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言集 寓言集 8.2分

语言之树上结出的奇异果

里亚朵夫

拉丁美洲文学真是一个瑰丽炫目、奇异多彩的存在。马尔克斯的魔幻,博尔赫斯的玄奥,略萨的激情,阿斯图里亚斯的神奇,已让我们领略了拉美文学的独特魅力。在这份世界级作家的名单中,还应该加上墨西哥作家胡安·何塞·阿雷奥拉的名字。也许中国读者对他比较陌生,但他是可与博尔赫斯媲美的拉美幻想主义文学大师。马尔克斯曾把他郑重地介绍给古巴革命领袖菲德尔·卡斯特罗;阿根廷著名作家科塔萨尔誉其为“言语之树”。可见其在拉美文坛的地位之高。阿雷奥拉的《寓言集》就是一部充分体现他创作特色的代表作。 很难界定《寓言集》的文体特性。收录在本书的28篇作品介于寓言与小说之间,或者说是一种非寓言非小说、非驴非马的独特文本。因为说它们是寓言吧,却与传统的寓言不尽相同,传统的寓言往往是一种将现实与虚幻杂糅、用比喻性的故事包含明显的教化特征的文学体裁。但《寓言集》中的作品更多的是将隐喻或寓意埋藏在语言这棵大树的深处,借助巧妙的构思、凝练的语言让作者的思想闪烁出多维的、深邃的光芒。说它们是小说,则虽有小说所需的情节结构、人物刻画、心理描写的特征,但往往游走于真实与虚幻之间,带有奇幻、神幻与荒诞的色彩。不妨这样说,《寓言集》是在...

