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布真传 司布真传 8.6分

划时代伟大的灵魂

殭尘
1892年2月初,伦敦的街头酒馆关闭,喧嚣声没有了,只听见教堂的钟声敲响,成千上万的人眼含着泪水,因为他们钟爱的牧师C.H.司布真逝世了,送葬的队伍很长很长......他离我们去了,他的眼睛像黑暗中闪亮的星星,曾经给许多忧伤痛苦的心灵带来光明和喜乐,现在闭上了,永远失去了光彩。他的声音让人信服、极有说服力,现在却因死亡而沉寂了。他的双手曾经托起许多堕落的人,曾经给许多忧愁的人带来力量和鼓励,却再也不能与我们握手了。

      回头看,即使是司布真这样伟大的人,从孩提时直到走完生命最后一程,都是如此的短暂,但对他而言,却在如此短暂的人生中,联结了这么丰富的永恒。

      少年的时候,司布真就表现了卓越的演讲才能与好学的品性,同龄的孩子们都在散漫的玩耍时,他就开始博览群书,并阅读早期清教徒的作品,开始思想罪与得救的问题,当认识到自己是怎样的罪人,他痛苦万分,他寻求彻底解决罪的方法,而这痛苦的寻求历时数年,他甚至说“宁愿自己是一只青蛙或癞蛤蟆,也不愿自己是人。我猜想即使最肮脏的受造之物也比我更好,因为我犯罪抵挡全能的上帝。”

 ...
显示全文
1892年2月初,伦敦的街头酒馆关闭,喧嚣声没有了,只听见教堂的钟声敲响,成千上万的人眼含着泪水,因为他们钟爱的牧师C.H.司布真逝世了,送葬的队伍很长很长......他离我们去了,他的眼睛像黑暗中闪亮的星星,曾经给许多忧伤痛苦的心灵带来光明和喜乐,现在闭上了,永远失去了光彩。他的声音让人信服、极有说服力,现在却因死亡而沉寂了。他的双手曾经托起许多堕落的人,曾经给许多忧愁的人带来力量和鼓励,却再也不能与我们握手了。

      回头看,即使是司布真这样伟大的人,从孩提时直到走完生命最后一程,都是如此的短暂,但对他而言,却在如此短暂的人生中,联结了这么丰富的永恒。

      少年的时候,司布真就表现了卓越的演讲才能与好学的品性,同龄的孩子们都在散漫的玩耍时,他就开始博览群书,并阅读早期清教徒的作品,开始思想罪与得救的问题,当认识到自己是怎样的罪人,他痛苦万分,他寻求彻底解决罪的方法,而这痛苦的寻求历时数年,他甚至说“宁愿自己是一只青蛙或癞蛤蟆,也不愿自己是人。我猜想即使最肮脏的受造之物也比我更好,因为我犯罪抵挡全能的上帝。”

      1849年12月,司布真所上学校热病流行,学校暂时关闭,他只能回到家中。而上帝使用这次环境的改变,把这个少年引向了救恩。上帝使用一个没有什么文化的虔诚人,以极其简单直白的话语告诉司布真要仰望基督,勉强维持十多分钟的讲道一直围绕着一个主题“地极的人都当仰望我,就必得救”,结束时,他似乎单单盯着司布真说:“年轻人,你看起来很愁苦”,一下子击中司布真心中的要害,“如果你不听从我所讲的经文,你将会永远愁苦--生也愁苦,死也愁苦;但如果你现在听从,此刻,你就能得救。”最后,这个虔诚人举起手,大声喊道:“年轻人,你要仰望耶稣基督!仰望!仰望!仰望!你不能做什么,只有仰望才能活着!”司布真立刻看到了救恩之路,就在那一刻,笼罩的乌云全然散去,黑暗消退,他看见了太阳。

      少年司布真的重生得救,成为他生命中最重要的转折点,漫长而痛苦的悔罪历程过去了,在他面前一切都是崭新的。

      然而,曾经受过的苦难在他身上留下持久的影响(链接)。对于罪之邪恶的认识,在他的头脑中根深蒂固,使他憎恶邪恶,喜爱一切圣洁的东西。他以前听到的牧师的讲道,没有那么以简单明了的方式阐明福音,这使得他在一生的侍奉中,在每一次讲道中,都以非常直白易懂的方法告诉罪人如何得救。

      司布真得救后,心里激发出持久的火热,16岁时,他就开始卓越超群地讲道,他说:“我像一个将死的人面对一群将死的人那样竭力的讲话”,这充分说明他传讲福音信息是多么的迫切!而在此期间,他的知识大大增加,特别是神学阅读是他每天学习的主要内容,他常常在奔赴讲道的路上回想自己阅读过的内容,“使之渗透到我的灵魂里面,我可以做见证,我以前从来没有学过这么多,也没有学得这么透彻”。而且他也表现出超乎他年龄的属灵成熟,他的言谈举止更像个成年人,而不像少年人。

