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解红楼共“误”解红楼的悟证之书

却尘思
2017-07-28 21:40:34

从对《红楼梦》整体理解和研究范式的不同,大体而言清末民国时期红学研究讨论以“索隐派”、“自传派”为主,研究方法上以历史学、考据学为典范,红学讨论的注意力其实更多在文本外部。到1950s后政治的强行介入又使“斗争论”成为官方认定观点,红学堕落为意识形态背书的境况——此三种“索隐派”、“自传派”和“斗争论”是过去红楼梦研究的主流,较为缺乏对红楼内部文本和作者艺术构想的分析。20世纪后半页始,海内外学人逐渐有更多的不同声音,以不同方法从各角度切入红楼,最主要的是文学式的研究,立足于红楼的文本基础和中国古典文化,将红楼作为第一流的小说研究,力图挖掘红楼内部(而非外部社会)的人物关系和文学内涵,比如余英时先生在《<红楼梦>的两个世界》中所倡导。除此之外,刘再复先生对《红楼梦》研究却是独树一帜,颇不同于以上所言的任何门路,甚像独立门派,武功特创。于是我们不得不认识下 刘再复的此种独门读红楼之法——悟证法。

何以悟证红楼?

我在“红楼四书”中使用的“悟证”法,既不同于知识考证与家室考证,也不同于逻辑论证,虽近乎禅的通过直觉

...
显示全文

从对《红楼梦》整体理解和研究范式的不同,大体而言清末民国时期红学研究讨论以“索隐派”、“自传派”为主,研究方法上以历史学、考据学为典范,红学讨论的注意力其实更多在文本外部。到1950s后政治的强行介入又使“斗争论”成为官方认定观点,红学堕落为意识形态背书的境况——此三种“索隐派”、“自传派”和“斗争论”是过去红楼梦研究的主流,较为缺乏对红楼内部文本和作者艺术构想的分析。20世纪后半页始,海内外学人逐渐有更多的不同声音,以不同方法从各角度切入红楼,最主要的是文学式的研究,立足于红楼的文本基础和中国古典文化,将红楼作为第一流的小说研究,力图挖掘红楼内部(而非外部社会)的人物关系和文学内涵,比如余英时先生在《<红楼梦>的两个世界》中所倡导。除此之外,刘再复先生对《红楼梦》研究却是独树一帜,颇不同于以上所言的任何门路,甚像独立门派,武功特创。于是我们不得不认识下 刘再复的此种独门读红楼之法——悟证法。

何以悟证红楼?

我在“红楼四书”中使用的“悟证”法,既不同于知识考证与家室考证,也不同于逻辑论证,虽近乎禅的通过直觉把握本体的方式,但我却在“悟”中加上证,既不是凭虚而悟,而是阅读而悟,参悟时有对小说文本阅读的基础,悟证过程虽与“学”不同,却又有“学”的底蕴与根据。

——刘再复

刘再复的自我说明中可见,其“悟证”带有禅宗的“悟”的意思,同时又建立在小说文本阅读的基础,因此他认为能够克服以往的红学研究的固有问题——只能表达实在性真理,但无法表达非分析的启示性真理。因此,刘再复对阅读和研究《红楼梦》一大贡献便是扩大了可讨论的边界,那些即便难以被逻辑分析和材料实证的“真理”——启示性真理,也应被红学研究者和红楼梦的阅读者重视,甚至这是更为重要的真理。

当读到此处的时候,不禁感慨,这很西方、很基督教的阅读文本方式——刘再复阅读《红楼梦》从中挖掘“启示真理”堪比与阅读《圣经》般地领悟上帝启示之真理,另一方面刘再复也吸收了禅宗的“悟”的因素,通过直觉把握本体——似乎与柏拉图《理想国》谈及的哲学家通过辩证法直接把握“理念”/“形式”(idea/form)。

方法方面还要注意的是刘再复悟证以百二十回本《红楼梦》为材料,前八十回和后四十回看做统一的整体,用了非常多后四十回出现的情节和事例说明,并不同于传统前八十回后四十回分别判定的方式,甚至刘还甚为欣赏后四十回的情节(在笔者看来怕是不妥)。