显示全文

拉丁美洲文学真是一个瑰丽炫目、奇异多彩的存在。马尔克斯的魔幻,博尔赫斯的玄奥,略萨的激情,阿斯图里亚斯的神奇,已让我们领略了拉美文学的独特魅力。在这份世界级作家的名单中,还应该加上墨西哥作家胡安·何塞·阿雷奥拉的名字。也许中国读者对他比较陌生,但他是可与博尔赫斯媲美的拉美幻想主义文学大师。马尔克斯曾把他郑重地介绍给古巴革命领袖菲德尔·卡斯特罗;阿根廷著名作家科塔萨尔誉其为“言语之树”。可见其在拉美文坛的地位之高。阿雷奥拉的《寓言集》就是一部充分体现他创作特色的代表作。 很难界定《寓言集》的文体特性。收录在本书的28篇作品介于寓言与小说之间,或者说是一种非寓言非小说、非驴非马的独特文本。因为说它们是寓言吧,却与传统的寓言不尽相同,传统的寓言往往是一种将现实与虚幻杂糅、用比喻性的故事包含明显的教化特征的文学体裁。但《寓言集》中的作品更多的是将隐喻或寓意埋藏在语言这棵大树的深处,借助巧妙的构思、凝练的语言让作者的思想闪烁出多维的、深邃的光芒。说它们是小说,则虽有小说所需的情节结构、人物刻画、心理描写的特征,但往往游走于真实与虚幻之间,带有奇幻、神幻与荒诞的色彩。不妨这样说,《寓言集》是在语言之树上由寓言和小说杂交而成的奇异果。最典型的例子莫过于《铁路扳道工》与《关于弹道学》这两篇作品。 《铁路扳道工》中的旅客气喘吁吁赶到车站,但发现火车根本没有准点到站。一位铁路扳道工建议他在附近旅馆长期租宿,旅馆中已有很多人买了通往全国各地的车票,在耐心等待,但铁路服务与安全不容乐观。好不容易开动的火车上会加挂两节车厢,一节作为灵堂,一节作为墓地,司机们为此而感到自豪。而旅客的“爱国情怀不允许他们表露出任何不愉快的情绪”。读到这里,我们也许会报以会心的一笑,作家在讽刺好大喜功的官僚体制对效率的无能、对虚假政绩的热衷、对生命的漠视呢。然而,作家想表达的远不止这些。由于火车长期难以准点运行,集聚在车站的男女越来越多,难免日久生情,不少干脆组成了家庭,悠闲地生活在荒野远地,形成了远离人类文明的新群落;火车上的乘务员甚至会收到密令,以欣赏某地的美景为借口,劝诱乘客下车,然后火车逃之夭夭。滞留的旅客相爱成婚,你说这是荒诞的喜剧还是笑中含泪的乌托邦闹剧?火车扔掉旅客,可否理解为是对拉美人散漫放任的民族天性的影射?是,似乎又不是,需要读者反复地去体会其中杂陈的五味。 《关于弹道学》借用古罗马执政官诺比利奥尔率军攻打伊比利亚半岛的斯哥达人与努曼西亚的历史,虚构了攻城弩炮正要发射,斯哥达居民举手投降,签署投降书时弩炮弹簧突然损毁、木弓瞬间爆裂的故事;更有趣的是,古罗马军队丢弃在荒野的巨型弩炮,却成了悬在当地村民头上的达摩克里斯之剑,弄得他们战战兢兢,整整三天三夜不敢出门,后来,一位抽签中选的小伙子被迫去调查那神秘的庞然大物,不料惊飞了在弩炮上过夜的乌鸦,震动弹簧,弹射出的大石块偏偏砸死了他。去做田野调查的美国学生执拗地问教授,砸死那个倒霉蛋的确定是古罗马的炮弹吗?考古学家幽默地回答:“如果您早来,这块由西庇阿的炮兵发射出的石头一定会打破您的脑袋。”在努曼西亚荒芜的田野中,老师和学生在夕阳映照下一动不动,“就像是灰色黄昏中两个飘忽不定的大石块”。他们的沉思或许也是我们的思考:历史究竟是由必然的发展规律所决定的,还是取决于偶然的因素?偶然与必然,战争与和平,勇敢与懦弱,荒唐与平淡,痛苦与幸福,人类社会的演进之间,充满了多少我们不知道或忽略的细节啊。 现实与历史,幻想与科学,生活与女性,阿雷奥拉在它们之间自如地来回切换,充分运用语言的力量,将人性的荒诞发掘到极致,模糊了真实与虚幻的界限,呈现出的却是洞察世态人情的广度与深度。《乡下人》中的富尔亨西奥头上突然长出了两只角,从此人们把他当成公牛来取笑逗乐,他的脾性也越来越来好斗,终于倒在了幻影中的斗牛场上。临死前他留下遗言恳求锯掉他头上的两只角,但勤快的木匠却给他做了个带有两个明显突起的棺材,葬礼显露出了化妆舞会的欢快味。这滑稽的故事与中国的古话“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或俗语“出头的椽子先烂”是否有异曲同工之妙?《奇异的毫克》中的蚂蚁发现地上有一毫克,将其视之为神物,日夜摩挲,通宵不眠,得了狂躁症而死,换来建造一座陵墓的荣誉。榜样的力量促使蚂蚁们都去寻找那奇异的毫克,废寝忘食,呕心沥血,结果死亡率剧增,“而真正的毫克已经成为做毫克生意致富的罪犯的收藏品”。作家是在借此赞美探求者的执着,还是讽刺欲望的膨胀必然导致灾难?《马力宝贝》借用广告软文的语言,提出了将婴儿的哭闹所产生的能量转换为电能的设想,貌似无厘头的诙谐幽默中倒也不乏科技的巧思。《那波尼德斯》中的巴比伦末代国王醉心于文物的修复与收集,调用了大量的人力来做抄写员、雕工与陶工,虽然遭到将领们的反对也在所不惜;还发明了一种速记法来简化书写,造成了阅读与查找文献的障碍。结果军队士气低落,巴比伦亡于波斯帝国。偃武修文的那波德尼斯的遭遇与擅长填词的南唐后主李煜的亡国经历何其相似;也许还可以用一句西谚来形容:播下的是龙种,收获的是跳蚤。理想世界与现实生活往往相距十万八千里。 读《寓言集》中的作品,可以感受到阿雷奥拉对世界与生活的本质的深刻思考与犀利洞察,也许是悲观的,但并不绝望。《与魔鬼之约》中的主人公借用电影中的一句台词“你的灵魂比那些东西都贵重”,告诉妻子的那个梦;《学徒》中的主人公虽然被美术老师传授残酷的“美丽毁灭法”,失去了心上人焦亚,但他依然相信美,这些都传递出了作家对人类孜孜以求的真善美的坚定信念。它们,既植根于作家对生活的深入观察和思考,也来源于语言的魔力,诚如尼采所言:“我只是一个造词者:/词有什么,/我就有什么!”

(此系本人原创作品,未经授权或许可,不得转载,否则保留诉诸法律的权利)

4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寓言集的更多书评

推荐寓言集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