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

清欢

有一个时代,能让女人如此随心所欲地经营自己的美丽。小到一张面膜、一支口红、一瓶香水,大到一只手袋、一袭衣衫、一件珠宝,每一个女人都能从中组合出最忠于自己的形象、风格与态度。并且,在这个时代,女人懂得了不仅仅只为悦己者容,更多的是,为愉悦自己而去装扮自己。美丽的外貌与精致的仪表不再是女人的武器或伪装,他们成为一种专属女人的正能量,激励女人去追求、去体验、去成为更好地自我”

在世俗生活里,真正的爱情常常只是一个转瞬即逝的眼神或者一句微不足道的问候,并且,在爱情背后,更多的是你需要理解并坚守的责任与承诺。

从唐人街小餐馆刷碗池里看到的外面世界一定不会比中国大饭店高挑宴会厅里看到的更美更优雅,她向往的,是站在高处看整个世界。(记得的,我一直记得的,曹孟德的诗: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然而日子还是浑浑噩噩的在过。)

之前的快乐,是父母给的、老师教的、领导赐的、客人赏的、朋友送的,她被动接受,不加选择。如今的快乐,每一分皆是她自己创造的,如同撒下一把种子,细心耕耘、日日守候,最后只开出来一朵微不足道的花,但那亦是值得感动的收获。

你的快乐呢?

一个...

显示全文

有一个时代,能让女人如此随心所欲地经营自己的美丽。小到一张面膜、一支口红、一瓶香水,大到一只手袋、一袭衣衫、一件珠宝,每一个女人都能从中组合出最忠于自己的形象、风格与态度。并且,在这个时代,女人懂得了不仅仅只为悦己者容,更多的是,为愉悦自己而去装扮自己。美丽的外貌与精致的仪表不再是女人的武器或伪装,他们成为一种专属女人的正能量,激励女人去追求、去体验、去成为更好地自我”

在世俗生活里,真正的爱情常常只是一个转瞬即逝的眼神或者一句微不足道的问候,并且,在爱情背后,更多的是你需要理解并坚守的责任与承诺。

从唐人街小餐馆刷碗池里看到的外面世界一定不会比中国大饭店高挑宴会厅里看到的更美更优雅,她向往的,是站在高处看整个世界。(记得的,我一直记得的,曹孟德的诗: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然而日子还是浑浑噩噩的在过。)

之前的快乐,是父母给的、老师教的、领导赐的、客人赏的、朋友送的,她被动接受,不加选择。如今的快乐,每一分皆是她自己创造的,如同撒下一把种子,细心耕耘、日日守候,最后只开出来一朵微不足道的花,但那亦是值得感动的收获。

你的快乐呢?

一个已入而立的男人,对女人开始有了一些自觉自发的温存,只是这温存,须得年龄隔得越远,才越摸得着探得到

会算计的男人总是得防备着,心眼儿多的女人或许还有一分脆弱两分真心,心眼儿多的男人发起狠来,连自己老婆也是不认得的,更何况她和他只有一清二白的利益关系?

作为女人,无论你正在遭受什么,或者正在努力什么,姿态是你绝对不可以遗弃的东西,它甚至比贞操更重要

她不卑不亢,应对有礼,没有人觉得这是一个走进来推销广告的销售员,都牢牢记住了她是《风尚》杂志的身份,于是每个人像对待前来采访的记者一样,一点不敢大意

她和她们越来越像生活在镜子的两面,彼此肉眼可见,却不相互感知。

之前的快乐,是父母给的、老师教的、领导赐的、客人赏的、朋友送的,她被动接受,不加选择。如今的快乐,每一分皆是她自己创造的,如同撒下一把种子,细心耕耘、日日守候,最后只开出来一朵微不足道的花,但那亦是值得感动的收获

