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国藩 曾国藩 8.9分

凡人成圣之路

殭尘
春秋时鲁国大夫叔孙豹称“立德”、“立功”、“立言”为“三不朽”。“立德”,即树立高尚的道德;“立功”,即为国为民建立功绩;“立言”,即提出具有真知灼见的言论。此三者是虽久不废,流芳百世。据说,我国历史上能够做到三不朽只有两个半,分别是孔子、王阳明和曾国藩(半个)。

虽说这样的评价并非完全客观,纵观中国五千年历史,成为历世历代效仿之榜样的名人并不少,如无始无终的老子,连孔子都寻找并向他求教;如仅次于孔子的亚圣孟子;春秋战国时期这些著名的诸子如,庄子、韩非、墨子.....;宋明理学创世人的二程兄弟,还有多少贤帝名臣。但既然曾国藩可被称之为半个圣人,在他身上必有过人之处。近期,阅读了唐浩明《曾国藩》,从对曾国藩一无所知,到能了解他平生概貌,获益匪浅。笔者并非因为喜爱曾文正公,而着力宣扬过他多少的丰功伟绩,30多岁以前的曾国藩,是比较平庸的,智商也并不是特别高,从家庭遗传的角度来看,曾国藩的父亲曾麟书在读书的时候脑子就很笨,从十几岁开始考秀才,一直考到43岁,前后足足考了17次,最后头发已经花白了,才中了一个秀才。曾国藩自己的科举道路,一开始和他的父亲有点像。 前6次考秀才都失败了,一直到第7次才...
显示全文
春秋时鲁国大夫叔孙豹称“立德”、“立功”、“立言”为“三不朽”。“立德”,即树立高尚的道德;“立功”,即为国为民建立功绩;“立言”,即提出具有真知灼见的言论。此三者是虽久不废,流芳百世。据说,我国历史上能够做到三不朽只有两个半,分别是孔子、王阳明和曾国藩(半个)。

虽说这样的评价并非完全客观,纵观中国五千年历史,成为历世历代效仿之榜样的名人并不少,如无始无终的老子,连孔子都寻找并向他求教;如仅次于孔子的亚圣孟子;春秋战国时期这些著名的诸子如,庄子、韩非、墨子.....;宋明理学创世人的二程兄弟,还有多少贤帝名臣。但既然曾国藩可被称之为半个圣人,在他身上必有过人之处。近期,阅读了唐浩明《曾国藩》,从对曾国藩一无所知,到能了解他平生概貌,获益匪浅。笔者并非因为喜爱曾文正公,而着力宣扬过他多少的丰功伟绩,30多岁以前的曾国藩,是比较平庸的,智商也并不是特别高,从家庭遗传的角度来看,曾国藩的父亲曾麟书在读书的时候脑子就很笨,从十几岁开始考秀才,一直考到43岁,前后足足考了17次,最后头发已经花白了,才中了一个秀才。曾国藩自己的科举道路,一开始和他的父亲有点像。 前6次考秀才都失败了,一直到第7次才勉强中了一个秀才。为什么说是“勉强”呢?因为他的名次是倒数第二。

关于曾国藩的天资,当时人就有很多议论。他的朋友左宗棠经常在和一些亲友的通信中评论曾国藩,说曾国藩“欠才略”、“才太短”、“才艺太缺”,“兵机每苦钝智”。在曾国藩平定太平天国的历程中,每当曾国藩亲自统帅一线时,常常是惨败,但使用得力干将冲锋时,往往旗开得胜。但就是这样的人,能历练自己成就完美的人格,创立不朽功勋,被称之为半个圣人,他的身上确实有许多值得好好学习之处。


