟张。诗人的脸代表一个时代。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本质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