不如踏踏实实地放出自己本性,至多添三分矜持,便是很好的姿态。

他不把难处说在前面,她怎么去感激?去适可而止?成熟男人就是这点迷人,即使明知道他耍了心机,但他那心机也是熨帖着女人心意来的。“

我见客户哪用得着拎这么贵的包?都是有事说事的。倒是你确实该买,你成天出入高档场所,采访明星会见大款,拎上路易·威登,别人更不敢怠慢你。

兜里有几个钱便要全部贴在别人能看得见的地方,必定是小门小户出身,心里却住着大户人家,巴巴的盼着别人给她长脸。

于公她不能拿客户东西,私心亦不可让高国强误会她是千方百计有便宜就占的鸡贼女人,所以林墨异常坚决,说,打个折就千恩万谢了,如果要送,她断是不要的。

这句话一出,林墨立即皱了皱眉头,她微微瞥了一眼李艺,心想:这才刚坐下,出风头还早了点吧。

内心欢喜,却未表露于色。

自从认识后,高国强时常约见林墨。有时候一周能见两次,有时候又隔了一两个月,但从未失联。他的节奏把握得很好,并不是想见随时可以见,也不是漫长到各自面目模糊,只是见得勤了,要给对方留点念想,想得久了,又出来见面。他和她渐渐有了聊天的默契,隔着一张饭桌,他安静地听她说,末了,给她一些意见,然后换到下一个话题。她和他心知肚明这关系正在发展的朝向,可没有一个人着急点破、求证,就像一锅慢火熬的汤,不到时候,是万不能揭盖窥探的,敞了一口气,这汤或许就不会有细水长流般的鲜甜了

这话林墨是不会在办公室里问任何人的,她是《风尚》杂志社里最泰然自若的那一个,无论张涛叫嚷“美国人一进来,规矩多了,以后大家日子都不好过”,或者李艺设想“花上美国人的钱,咱们肯定先涨工资”,都打动不了她。她关心杂志与自己将来的命运,又不想显得未雨绸缪失了本分,所以只字不提。面对高国强,她才敢放放心心地问,高国强有见识,关键是,他向着自己。

林墨不语,有句话不能对马建红明说——是的,表面功夫你都学精了,但你没学会最关键的一样,得体。面对越高级的客户,你不能刻意巴结、不能乞讨苦求、不能在被拒绝以后追问为什么,得体,是要对之言行表明:我很想成为你的伙伴,因为我和你一样优秀。

师姐笑了笑,说,真是一开始就喜欢,但小墨你也知道,上赶着不是买卖。

“那你去吧。”姜海答应了,突然想起什么,又嘱咐林墨,“你别坐火车,坐飞机去。省得客户知道了笑话咱们。

纵使李杰辉再大富大贵,林墨亦不愿心安理得享用他的一切。她了解这种白手起家的民营企业家,早年定是不富裕遭过罪的,做死做活打下一片江山,任那功名利禄如潮水一般汹涌奔腾进来,他们骨子里依然带着警惕的眼光打量所有近前者。他们不在乎一掷千金或者刻意做出来的排场,只是你若甘之若饴,他们则视你为沾光的一群,再不会高看一眼。相比之下,为国际大品牌打工的那些市场总监、公关经理们,完全是毫无节制并沾沾自喜地挥霍公司的财富,行必住五星酒店,餐必食金莼玉粒,言必称海岛度假,她们害怕被所供职品牌明晃晃的金光照穿自己本来无一物的出身,于是抓紧一切条件包装自己、恭维自己、提升自己,以证明自己的品质与品牌的品质时刻交相辉映。

如果不能堂堂正正、在正儿八经的地儿吃,再好吃的东西我也不吃。

见过世面,才知道什么是真好呢。

高国强的进攻不是暴风骤雨,林墨的给予亦不是烈火熔金,此时的一切早已写在了各自的计划上——他要她,是以慢工细活的节奏,一点一滴地,渗入她的生活,参透她的喜乐,让她不知不觉地自我瓦解、自我鼓励,最后将身体与心,毫无保留地为他主动奉上。一个男人越是成功,性对于他来说,就越廉价。还称得上宝贵的,是爱,而且必须是一个真正骄傲的女人的爱;她接纳他,是水到渠成的选择。他修了一条漫长而夯实的路,弯弯绕绕,最终抵到了她的深处,她没有理由不沿着这条静谧安逸的路走出去看看,毕竟已经车到山前,又何必辜负沿途美景。一开始,她的心绝没有往他的方向走去,只是被他带着一起走了两三年,一路景色虽不波澜壮阔却也温情动人,她的心花亦从三两朵开出一整树,如果再不领这男人的情,便是蠢。

她只恪守着语文老师送她的一句话:晓月,自私一点并没有关系。

人这一辈子是没有回头路走的,过了18岁,就只有28岁、38岁、48岁,父母要求你这么做,是因为他们决定让你提前从58岁开始活。你听我这么说,心里肯定已经在嘀咕“凭什么”!所以,晓月,自私一点并没有关系。