一、痛自反省,学做圣人【关键字:反省;日记;导师;坚持实践】

为什么后来曾国藩能够脱胎换骨,能够刻苦地自我修炼呢?这个也跟他到北京当官分不开。曾国藩在北京见到了很多大儒、大学者,他很受触动。同时在做了官之后,曾国藩身上就没有作八股文的压力,他就开始有时间从容地研究一些学问。那时候一个读书人必不可少的是要研究理学,理学的一个基本理论就是每个人通过自我磨炼都可以成为圣人,每个人都有圣人之志。所以在30岁的时候,曾国藩觉得三十而立,不能像以前那么混下去,要脱胎换骨,重新做人,学做圣人。

曾国藩学做圣人是如何入手的呢?说起来很简单,他学做圣人就是从写日记开始,用工整的蝇头小楷,把自己每天的所作所为,每天早晨一睁眼到晚上睡觉所做的事情,特别是把不符合圣人标准的都摘出来,痛自反省。在日记当中,他还给自己定下每天攻克的下限,每日读史十页,每日记茶余偶谈一则,每日读一经,隔三差五地练习作文。

这个场景可典型的反映曾国藩在初期心灵演变成长的过程:

曾国藩某日到了碾儿胡同,以弟子礼拜见唐鉴(对曾国藩众生影响巨大的导师之一),请教修身、读书、经济之学,曾国藩问:“古今学问,汪洋若大海,弟子在它面前,有如迷路之孩童,不知从何处起步。”唐鉴解答:“读书之法,在专一经;一经果能通,则诸经可旁及;若遽求专精,则万不能通一经。比如老夫,生平所精者,亦不过《易》一种耳。”曾国藩听了镜海先生这番话,有昭然若发蒙之感。【PS:这段话很重要,有必要解释下,这里的遽字,意思在仓促。而主一无适的意思在专一,无杂念。是故读书之法,在于专一。专一、认真地专一门,直到参透这一门,方可转向下一门。但是唐鉴尚且之专一种,作为一个平凡人,这辈子恐怕没有更多的精力达到第二层境界了。所以专业要学好,学精,别的,也只能算是爱好了。 】

于是,曾国藩继续问:“先生,请问这为学之道?”话音刚落,唐鉴即答道:“为学只有三门。曰义理,曰考核,曰文章。考核之学,多求粗而遗精,管窥而蠡测;文章之学,非精于义理者不能至。”大概的意思是:义理,即指意义和道理,就是这一个人的学术思想;考核,即指考据之学,比如考察某种思想的出处,某个古籍词语的真实含义;文章,就是在一个人读书达到一定程度时,要通过写文章来表达自己的思想。这三者是清朝桐城派提出的写作散文的三要素。考核之学一句表达的就是当时人们研究考据学时考证不详细,只是粗浅了解,眼界狭窄;文章之学表达的就是写文章必须要有一定的学术思想作支撑,不然写出的文章没有内涵,言之无物。

在这次交谈中,唐鉴告诉他,督促自己修身的最好办法是记日记,并说倭仁在这方面用功最笃实,每日自朝至寝,一言一行,左作饮食,皆有札记,或心有私欲不克,外有不及检者皆记出。又说自己记日记一一如实,绝不欺瞒,夜晚与老妻亲热,亦记于日记中。曾国藩听后心中暗自发笑,也佩服老头子诚实不欺的品德。【PS: 所谓诚实不欺,这里我更加偏向理解为不欺骗自己。如果一个人能够及时审度自己的所作所为,理性分析,且不欺瞒自己,不给自己找借口,则该人必能做到刚正不阿,及时进步。而倘若一个人连自己都不会欺瞒,则更不会欺瞒别人,因为人最难面对的,就是不完美的自己。所谓诚信,不仅是对人,更重要的,则是对己。】

自从跟着唐鉴学义理之学后,曾国藩开始对自己的一言一行严加修饬,并立下日课,分为主敬、静坐、早起、读书不贰、读史、写日记、记茶余偶谈、日作诗文数首、谨言、保身、早起临摹字帖、夜不出门十二条。又作《立志箴》《居静箴》《主静箴》《谨言箴》《有恒箴》各一首,高悬于书房内。朋友们见了,无不钦服。【PS:修身之道,历来都很简单,然难在坚持严格施行。对于我来说,要么就是偷懒,要么就是坚持不了多长时间就会放弃。所以我深知修身之难。然正所谓“不为圣贤,则为禽兽”。多偷懒一时,便增加了一分变为禽兽的风险,减少了一分变为圣贤的可能。所以修身之路,像是逆水行舟,岂有不奋力前进的道理! 】