悟证红楼的启发

大观视角 ,刘再复对大观视角的阐释有点意思,跟台大老师对《红楼梦》中的“大观园”的儒家阐释倒是可以对比。 刘再复的另一书《<红楼梦>的哲学 内涵》中提到的 【《红楼梦》有一种哲学视角,这就是大观视角。这种视角不是以肉眼、俗眼即人的寻常眼睛观物,而是用’天眼‘(《金刚经》概念)、”道眼“(庄子概念)”宇宙极境之眼“(爱因斯坦)观物】p183-184 《大乘止观法门》的引述用来说明红楼的大观其实是佛教的影响

*所言止者,谓知一切诸法,从本己来,性自非有,不生不灭。但以虚妄因缘故,非有而有。然彼有法,有即非有。唯是一心,体无分别。作是观者,能令妄念不流,故名为止。所言观者,虽知本不生,今不灭,而以生性缘起,不无虚妄世用,犹如幻梦,非有而有,故名为观*——《大乘止观法门》卷一,《大藏经》卷四六,页六四二

然后刘再复认为 “可以看到,曹雪芹把小说命名为《红楼梦》把府中的阁园命名为”大观园“” ,均与佛教的止观哲学相关……不了解止观哲学,就不能把握《红楼梦》哲学,也不可能了解《红楼梦》的思想精髓” p221

大观园的“大观”到底何种解读,笔者此处无甚定论。台大欧丽娟老师以其文学史功底和红楼的文本分析,尤其是大观园的题诗 认为大观其实是儒家精神的“大观”“王道”的展现,最早的经典出处乃是《周易》的“观”卦 ,刘再复的这种悟证 将其视为佛教的“观之”的“观”也倒是别有一番意思。

对王国维解红楼梦的阐释 p34 “王国维作为一个天才,他在二十七岁所写作的《红楼梦评论》,借叔本华、庄子、老子、佛陀的学说与眼睛发现了两项悲剧性与荒诞性本质:第一,人是欲望的’‘人质’。一生下来就被欲望所抓住,无可逃遁。人质是没有自由的,它注定在痛苦中挣扎。第二,人是结构的“人质”,即关系的人质。” p144 “王国维采用佛学语言,又超越佛学语言,他把道德分为普通道德与绝对道德两种,这便是世俗性道德、与宗教性道德的区分,也是世界性道德与宇宙性道德的区分。他认为贾宝玉也在两种道德中挣扎,最后婚姻上的弃黛就钗,乃是迁就世俗道德,违背个体生命自由选择的宇宙绝对道德” (曹雪芹的书前八十回未完,后面到底宝玉在什么情况下接受了跟薛宝钗完婚 仍然缺乏细节支撑,而且非常可能是林黛玉先泪尽而亡,宝玉没得选择跟林黛玉完婚。所以宝玉谈不上 【弃黛】)。

**美学的角度阐释红楼梦** p191 “《红楼梦》关于“自然的人性化”与“人性的自然化”的整体思路,乃是一部完整的美学,而是是诗化与故事化的美学”

**红楼梦女子的回归之路** 刘再复非常敏锐地看到 红楼中女子的归宿有两种,“一是林黛玉似的向”天“回归,一是巧姐式的向”地“(即”土“)回归” p214

其他方面的启发摘记


“《红楼梦》中有三大贤人:贾元春、薛宝钗、袭人”p23 对文本把握的好

贾宝玉的’不将不迎‘ 的人生态度 p30 ,刘再复认为源自《庄子·应帝王》典故。

p54 刘再复引述坛经,对贾宝玉和薛宝钗、林黛玉的一段对话的经文出处倒是给了个启发,《坛经·宣诏品》‘明与无明,凡夫是二,其性无二。无二之性,乃是实性’ , 后半句与宝玉他们谈的 “无立足境,方是干净” 的句式类似。

*熊十力之本心和习心的划分* p62 刘再复参考使用了熊十力的一个判断,认为贾宝玉和林黛玉之间的爱情是本心之爱 。

中国念佛拜佛的三种路途 p67,分了正法、相法和末法三种 ,可以切入对 贾敬修道的一种批评。

参考某日本学者《曹雪芹》的研究,将 伊甸园、桃花源、舍卫城 三个意向纳入对红楼的整体分析。

贵族文学的三个代表:屈原、李煜、曹雪芹 p75

刘再复入佛学学习的时候,弘一大师的弟子虞愚老先生赠给他入门的六个字”不将迎,不内外“六个字p104

对“诚”这种情感的阐释,跟余英时等谈的巫术文化相关 “ ‘诚’本是巫术礼仪中的接受或出现神明时的神圣感情,以后被儒家将之不断理性化、道德化、内在化,而成为对人的品格和感情的基本要求”

p156 西班牙剧作家加尔德隆在《人生一梦》中的一句话“因为一个人最大的罪过/就是,他已经诞生了”p174

悟证红楼之“误”?

