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时代 黄金时代 8.7分

王二的二,清扬的清

飞呀蝶

诚实地说,阅读《黄金时代》是令我不适的。这并非是对王小波先生的诋毁。另一个我接受不了的作家是莫言,而他们都是中国当代文学中大师级的人物。

王小波先生的粉儿极为壮大。有人说:这世上有两种人,一种知道王小波,一种不知道王小波。知道王小波的有两种人,一种喜欢得要死,一种觉得这个臭流氓,颠三倒四写的什么鬼。

我绝非后者,唯恐亵渎了他。但也并非前者。对我而言,黄金时代太过粗鄙,却粗鄙到极致,极致到精妙。只不过这盘山珍海味,于我确实不太容易接受与消化罢了。

王二和陈清扬,是一条线段的两个端点。

王二是土流氓,陈清扬则是真和美的化身。王二摸爬滚打,陈清扬却对这世界一无所知。

可是,王二内心里并非外表看起来那样痞、粗。生日那天放牛的时候,四野无人,万籁无声,他的内心独白暴露了一切。这一独白太过经典:

“那一天我二十一岁,在我一生的黄金时代。我有好多奢望。我想爱,想吃,还想在一瞬间变成天上半明半暗的云。后来我才知道,生活就是个缓慢受锤的过程,人一天天老下去,奢望也一天天消失,最后变得像挨了锤的牛一样。可是我过二十一岁生日时没有预见到这一点。我觉得自己会永远生猛下去,什...

显示全文

诚实地说,阅读《黄金时代》是令我不适的。这并非是对王小波先生的诋毁。另一个我接受不了的作家是莫言,而他们都是中国当代文学中大师级的人物。

王小波先生的粉儿极为壮大。有人说:这世上有两种人,一种知道王小波,一种不知道王小波。知道王小波的有两种人,一种喜欢得要死,一种觉得这个臭流氓,颠三倒四写的什么鬼。

我绝非后者,唯恐亵渎了他。但也并非前者。对我而言,黄金时代太过粗鄙,却粗鄙到极致,极致到精妙。只不过这盘山珍海味,于我确实不太容易接受与消化罢了。

王二和陈清扬,是一条线段的两个端点。

王二是土流氓,陈清扬则是真和美的化身。王二摸爬滚打,陈清扬却对这世界一无所知。

可是,王二内心里并非外表看起来那样痞、粗。生日那天放牛的时候,四野无人,万籁无声,他的内心独白暴露了一切。这一独白太过经典:

“那一天我二十一岁,在我一生的黄金时代。我有好多奢望。我想爱,想吃,还想在一瞬间变成天上半明半暗的云。后来我才知道,生活就是个缓慢受锤的过程,人一天天老下去,奢望也一天天消失,最后变得像挨了锤的牛一样。可是我过二十一岁生日时没有预见到这一点。我觉得自己会永远生猛下去,什么也锤不了我。”

王二的二,是性格原因,也是时代所致,是他在这残酷世界里的生存手段。在人间险恶这一点上,王二是陈清扬的启蒙老师。

而这世界上既有我们所有人都喜欢的真善美,也有怎么样都不能回避的假丑恶。这就是世界。甚至可以说,真善美和假丑恶原本就是一,而不是二。

所以端点只是端点,一条线可以有无数的点,可是线,永远只有那么一条。

世界,也只有这么一个。

没有永恒的天堂,没有唯一的地狱,没有纯粹的童话,没有无边的沼泽。

那么,如之何?

“陈清扬说,人活在世上、就是为了忍受摧残,一直到死。想明了这一点,一切都能泰然处之。这就是所谓的真实。真实就是无法醒来。那一瞬间她终于明白了在世界上有些什么,下一瞬间她就下定了决心,走上前来,接受摧残,心里快乐异常。”

王小波正是这样看待文革的,也是这样看待人生的。明白了摧残无所不在,真实的快乐才会切实地产生。在生活的反复虐待中,参透这一场把戏的真谛:苦、乐都是生命的内涵。看透它,接受它。

足够坚强,足够勇敢。

这就是有趣的王小波。这就是根本不屑于沉溺于文革悲戚之中的王小波。这就是直抵生存本质的王小波。

这就是王小波的黄金时代。

——“我这个人,一向不大知道要脸。不管怎么说,那是我的黄金时代。”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黄金时代的更多书评

推荐黄金时代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