这一天,曾国藩带着日记,又去碾儿胡同谒见唐鉴。唐鉴审读他的日记,见满纸都是痛骂自己不成器的话,很是满意。翻到二十二日的日记,看上面写道:“自今日起改号涤生。 涤者,取涤其旧染之污也;生者,取明袁了凡之言‘从前种种,譬如昨日死,以后种种,譬如今日生也’。”唐鉴称赞:“有志气!涤生,望你今后涤旧而生新。”

唐鉴翻到二十八日那一页,见上面写着:“昨夜梦人得利,甚觉艳羡。醒后痛自惩责。谓好利之心至形诸梦寐,何以卑鄙若此。真可谓下流矣。”唐鉴面露欣色说:“好!就要这样不讲情面地痛骂,方才改得掉恶习。”说罢,转过脸来审视曾国藩,问:“足下昨夜所梦何事?” “昨夜梦见何绍基放广东正考官,考完回来,得程仪五千两,皇上又赏他一千两,私心甚是羡慕。”曾国藩红着脸嗫嚅。 “这是好利之心未全然湔除之故。”唐鉴一本正经地说,“《中庸》上讲:‘莫见乎隐,莫显乎微,故君子慎其独也。’君子之可贵,就在于慎独。【PS:
意指从最隐蔽、最细微的言行上就能看出一个人的品质,所以,君子要学会慎独】‘独’尚能审察,世人能见之不善岂敢为乎?涤生,你今日回去,就作一篇《君子慎独论》,下次带给我看。” 曾国藩满口答应着。临走,唐鉴又送他一本自著《畿辅水利》,一张亲笔楷书条幅:“不为圣贤,则为禽兽。只问耕耘,不问收获。善化唐鉴。”

由这样的场景,曾国藩给我们的榜样:1)勤学好问,不仅停留在头脑中或言语上,而是切切实实地付诸实践,即使逆水行舟,仍然奋力向前;2)通过坚持记录日记,反省自己的行为,对自己任何不堪之处,严加指责、批评,不断给自己纠偏;3)发现自己人生路上的导师,谦虚并坦承相交,建立终身的感情与友谊。


二、每逢大事有静气

书中有这样的场景:他紧闭房门,燃气一注清香,盘坐在床上。在袅袅香烟中,他微闭双眼,如同老僧入定般,尘世的一切都已远去,灵府深处一片沉静,思路格外地清晰。这是他十年前跟随唐鉴读书,从唐先生那里学来的诀窍。唐鉴有一次告诉他:凡事要讲个'静'字,如果不静,思考就会不周密,道理也会不明白。

唐鉴的话指点了他。他想到老庄也主张静,管子也主张静,佛家也主张静,看来这“静”字是贯通各家学派的一根主线,正是天地间最精微的底蕴,所以各家学派都在这一点上建立自己的养性处世理论。管理国家也要这样,人们常称赞治国贤臣都是“每逢大事有静气”的人物。心静下来,就能处理各种纷乱的军国大事。从那时起,他每天都要静坐一会,许多为人处世、治学从政的体会和方法,便都在此中获得。尤其在遇到重大问题时,他更是不轻易做出决定,总要通过几番静思、反复权衡之后,才拿出一个主意来。为让气氛更宁馨些,还往往点上一支香。 每见到这种情况,家人有再大的事也不打扰他。