悟证此种方法实非可借鉴的学术方法,难以从其悟证的方法内部反证其谬误,故而仅以其他的方法论,主要是文学的文本细读方式得到的结论对比,辅助哲学历史等方面的知识做一些讨论。认真阅读此书者或同笔者有类似的疑问或反驳。

刘再复此书文本中有大概几类待商榷的问题,第一类属于比较明显的一些文本判定和人物方面的误解,比如对王熙凤是否信鬼神、王夫人是否害人、贾琏的妾数量等方面的观点事实陈述错误可坐实,第二类属于某些可存在阐释空间,但有可能被刘再复的悟证方法过度阐释的人物和情设,比如石呆子不卖扇子之事,第三类则是对作者整本书的主旨感情和人设感情的把握的分歧,比如对贾宝玉过度的拔高乃至于同耶稣佛祖并提的方式。除此之外,还有对一些哲学家(如尼采)思想把握不到位,乱套入红楼的问题。


贾琏有很多妻妾? “ 贾赦、贾琏已有那么多妻妾,前者还要再占鸳鸯,后者则还要再娶尤二姐,终于导致鸳鸯、尤二姐的惨剧” p107 ,贾赦贾琏确实都是好色鬼,贾赦确实有很多妾,平儿鸳鸯等副小姐们都有议论过,而强行说贾琏有很多妾,实在胡诌。原文以下人们的口吻说过,贾琏的正配王熙凤是“醋缸”“醋瓮”,凤姐管的很严。尤二姐进门前,贾琏身边能算作姨娘、准姨娘乃至同房丫头的也仅仅平儿一个。

王熙凤不信鬼神? ‘’以致发展到如王熙凤的不怕任何阴司报应,即不怕神、不怕鬼、不怕任何惩罚的极端狂妄” p69 ,王熙凤固然嚣张,但却是相信鬼神和阴司报应。从她对巧儿生病后要念经,后来又找刘姥姥给取个名字化解生辰不好的灾 都可以看出,王熙凤绝不是现代无神论者,故而为恶有恃无恐。刘再复此论多半从 王熙凤弄权铁槛寺同女尼姑说的话而推断悟证,没有经过仔细的文本细读和综合推敲。这个悟证充分反映了悟证方法的问题——王熙凤于铁槛寺所言,若仔细分析其场景和内容可看基本上都是场面话,几乎全部都不对,是王熙凤被激将法激着,为摆威风(为己也为贾府),不足以立论。

王熙凤对赵姨娘没说过坏话? “赵姨娘无端恨她(指王熙凤),但他从未对赵姨娘说过一句坏话”p114 红楼文本中王熙凤对赵姨娘不仅看不上而且有一回明确描写王熙凤故意到赵姨娘房子门口指桑骂槐地骂她,大意“就凭你也配使唤三个丫头”,怎么刘再复又将凤姐视作不出恶言的君子?若说大家都看不上赵姨娘但不说坏话,倒是王夫人算得上。

贾宝玉何时喜欢肉感的胸脯? p63 “用‘易’到”不易“的观点看贾宝玉,可看到他有易的一面,开始喜欢女人的胭脂,喜欢肉感的胸脯,后来逐步升华……” , p189 “他在年少时和袭人初试云雨,吃鸳鸯脸上的胭脂,注视宝钗丰满的胸部(还妄想能移到黛玉身上)等等,都是性欲的表现” 。全书中未有任何直接描写贾宝玉喜欢肉感的胸脯之处(推测估计多半喜欢^^),但据第二段可判断刘再复先生是弄错了宝玉注意的薛宝钗的身体部位,二十八回薛宝钗羞笼红麝串情节,宝玉注意到的是薛宝钗的丰满小臂/手腕/膀子,并非是胸脯,红麝串带在手臂上(旗人的女性穿着保守,非比汉唐,并不容易观察出形状,更不会漏出来……) 。 不过此处细节问题不影响悟证阐发,确实是宝玉的青春期性意识萌发的描写。