回到高中母校,接过语文老师的粉笔,隐忍着、纠结着,面对讲台下无知或无力的新一代。

她照本宣科地讲解古文诗词、分析段落大意、总结中心思想,其余一概不教,也不和学生交流。课余时间,她躲在职工宿舍里看杂志写文章,郭晓月把自己心里花团锦簇的世界全然铺洒在了稿纸上,有情诗,有小说,有散文,一开始她只是聊以自慰,后来她往各家杂志投稿,她字里行间悲怆的笔调及对自由无限渴望的内涵,号准了八十年代末中国文学的脉搏。

她不是买不起,但问题是:没人在乎你是买不起或是不愿买,他们只关注你有没有

林墨买衣服,首先选的是面料,款式再好,不是真丝全毛纯棉的,她也不看第二眼;其次是做工,林墨会细致地检查每粒扣子是否结实、缝合处有无明线外露、袖口收得好不好,她像一个经验老道的裁缝一样,用业内的标准去衡量一件时装是不是值得起它的标价。面料和做工满足了,款式简单些、老式些反倒没有关系,品位是一种最直观的价值判断,穿羊绒的就是要比穿涤纶的看上去有品位。

林墨觉得有些惋惜,但也只能这样。自古一朝天子一朝臣,何况是李艺这样多疑与专断的人,她势必要斩悍将、除老臣,巩固自己得来不易的位置,而自己既然选择了她,当然要给她杀伐决断的权力。一个企业就是一架高速运转的机器,眼泪,是起不了润滑作用的。更何况,她没有精力安抚这些莺莺燕燕,即将与兰蔻化妆品高层的初次会晤,令她焦虑得无暇他顾。

结果如此美妙,谁会追思过程?1995年,林墨需要穿着自己最好的衣服,一家一家走进品牌店铺索取品牌公司的联系方式。五年后,世界最知名的品牌主动约她在王府饭店会面。城市成长了,城市里的人也成长了——这就是欣欣向荣,你只有努力活着,才能乐在其中

至少要直视李安东的眼睛,不可露怯。

她有欲望,也有实现欲望的能力,更有在实现欲望的过程中反省自我兼顾他人的良心。她是这个时代需要的女性——无愧于心,为自己活。

只是在女人的字典里,大哥便是大哥,是彻底割舍了杂念只留信任与依赖的一种安全男女关系;可在男人的潜意识里,小妹是一种待定的状态,只需适当催化,就会褪去所谓亲情的糖衣,变成赤条条的男女二字。去年深夜那个带有安慰色彩又想探究更多的吻,没有令二人心生龃龉,她和他,只是害怕,她怕弄假成真,他怕玩火自焚,所以各自躲着。

就像一条找对了方向的河流,它一路流过肥沃的土地、壮美的峡谷、稻香两岸的平原,这种种丰美的收获,都是沿途的必然。但一条找对了方向的河流,是不会停下来固化成一弯富足的湖,它奔涌着、前进着,消解一切阻挡,逐渐变成一条宽阔的大江,最终注入汪洋,成为大海。

日子过得越节制越克己,美的东西越容易杀将出来获得压倒性胜利。

这不是薄情,是礼貌。

一本好杂志,是懂得迎合当下;而一本卓越的杂志,是能够启发需要。你千万不要去满足读者的想象,而是要创造想象让他们渴望。

爱可以相互不求回报,恨却逼迫人睚眦必报。

因为暴饮暴食变得臃肿,但我不在乎,因为我已经不再把自己当女人了。

我固然爱你,但我应该被允许还能去爱别的于我而言重要的东西,你说是么?

愿意等下去的人,等来的是一事无成却又自命不凡的一辈子。

不嚷嚷每年提价,怎么体现自家杂志在市场上一直遥遥领先。

谁不愿意每天一睁眼便斗志昂扬信心满满明确知道目标所在,并因此变得强大与富有——这一切不是因为爱人,而是因为宿敌。

等你真正进了秀场,你就知道人只分两种:坐第一排的和不坐第一排的!