PS:现代的社会,到处充满着骚动,人心浮躁,每天充斥在眼目中各种的资讯,各种快餐式的文化和管理,最是让人难以安静。但正是在这样的境况下,我们更需要安静。儒家讲求静以修身;诸葛亮曰“非淡漠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克里希那穆提则倡导每天都处于寂静的状态中,倒空自己,任由思想自由地呈现着寂静的山川、粼粼的溪流、啾啾鸣叫的小鸟,人的心就在其中获得自由。世界不断以功利性的市场经济影响着人的心,我们在其中被“玷污”而无法察觉,若非常能宁静,我们终究不明白自己需要什么,也受制而无法获得真正的自由。


三、教养孩子,富贵才能过三代

古人注重家庭教育,也常有着严格的家法,虽有其弊端,但其中蕴含的智慧却是宏大的,貌似封建,貌似简单而粗暴,而在细水长流中,却影响深远。在近现代文化的更替中,已经逐渐看不见家庭文化的传承,父亲的地位与尊严,也在日益增长的女权主义和自由主义中,消失殆尽。

曾国藩在教育儿子中,很是费心。在京师时,不管如何忙,曾国藩对家信从不苟且,每个月都有一两封寄到家里,信写得琐碎详尽。尤其是给诸弟的信,谈读书,谈作诗文,谈为人处世交朋友,谈身心道德修养,谈时事新闻,言辞恳切,情意深长。他巴不得把一切都传授给弟弟,希望他们个个成才成器,做曾氏家族的克家之子。纪泽一天天长大了,他又将过去对诸弟的那份心意转给儿子。带兵两年来,他已给纪泽单独写了七八封信,多是谈些读书作诗文的事。他希望纪泽做个读书明理的君子,并不指望他当大官。他教给儿子读书的方法是:看、读、写、作四者每日不可缺一,除读四书五经外,还要读《史》《汉》《庄》《韩》《文选》《说文》《孙武子》《古文辞类纂》。他勉励儿子,读书记忆差点不要紧,主要在有恒。他给儿子命题,要他按题作文寄到军中来。每次寄来的文章,他都仔细批阅后再寄回去。纪泽喜写字,他便告诉儿子,学字要学欧、虞、颜、柳四大家的字。这四家好比诗家中的李、杜、韩、苏,天地之日月江河,并具体告诉儿子,写字要注意换笔,这是写好字的关键。曾国藩给儿子的家信,倾注了一个做父亲的望子成龙的拳拳情意。

曾国藩细读儿子作的《怀人三首》,觉得第二首写得有点气势,便拿起笔来批了一句:“二首风格似黄山谷,有飘摇飞动之气。”是的,就从诗文的阳刚之美谈起,扭转纪泽性格中的清弱一面。他摊开纸来,先写了自己对《怀人三首》的整体看法,然后接着写:吾尝取姚姬传先生之说,诗文之道,分阳刚之美,阴柔之美。大抵阳刚者气势浩瀚,阴柔者韵味深美。浩瀚者喷薄而出之,深美者吞吐而出之。姚先生喜阳刚之美,吾生平亦最喜雄奇瑰伟之作。儿之天资不低,此时作文,当求议论风发,才气奔放,作为如火如茶之文,将来庶有成就。少年文字,总贵气象峥嵘,东坡所谓蓬蓬勃勃如釜上气,才是上乘之作。作诗作文所凭者,胸中之气也,奇辞大句,须得瑰伟飞腾之气驱之以行。故诗文之雄奇,实作诗文者之雄奇也。尔太公曾言“男儿当以懦弱无刚为耻”,此为吾曾氏传家之训,儿谨记之。

对儿子的教导,曾国藩著名的“八本”之说,这八个“为本”涵盖了读书、做人、为官等为人处世的各个方面,做到这八条规范,无论时代家中钱财多少,都能称之为“上等人家”。今天看来,仍有深刻的现实意义。 书中原话这样说:读书以训诂为本,作诗文以声调为本,事亲以得欢心为本,养生以戒恼怒为本,立身以不妄语为本,居家以不晏起为本,作官以不要钱为本,行军以不扰民为本。并且告诫自己的晚辈,“此八本者,皆余阅历而确把握之论,弟亦当教诸子侄谨记之,无论世之治乱,家之贫富,但能守星冈公之八字与余之八本,总不失为上等人家。这段非常重要的话,大意是(翻译摘自:http://www.vccoo.com/v/o1o297?source=rss