红楼梦不喜欢先贤之书? p117 “《红楼梦》因不喜欢先贤先圣之书,所以除了印证慧能’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等个别先哲之语算是重言之外,别无重言” 。 刘再复先生揣测曹雪芹对先贤先圣的书的态度恐有问题,书中的贾宝玉只是厌恶以读书做博取功名利禄之用,并无一处有言宝玉对孔孟二人本来的说法有任何异议,而且若干细节都倾向于证明宝玉对孔子教导饱含尊敬。红楼中非常多处使用前人的诗句、戏文,比如《牡丹亭》《西厢记》以及唐宋诗人的诗歌,且化用《庄子》中的多处典故,足以见到曹雪芹对先贤至少包括(孔子、庄子)的敬仰。

贾环的问题 p120,”贾府中人,除了宝玉之外,其他人都不把他当做公子看“ 从文本来看,王夫人对贾环也不差,让他上炕抄写佛经,宝玉对贾环其实并没有特别的关爱,诸兄弟姐妹中宝玉跟探春最要好,纵观贾府上下,待贾环最好的怕是王夫人,刘再复先生过于推崇贾宝玉的佛性、神性,强行解读一波。

对王夫人的偏见 ,红楼梦 读者如果不经细致研究恐怕都会对王夫人持有很大的偏见,刘再复先生的悟证就是此种观点的典型。 p125 “王夫人继承这一传统也把晴雯、金钏儿、芳官等视为狐狸精“,简单化理解王夫人赶走这三人的动机,其实有共性也有差异,赶走他们的共性并不在于漂亮,而在这三人分别都在不同方面触犯/违背了贾府的规定/违背贾府家风。在如此对王夫人的偏见下,所以本书接着出现这样的一段过分的道德评判, p152 【王夫人手不离佛珠,课时心离佛最远。她对晴雯、金钏儿下此毒手,不仅把两个女子推向死亡,也把自己推向离佛十万八千里的黑暗深渊。】 其实即便王夫人昏庸,误会了她们,但也不能说王夫人对她们”下了毒手“,从伦理的角度并无法证成,王夫人赶走她们从事态上说是当时社会的”正当“,而她们自尽或病死的结果也是间接因为被赶出贾府,尤其晴雯之死,她本身是因病而死。

石呆子是硬汉? “那个宁死也不肯出卖祖传古扇的石呆子就是个不惧不怯的硬汉” p37 , 此处说石呆子是硬汉,给予褒义,无法在文本中找到任何其他支持,刘再复先生此处阐释只算一家之说,倒没有特别的反面证据,正常人都认为石呆子确实是一根筋、呆头呆脑,刘的阐释是从其姓氏”石“,而宝玉也是从石头化生,所以在寻找二人的共性,有不惧不怯。

性爱没有自由? “在现实生活中,尤其是在贾宝玉时代,性爱没有自由,要找到可以全身心投入的情爱对象更难”p53 , “性爱自由”和恋爱自由或婚姻自由搞错了,贾府里面的如贾珍、贾琏、贾芹,薛家的薛蟠等贵族子弟性爱自由非常蛮大,社会对贵族子弟的这些风流放荡也有相当程度的容忍,包括贾母在安慰王熙凤的时候,也说过男人偷腥是正常的。

贾宝玉呈现佛? “《红楼梦》则由贾政呈现儒,贾敬呈现道,贾宝玉呈现释” p45 , 实在是扯得有点歪,通部小说呈现儒的人物有很多,贾政、元春、探春、宝钗这三个人都是儒家君子的典范,甚至在袭人身上也可看到儒家的诸种君子之风。贾敬根本未能呈现什么道家的东西,贾宝玉的佛也没有多少,贾宝玉的诸多文章和话语明显受到道家老庄的影响(如《芙蓉女儿诔》),同时也受到了佛家,比如 ‘赤条条来去无牵挂’ ,贾宝玉是综合几家都有影响的人物。