若有机会更进一步,必会拼尽全力一搏。在职场里,不藏私心的人最后都会一败涂地,妄谈高风亮节的人往往是底气不足,不在任何人面前假扮无辜,已算是职场里高贵的姿态了

和每一家广告公司及每一个品牌总部里每一位负责广告投放的关键人物都建立了带有私交的合作关系。

林墨是后者,尤其作为一个女性销售,有几分姿色,性格直爽不矫情,又能一直保持在成功的状态,那她一定会有极好的人缘。所以,绝大部分4A公司的男性总监,很认林墨这个妹妹,关系铁到林墨说怎么投他们就怎么投。

办不到的事,不如硬心硬面,彻底断了对方的念想,免得反复搪塞拖成了人情债。“

遇到任何问题都能解决,才是真正的自在。

林墨不拒绝、不享用,太决绝和太客气都带着放不下的情绪,划清界限,唯有冷漠无视。

顿悟:有能力,也未必当占有。贪婪,比孤独更可耻。

成功给了她无数的选择,却并没有改变她的某些本性,因为无论是十年前的公然炫耀,抑或现在的随手打发,本质是一样的——以前是我有;现在是我有,而且比你多。

只要活着,就会有遗憾。可有时候,人需要靠遗憾的隐隐作痛,去提醒自己勿忘清醒地活。

一个中年男人,能控制好体型坚持穿小一号T恤衫,加上始终没有遭遇事业危机人生挫败,便会越活越年轻。

好在任何人总可以选择继续营营役役,让每日俗事喧嚣盖住内心深处断断续续的呻吟,无视时间如何流逝,管它又是几度秋凉。

我也替你高兴,我给不了你的,你自己给了自己。

Darren,如果刚才我真的就这么死了,你会记得我么?想到这里,林墨静静闭上了眼睛。

有些人走进另一个人的生活只是为了完成他的使命:予之痛苦是使之获得启发,予之快乐是使之有所信仰。他只是命运安排的一个转折一个契机一个诱因,当他在另一个人的生命中完成使命后便会离开,并不是想象的那样,应当执着去生生世世

你享受了他人的捧场、亲昵与赞美,就要有被其所用的准备。在这等价交换的小圈子里,如果谁对谁还能交付一二真心,足可以涕泗横流了。

如今,客户只看数据:发行量多少、市场推广多强、制作成本多高、折扣力度多大……没人会为“好看”掏钱了。衣食父母的一碗粥不再只有三五本杂志分,而是三五十本,甚至三五百家各类媒体分,垮了一本,谁也多分不了,为同行停刊额手相庆或扼腕叹息,都有些闲极无聊,始终重要的是:赢在当下。

她最受不了被人挑衅,哪怕使蛮力或者钻空子,总好过投怀送抱假装无助。很多女人不知道,尊严其实是一种气质,不必辩解、不必自证、不必表现,举手投足自有潇洒,比起眼角眉梢的风含情水含笑,男人一看便分辨得出,有尊严的女人不一定能讨男人欢心,却一定会让男人上心。

所谓朝思暮想,并不是朝朝暮暮的想,而是心里始终有一苗长明灯似的火种,细小幽微,却日夜不灭,待到他的气息再次拂过,火苗立即炸开燃成熊熊大火,烧得浑身滚烫,热泪沸腾。她走到他跟前,明明是想说“好久不见”,张口却成了“怎么瘦了”,一语道破了三年未曾褪色的记忆与想念。

你看,她怎么会和我一样?法定九十天的产假,我只休了十天,公司里至今还有人因为这件事说我是毒女人。你的太太,她的目标其实一直是做妻子,她有了你,有了家,顿时可以舍弃之前未达成目标时用以解慰的一切,比如工作、社交什么的,我不行。我的婚姻更像是一种合作,我的先生需要稳定与子嗣,我需要家庭更需要自我,我是他的妻子,但从未成为他的太太,否则,今天在纽约与你见面的人不会是我。

我就想让自己的资产更多元化,同时给我的子女留下一些除了钱以外的财富。

财富总是一个一旦被实现了就不被认为是目标的目标。

但也许就在姜海意识到钱不再是问题的时刻,他同时意识到,若有机会做开疆辟土的霸王,何必做自给自足的乡绅?日子过得再好,只是一阕田园牧歌;成就一个时代,才是一首英雄史诗。之前曲曲折折把一家杂志社发展成了集团,近几年姜海越来越清晰地意识到,他的目标是把集团打造成一个王国。