        * 读书以训诂为本:在读书上,字词理解是基本功。在我们今天来看,这一“本”就是指读书一定要认真,重视字词的基本功,理解清楚作者在文中想要表达的意思。弄清来龙去脉,不要不要囫囵吞枣、不求甚解。这才是读书之“本”。


        * 作诗文以声调为本:声调是指声调铿锵,这是文学作品文学性的一大标志。我们写诗作文,先不论它的思想价值如何,第一个要求必需语句通顺,读来朗朗上口,给人以一种美的感觉,让人容易接受。《论语》中也说,“言之不文,行之不远”,如果没有文学性,再优秀的思想也缺少一个可以广泛流传的载体。这是诗文最基本的要求。


        * 事亲以得欢心为本 :“孝”也是中华传统文化是一种重要思想,对于“孝”的实质,曾国藩认为要以得欢心为本。《论语》里面有一段这样的话:“子游问孝。子曰:今之孝者,是谓能养。至于犬马,皆能有养。不敬,何以别乎!”它的意思就是说,现在有些人讲孝顺父母,以为只要提供物质条件就行了,丝毫不顾父母的感受,这能叫做孝吗?其实养只狗,养匹马也都是给予它们吃喝的物质条件,这样对待父母和养狗养马有什么区别?真正的孝,就是在于一个敬字。其实就是要用心体会父母的感受,让父母开心满意才是真的“孝”。


        * 养生以戒恼怒为本 :曾国藩自幼身弱多病,初到北京时因水土不适应,期间大病一场,差点丢了性命。中年时期,视力不好,血不养肝,心神不定,他一生饱受疾病的困扰。因此,曾国藩十分注重养生, 他把戒恼怒作为养生的具体方法。对于戒恼怒的具体方法,他认为,面对生活中的事情拿得起、放得下,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无论什么样的结果都不必纠结于心。另外,人生要吃得亏,遇到不公正的事以平常心对待,宁可别人占自己的便宜,绝不占别人的便宜,才能心安理得。

        * 立身以不妄语为本 :不妄语,不是不说话,而是不随便说话。高情商的人不一定说话少,但一定不会说不应该说的话。如果不知道哪些话是不应该说的,首先就需要谨言慎行,不说虚妄、不真实的话,要收发有度。俗话说,“祸从口出”,立身之事,最忌的就是轻浮和自满,从而说出一些不恰当的话,或者为了自我夸耀而撒谎吹牛。因为这样一来可能会给自己招致灾祸,而来也会会失去别人对自己的信任和尊重。喜欢逞一时口舌之快的人,最终都难成大事。


        * 居家以不晏起为本 :“晏”在这里是“迟”的意思。就是不要睡懒觉。古人有很多格言,告诉人们要勤奋早起,珍惜时光。一日之计在于晨,勤奋早起之人,一天都会有一个好的精神状态,或读书或锻炼,争分夺秒,坚持数年,必见成效。


        * 作官以不要钱为本 :南宋名将岳飞说过一句话,“文官不爱财,武官不怕死,天下太平矣!”这是封建社会对官场的起码要求。”曾国藩十分认同廉洁的思想,他在《过隙影》中,郑重地写下了这样一段话:“当官以不爱钱为本,廉洁自律,方能上对得起天、皇上、国家,下对得起百姓、亲友、子侄。只要坚守一个廉字,就算做事偶尔有失公允,天也能谅。”做官以人民百姓利益为重,不要以为自己敛财为目的,才是立于不败之地的根本。


        * 行军以不扰民为本 :这句话也是曾国藩治军思想的核心提炼,他的这种理论是组建军队的基础。他在短短数年中他以“湘勇”为基础,编练了一支不同于八旗、绿营建制的新军――湘军,成为清政府唯一具有战斗力的军事力量。他在这种不扰民的思想基础上还编出了《爱民歌》,这种思想甚至影响了我们的毛主席,《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即是脱胎于此。难怪毛要说:“愚于近人,独服曾文正”。


四、人尽本分,天命成之

作者对曾国藩临死前的一段描写,很感人!