      司布真是个创造时代的人,而如此伟大的灵魂,在年青时他就建立了良好的属灵习惯:1)他从少年时,就开始思考伟大的基督教教义体系,并且以此为学习的主体,这是他讲道的基础,他是纯正的加尔文主义者,这在他成年的服侍中,常常以纯正的教义真理辩驳各种歪曲的道理,如同挥舞着的宝剑砍掉如新派神学这种错误而可怕的教义。2)司布真一直严格自律。他认为基督徒的生活必须很有节制,并始终坚持这么做。他总是早早起床,一整天都劳作不息:学习、探访、祷告、讲道。他不太在意体育运动,没有异性的私人朋友,而是将自己所有的时间和思想都交给了主。3)他总是以主为全部的喜乐。作者推测司布真为什么一直有这么迅速而明显的进步?他得出结论--司布真总是尽快的去做任何事情,从不迟延,只要是主吩咐的。而对司布真而言,他不追求自己的荣耀,他没有多大的野心,一个乡村牧师就是他心中全部的渴望。当然,最后上帝大大使用他,让他成为整个伦敦、英国甚至全世界的祝福。

      司布真建立的教会和各种组织,可能是起初他根本没有预料到的:建立首都大教堂、牧师学院、救济院、孤儿院、流动售书者协会、传道人协会、乡村布道团等等约66个机构。而上帝就是从他的顺服起步,从吃奶的婴孩手中建立了能力。他日记中写道:“我多么渴望用自己的生命来点燃一个又一个的灵魂,让他们闪耀着神圣的永生之火啊!工作时,我希望自己不为人所知;工作完成后,我希望自己消失在天上永恒的光芒之中。”而他确实也是这么实践的:司布真是一个有着演讲天赋与口才的演说家,但是为了努力淡化讲道时人们对他的注意,他采用了比较平和的说话方式,在讲道期间极少移动,而且尽力避免夸张的修辞手法。他祷告祈求主让自己在讲道期间可以藏在十字架后面,愿罪人不要想起他,一心只仰望救主。上帝大大使用司布真,在首都大教堂的讲坛,他至少向两千万人次会众宣讲了福音,他的每次讲道,无论在哪里,讲道的会堂都是被围的水泄不通。

      他常常一次又一次地宣讲人类堕落和上帝拣选的教义,着重强调并深入浅出的讲解这些教义。司布真自己说:“我每日的工作,就是重新宣讲吉尔、欧文、加尔文、奥古斯丁和基督的古旧教义。”司布真是世界著名的“布道王子”,当然不仅仅是简单、平淡、温和地讲述了教义,他乃是以心里火热并圣灵的大能在讲道,在每次讲道中,司布真都恳请会众认识到自己正在走向灭亡的处境,告诉他们基督能够拯救他们,恳请他们立刻相信基督。从司布真自己的话语中,我们能看出他的热情:“我们盼望约翰.诺克斯再回来。不要像温柔的绅士那样跟我讲话,不要以温和的方式和我说一些拘谨的话。我们需要烈火般的诺克斯,尽管他的热情‘会使讲坛燃烧起来’,只要他能唤醒我们的心行动起来就好。”而实实在在的,司布真也是个让讲道燃烧起来的布道家。

      布道王子绝非虚名,上帝这样大大使用的仆人,除了司布真的顺服与对圣洁的爱慕。他对神学知识的渴慕自一生之久,没有消退过,在布道家的背后,他是个神学家,到他去世的时候,别人拍卖了他的个人藏书,有一万多册。据说他一生曾读过班扬的《天路历程》100多遍。

      同时,他也是一个热心祷告、与主同行的人,他自己说:“我们所有的图书馆及书房,与我们的祈祷室相比就算不得什么。”司布真的祷告非常真切,与形式上的祷告形成鲜明的对比。“当一个弟兄真诚的祷告时,”他说,“或者当他只是在做样子给别人看,没有真心真意的祷告时,我很容易看出来......哦,我多么希望听到生命的呻吟!灵魂的一声叹息,比背诵半个小时颇为虔诚的话语更有能力,我渴望听到灵魂的哭泣,渴望看到心灵的眼泪!”司布真的祷告,绝非仅仅花了很多时间在上帝面前而已,更重要的是他的心灵一直处在与上帝的相交中。他的一位朋友说了这样一个例子:

      一天,我和司布真在伦敦郊外的树林中散步,我们信步走到夏日的树荫下,一根木头挡在了小路上。“来,”他说,就像饥饿的人要吃饭一样自然,“来,我们祷告。”于是他们跪在木头旁边,以最亲切而又崇敬的方式祷告,把自己的灵魂交托给上帝。然后,他站起来,继续散步,谈论这样或那样的事。刚才的祷告不是一段插曲,而是他心灵的一部分,就像呼吸是身体的一部分一样。

      另一个朋友也介绍了一个例子:

      一天,他和司布真在树林里散步,正谈的兴高采烈时,司布真突然停下来,说:“来,西奥多,让我们为刚才的欢笑感谢上帝。”他就是那样生活的,对他而言,从玩笑话到祷告之间,只有一根稻草的距离。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司布真传的更多书评

推荐司布真传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