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乡 还乡 9.9分

王家新谈李浩:他把他信仰的东西融入血肉

李浩
王家新谈李浩:他把他信仰的东西融入血肉
文/王家新


我第一次认识李浩的时候是十年前,他和黎衡等一起从武大来北京看我。几个纯粹干净,充满理想气息的年轻诗人出现在我的面前,我不仅有一种亲切感,也感到了那种属于未来的希望。

后来李浩来北京后,交流也更多了,他经常把他的作品给我看,对他的生活和创作我都一直比较关注。那一年汶川地震,他去做志愿者,没想到去的那个地出事了,那一带瘟疫爆发很危险,当时我非常焦急,不断打电话联系,有种一定要把他“救出来”的感觉。

至于创作,可以说我也是“看着他长大的”。他的作品我比较熟悉,但纵然如此,他的新作还是有点让我种惊讶,这就是说,他在诗上的进展,多少超过了我的预料,超过了我的想象。李浩出这个诗集时,请我写几句。后来我简单写了几句:“李浩在写作上的进展令许多人惊异,但在我看来又出自必然。他投身于诗,进入他每天的祷告,面对他灵魂的功课,同时他专注于锤炼语言,如同锤炼他的人生。他锲而不舍,持之以恒,愈来愈富有定力,也愈来愈富有个性和创造力。”

我为什么这样写,因为大家都感到了李浩在写作上的迅猛进展,但在我看来又出自他自身的逻辑。某种意...
显示全文
王家新谈李浩:他把他信仰的东西融入血肉
文/王家新


我第一次认识李浩的时候是十年前,他和黎衡等一起从武大来北京看我。几个纯粹干净,充满理想气息的年轻诗人出现在我的面前,我不仅有一种亲切感,也感到了那种属于未来的希望。

后来李浩来北京后,交流也更多了,他经常把他的作品给我看,对他的生活和创作我都一直比较关注。那一年汶川地震,他去做志愿者,没想到去的那个地出事了,那一带瘟疫爆发很危险,当时我非常焦急,不断打电话联系,有种一定要把他“救出来”的感觉。

至于创作,可以说我也是“看着他长大的”。他的作品我比较熟悉,但纵然如此,他的新作还是有点让我种惊讶,这就是说,他在诗上的进展,多少超过了我的预料,超过了我的想象。李浩出这个诗集时,请我写几句。后来我简单写了几句:“李浩在写作上的进展令许多人惊异,但在我看来又出自必然。他投身于诗,进入他每天的祷告,面对他灵魂的功课,同时他专注于锤炼语言,如同锤炼他的人生。他锲而不舍,持之以恒,愈来愈富有定力,也愈来愈富有个性和创造力。”

我为什么这样写,因为大家都感到了李浩在写作上的迅猛进展,但在我看来又出自他自身的逻辑。某种意义上,他就像一个圣徒一样,而这是年轻人中很少见的。我们也知道李浩是有信仰的人,所以他写的诗和别人的诗就不大一样。所以我说诗就是他每天的祷告,是他的灵魂的功课。我觉得的确如此。同时他又专注于诗艺,还有锤炼语言,这方面一看我们就知道。他在诗艺上的重要进展就是形成了他自己的语法、句子、节奏,他也由此发出了他的声音。我觉得他获得了他的艺术个性和创造性,这是一个诗人的根本标志。在他那里,这一点越来越突出,越来越强化。年轻人的东西,有一些人觉得写的不错,但是很明显是从别人那学来的,带了别人的声音,别人的影子,但是李浩跨过了这个时期,他现在的诗很容易辨识出来,他有了自己比较独到的,不可替代的,而又在继续生长的东西。
《还乡》,平装版封面
《还乡》,平装版封面


他跟一般的年轻诗人的确不大一样,他背后有精神的背景,一个更古老、深远、一般读者还不大熟悉的精神背景,那就是他的信仰,所以这样一来,他写下的一切和其他的就不一样了,比如他作品背后那种《圣经》的、神话的、信仰知识的东西。中国目前和李浩有同样信仰的诗人中也有一些,但是,有一些诗人的信仰在我看来还比较表面,但是我觉得李浩就更有深度,也不那么简单,因为他比较复杂,还有综合性,他把他信仰的东西融入他的生命经验和血肉之中了。比如他的长诗《还乡》,我比较看重,诗中把他个人的经历,包括他在那里出生、生长的中原大地,那么一片土地,他的经验、情感,他的沉痛感,他的记忆,还有当下现实的刺痛都放进去了。另外,他又把一个跟神话、文化有相关联的东西放进去,比如他谈到旧约中的兄弟残杀,血在地下喊冤,穿越了人类社会几千年的历史,却仍然响彻在我们生活的每一寸土地上,每一片天空中,每一棵草木里。我感觉他这种写法还是很震动人的,对照于他所感受到的沉痛现实,也是很有效的。

我对西方文学比较关注,了解更多一点,他们很多诗人的写作中都有神话、信仰的框架和背景,帮助他们赋予现实的经验以某种意义和秩序,比如艾略特在《荒原》中通过引用但丁使伦敦成为一个现代的地狱,这个方法就很高明。我去年翻译阿赫玛托娃的长诗《没有英雄的叙事诗》,发现她也大量引用了《圣经》和古希腊罗马神话典故,当然她也不是一般的引用,她赋予这个作品很深远的意义,某种意义的框架,或者与现实的对照,等等。因此问题也就有了,那就是我们中国有没有这种资源可以引用,对这样的问题,有时候我也感到很困惑。李浩做的,其他的诗人不一定这样做,做也做不了。他这方面已经很多年了,我看到李浩这个诗集后面有一个神父对他的推荐语,这也是一般人的诗集没有的。这个神父写的很好、很到位,连我也想去拜访一下。最后,就是希望更多读到《还乡》这样的有历史厚度和艺术整合力量的作品,要内外打通。这个很重要,因为作为诗人,有的时候你一直陷在内心的状况里,却与一个更广大的世界隔绝。这种时候我们就有必要提醒自己。昨天是叶芝的诞辰纪念日,有人在网上贴了我译的他的一首诗,我也重读了。他这首诗的一节是这样的:“我们曾用幻想滋养心灵,心灵却因这食粮变得残忍;/在我们的敌意里,有比我们的爱/更多的实质;哦蜜蜂,/到这欧椋鸟的空窝里来筑巢吧。”这样一段诗,我很佩服,它看起来比较抽象,实际上透出对叶芝在他那个时代对世界的洞察、理解、把握,即使今天读来,我依然感觉很有力量,因为那是一个诗人从他自己的全部生活中得来的东西。这也是我对李浩的一点期望,以后从你的诗中感受到的,不仅是你的个人修行,而且是你全部的生活,你生活于其中的这个世界和这个时代。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还乡的更多书评

推荐还乡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