过两天,精神略觉好一点,他挣扎着下床,在庭院里散散步。又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告诉夫人,墓地已最后定在善化坪塘。并风趣地说,谁先去,谁就负责看守那颗宝珠,莫让别人抢去了,待后来的一到就合冢,前面只立一块碑。又长久地抚摸着夫人的手,约定来生再结美眷。那时,他一定老老实实地呆在翰林院,天天厮守着她,做一个画眉的张敞,接案的梁鸿。说得夫人微笑着,心里又甜又苦......

他深知自己肩负的担子沉重,以及一身对世人的影响,许多事情需要他在生时交代清楚。他心里有不少话,大至对国家兴亡的看法,小到对往年在某人面前一次失礼的追悔,他都想跟自己的心腹僚属、得意门生,以及三个弟弟两个儿子作一番细细的详谈。六十年的人生岁月,三十年的宦海生涯,二十年的惊涛骇浪,将他锻炼得对人世的一切洞若观火,对天地沧桑了然在心,他觉得自己似乎已经进入了昔贤先哲所达到的超人境界。但可惜,在世之日却不久了!他有一种油尽灯干的感觉,他为此很悲哀....

曾国藩,后人评价“清朝军事家、理学家、政治家、书法家,文学家,晚清散文“湘乡派”创立人,晚清“中兴四大名臣”之一 ”,初时修习理学,经过人生各个阶段不断探索,期间途径唐鉴等人指点,后自老庄言语的领悟,历经京城任官、出山团练、带兵出征,直至消灭太平天国、裁军、处理洋人事端......几十载的风风雨雨,官至两江总督、直隶总督、武英殿大学士,封一等毅勇侯,谥曰文正。

与别人不同,曾国藩不因位高权重而傲慢,常常是在反省、改过,不断成熟老练,在攻克太平天国,创不世之奇功后,在九弟面对皇后封赏的不满时,他说:“凡办大事,半由人力,半由天事。吾辈但当尽人力之所能为,而则听之彼苍而无所容心。攻克金陵这样一桩震铄古今的大事业,岂能全由人力?你纵然本事大,也要让一半与天才是。”

对此,书中摘录的一段曾国藩日记很能看出他的心路历程:

静中细思,古今亿百年无有穷期,人生其间数十寒暑,仅须臾耳,当思一搏。大地数万里,不可纪极,人于其中寝处游息,昼仅一室,夜仅一榻耳,当思珍惜。古人书籍,近人著述,浩如烟海,人生目光之所能及者,不过九牛一毛耳,当思多览。事变万端,美名百途,人生才力之所能及者,不过太仓之粒耳,当思奋争。然知天之长,而吾所历者短,则忧患横逆之来,当少忍以待其定;知地之大,而吾所居者小,则遇荣利争夺之境,当退让以守其雌。知书籍之多而吾所见者寡,则不敢以一得自喜,而当思择善而约守之;知事变之多而吾所办者少,则不敢以功名自矜,而当思举贤而共图之。夫如是,则自私自满之见可渐渐蠲除矣。

当今之世,富贵无所图,功名亦断难就,惟有自正其心,以维风俗,或可补求于万一,所谓正心者,曰“厚”曰“实”,厚者恕也,己欲立而立人,已欲达而达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存心之厚,可以少正天下浇薄之风。实者,不说大话,不务虚名,不行驾空之事,不谈过高之理,如此,可以少正天下浮伪之习。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曾国藩的更多书评

推荐曾国藩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