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摇晃晃

亦亦

看了很久才把余秀华《月光落在左手上》给 看完,诗歌是最短的文字,我看的很慢。越是长文章反而我不到那么珍惜。诗歌出现在我眼中的有两种情况,一是心情不好,郁郁寡欢的时候。二是看其他书看到快要睡着拿来消遣的时候。诗歌被我当成了工具,但在我心中有着很高的地位。今天是这两种情况都有,一口气把半本诗集残忍的看完了。我发现自己单独相处比在公共场合更伤感,我自认为自己是悲观主义,身上乐观开朗的标签全是他人和环境赠与的,我不承认。一个人我敢自怨自艾,我敢虚度时间,一个人我敢蓬头散发不刷牙就吃东西。出了门的我或者在网络上的我真的不是我,或者说是经过装饰了的我,别人这样做,我亦这样。

不想说太多关于我的事,说说余秀华,说说她的诗吧。诗拯救了她,她以让诗在中国或某个不知名的平凡人中得以正名。她的诗大多是感伤、无奈的。不敢长白发的父亲,残缺的身体,嗡嗡作响的爱情,远方的心,日复一日在土地里伸不直的身体。她的诗也有自己的小庆幸“我们走了多少岔路,于这晚秋的凄清里,才巧遇,我已准备好了炭火,酒,简单的日子,和你想要的一儿半女”、“要是一个黄昏,满是风,和正在落下的夕阳。如果麦子刚好熟了,炊烟恰恰升起,那只...

显示全文

看了很久才把余秀华《月光落在左手上》给 看完,诗歌是最短的文字,我看的很慢。越是长文章反而我不到那么珍惜。诗歌出现在我眼中的有两种情况,一是心情不好,郁郁寡欢的时候。二是看其他书看到快要睡着拿来消遣的时候。诗歌被我当成了工具,但在我心中有着很高的地位。今天是这两种情况都有,一口气把半本诗集残忍的看完了。我发现自己单独相处比在公共场合更伤感,我自认为自己是悲观主义,身上乐观开朗的标签全是他人和环境赠与的,我不承认。一个人我敢自怨自艾,我敢虚度时间,一个人我敢蓬头散发不刷牙就吃东西。出了门的我或者在网络上的我真的不是我,或者说是经过装饰了的我,别人这样做,我亦这样。

不想说太多关于我的事,说说余秀华,说说她的诗吧。诗拯救了她,她以让诗在中国或某个不知名的平凡人中得以正名。她的诗大多是感伤、无奈的。不敢长白发的父亲,残缺的身体,嗡嗡作响的爱情,远方的心,日复一日在土地里伸不直的身体。她的诗也有自己的小庆幸“我们走了多少岔路,于这晚秋的凄清里,才巧遇,我已准备好了炭火,酒,简单的日子,和你想要的一儿半女”、“要是一个黄昏,满是风,和正在落下的夕阳。如果麦子刚好熟了,炊烟恰恰升起,那只白鸽贴在水面飞过,栖息于一颗芦苇。而芦苇正好准备了一首曲子。如此,足够我爱这破碎泥泞的人间”。她爱,她恨,她又爱,反反复复,年复一年。她的诗歌属于自然,小麦、白雪、鸟儿、风、云、蓝天、稻谷、栀子花、金银花,她都爱。环顾一下我的周围,羞于低下了头。塑料、钢铁、电子完美的把自己与自然隔绝开来。以前在农村感受不到她的美,失去才会念念不忘,这是我很讨厌却又习以为常的一种纠结病症。7.22外公要去田里看看玉米是否被晒干,我毫不犹豫的和他一起下去,我想看看,我很好奇,中午两点多的田里长什么样子。舅舅、舅妈在车上等我们,我和外公打着伞就出发了。一看我们就是不合格的农人,穿着束缚的衣服和好看不方便行走的鞋子,手里不是拿着镰刀而是太阳伞,站在农田里似乎有点格格不入。两点多的农田特别安静,一群豚慵懒的趴在树影下,旁边还有一只黄黄的牛,人走过来了,它们也不屑于动一动。知了和蝉鸣的声音聒噪不停,但在绿的发黑的田里又似乎显得很安静,不知名的草挡着去路,锋利茂盛。只好随着外公的步伐快速奔走,稍一停下脚步便不知如何抬脚。玉米晒干了,我问外公为什么不提前来采摘,他说是故意晒干给鸡吃的。我说你为什么不直接去买鸡饲料呢,他回答到这样健康。我想不麻烦嘛。麻烦?是现代人到处躲藏的一个词语,我们追求效率追去速度节约了大量的时间,但节约的时间似乎又不知被什么给吞噬了。外公和外婆是不怕麻烦的,快70岁的外公还是准时五点起床打公交去砖厂上班,同样走路慢吞吞的外婆搭公交去种田。鸡饲料能解决的事情外婆要通过播种,成长,丰收来完成。等待时间的发酵和她颤颤巍巍的脚步。在农田里,外公像是一个专家而我是一个三岁小孩,对各种绿颜色的草木充满了疑问。之前试图在图书馆找一本植物大全来弥补短缺的知识,翻开被密密麻麻长相一样,细枝末叶才有所区别的叶子所迷惑。

之前看了《摇摇晃晃的人间》纪录片,余秀华在纪录片里的率真,自然,可爱的性格让我对她产生了好奇,似乎这些耀眼夺目胜过于她身体的不足。她说一个人能被人称赞可爱就够了。我认定这样的可爱会跟随我一生,事实也是这样。

我也想做一个可爱的人。可爱得自己先爱自己。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月光落在左手上的更多书评

推荐月光落在左手上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