你知道什么是最宝贵的么?自由。财富和权力,就像这岸边凭借强大野心和意志修建起来的城堡、教堂、宫殿,饶是金碧辉煌,多看两眼,便觉得阴森无趣。

他觉得自己是一个失败的经营者:学会了做事,却不会管人。从不修剪由着疯长的结果,是为自己惹来野火燎原。

有成功人士开导他:爱你的钱、图你的名怎么了?那也是你整个人的一部分!很多男人压根没有。他辩解说,我就是舍不得钱,当年我什么也不是的时候,我老婆是把每个月的肉票全倒贴给我吃感动了我最后娶了她,花钱睡一觉容易,供养一份假的感情又何苦?他没有享受,挣的钱是改变了他和家人的生活,但集团里出风头的事总是张涛在做,李艺一有机会就环球旅游,连林墨都有一两个暧昧对象,他总是躲在背后,风尚集团是他亲手制作的一块精美蛋糕,他太舍不得吃,于是干脆天天看着。

林墨愣愣地站在办公室另一头,完全手足无措。一开始她替他恨、替他愤、替他难过,可看他情绪突然崩溃,她心里有些什么刹那也跟着崩溃了。她从未崇拜过这个男人,她喜欢男人身上带着亦正亦邪的匪气,杀伐决断、纵横四海,绝不追求事事周全。姜海不是这样的男人,他的成功基于他的按部就班、兢兢业业,用最体面的词总结,一定是天道酬勤。他太守规矩、克己复礼,偶有玩奸耍滑,亦带着啼笑皆非。她对他只有欣赏,她欣赏他在1993年时高瞻远瞩的眼光和破釜沉舟的决心;她欣赏他在1998年坚持正见不惜与刘长波决裂的果断以及之后分道扬镳时的风度——只有那时候,她对他有过短暂的崇拜,认定他必成大事;她欣赏他直到现在依然恪守郭晓月的遗愿在集团里护着沈玫的情义;她欣赏他,因为他一直懂得如何欣赏她。然而这些欣赏,此时被姜海一声接一声的恸哭碾成了齑粉,林墨理解,他是出于信任才在她面前大肆放悲,但她实在看不得男人输尽一切包括颜面,做人这么努力,不就是为了活得骄傲么。

一份工作,不干不会死,但非得干,总有干下去的办法。全在个人选择,你别往心里去。

住在海淀的男人,对住在通州的女人说:“什么也阻止不了我爱你。”在那短暂的彼此感动后,接下来的一句,他会说:“如果明天三环不太堵,我再去看你。”

但就像您之前说的,做任何事不能全是为了钱,总得交付点儿真心,才能把事儿干得圆满,赢得漂亮,输也输得光彩。我们跟您一起为《风尚Composure》创造过那么多辉煌的时刻,也经历过许多困难的低谷,现在您走了,我们留在这儿就只剩钱的事儿了,这工作再好也没法干了。

一个为了抢提成可以拆同事台的人,根本没那么大的格局做领导!

你说的这些跟我关系特好的客户,哪一个我没有带你见过?没有把关键人物引荐给你?你觉得我垫句话就有用,你跟了我这么多年,怎么就一直做不到?是,你是努力了,哥啊姐的叫着,礼物送着、大餐请着,但我难道没有告诉你,与人打交道时,千万要把脸上的欲望收一收,你追客户追得那么紧,肉麻的话说得一点不脸红,你让客户从你脸上看到了什么?他们只会看到:Nina签了我这一单,立马就能用抽成换个大房子买辆好车吧?我做杂志前,是做酒店的,那可是要跪着给客户擦地板笑着让他们抽耳光的工作,你以前在赛特卖高级香水,说起来比我体面多了,可我还是从我那份伺候人的工作中学到了东西:这是一个不体面的世界,你要想在这个不体面的世界长长久久地立足下去,唯一的办法,就是尽量让自己体面地活!尤其在咱们这个行业,不体面能活么?能!这圈子里翻脸快、脱裤子比翻脸还快的女主编、女总监多了去了,可那只是挣钱,不是成功。钱能为你买到大房子、大车子、大皮草,让你往哪儿一站都是金光闪闪的,但如果不能成功,钱挣得越多你就陷得越深,因为你知道哪哪儿都是背地里咒骂你、等着看你笑话的人,如果有一天你挣不到钱失去了作用,出了这个门这行业也就把你关在外面了。你根本不自由,除了紧紧抓住眼前的一切,死不放手,别无它法。我本来也很害怕,觉得自己只是挣到了钱,而直到今天,这集团上上下下除了某些人全都顶着张涛的压力来送我,所有我认识的客户全部打电话发短信来祝福我,离开了这儿我能干什么想去哪里有哪些人会帮我统统心中有数,我才释然:体体面面奋斗了二十年,我总算是成功了。

既然前路不同,趁早各生欢喜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在不安的世界安静的活的更多书评

推荐在不安的世界安静的活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