以上部分皆为对红楼文本和材料基础的判断问题讨论,悟证方法之材料把握是否准确的讨论,如若悟证材料都把握失准,悟证的结论多半难成立,即便成立也有瞎猫碰到死耗子的嫌疑。接下来是悟证的一些结论性观点方面的问题商榷,这方面的讨论实难做评断,红学的繁荣恰恰也是不同的价值判断都有其合理化阐释的一面。

曹雪芹是否反贵族、反等级制 ”曹雪芹本身是贵族,也具有贵族的精神气质,但他反对贵族特权,完全拒绝上等人与下等人的等级分别,反抗的恰恰是权力意志。“ p179 ,此种观点也是很多人持有的通常理解,不过很多学者基于对脂砚斋的批语的文学考察,发现其实曹雪芹未必有反贵族、反等级制的思想。客观上《红楼梦》或许帮助了宣传此种反贵族、反等级、反封建的思想,但在创作的主观情感上曹雪芹很可能恰恰是依恋、追忆贵族的特权生活,对青春儿女美好生活逝去的无限留恋。

对尼采权力意志的误解

"尼采高举意志哲学(权力意志),曹雪芹崇尚自然哲学,没有共同语言" p10 ,”《红楼梦》哲学和尼采的超人哲学等级信仰完全对立“ p179 , ”尼采的哲学正相反,他把权力意志视为存在的最内在的本质,把善界定为权力意志和权力本身,而把恶界定为”“一切源自虚弱的事物”(《反基督》第二节)。面对迎春走入狼穴一事,他一定要讴歌中山狼,嘲笑 ’懦小姐‘ “。

刘再复对尼采的把握也非常刻板,似乎在其看来只有行恶事的孙绍祖贾雨村之流才拥有权力意志,才是尼采击节称赞的人物,而其他人则没有。 尼采的权力意志的角度透视看,当然会鄙视如糯小姐贾迎春那样的世人,但也未必欣赏贾雨村和孙绍祖的凶恶跋涉。 权力意志在于强者对价值虚无的反抗,旧世界和旧道德进行价值重估,然后有能力创造一种新的价值,并敢于为自己立法和实践——即便失败也在所不惜。 贾雨村和孙绍祖没有这样的自觉,从来是旧秩序旧道德的或精明(贾雨村)或粗鲁(孙绍祖)的践行者而已,他们的处事行径 有“力” 有“意志”,但是个人意志,非升华为哲学形态的“权力意志”或“创生意识”。 通观红楼,有谁拥有这样的意志倒是值得探讨的问题。

红楼梦与佛学 “《红楼梦》受佛教哲学影响最深,但佛不是神” p14, “曹雪芹的哲学思想太奇特,对佛教全力呼唤必戒的三毒,只恨贪、嗔两毒,而对于情痴精神则充满同情,其主人公贾宝玉、林黛玉不仅是一般的痴人,而且是奇特的痴绝,以痴化痴,正是《红楼梦》与佛教哲学的大区别” p41, 这里刘再复自己也发现了曹雪芹思想与传统佛学的大差异,但未能深究。另外的一种解释似乎更可取——曹雪芹 融合了佛教和道家两家的思想内涵,化生出一套认识和说法,梅新林的《红楼梦的哲学精神》里面甚至认为曹雪芹受道家精神要远胜于佛教。

超凡入圣的贾宝玉? “我把宝玉视为未成年的准基督与准释迦,因为他是艺术家,完全没有数学机能……他和探春的冲突,是艺术家与数学家的冲突” p19 刘再复 对宝玉的理解无端地拔高到堪于人类史上的宗教圣人并提的程度,缺乏文本根据,恐经不住文学批评。 类似的评论还有“唯一能够”垂头自审‘的人只有贾宝玉一人” “在偌大的贾府中,具有”自看哲学“的,只有宝玉一人” p52

刘再复的哲学阐释最重要、最核心的是对贾宝玉的分析,而这也是跟文学批评和文本分析差异最大的一部分,在文学分析的很多学者那里,都意识到宝玉(尤其是精神缺乏成长前)的很多观点判断并不代表是小说家本人的观点,甚至恰恰相反。而文学分析基于文本,能够捕捉到宝玉精神历程的几次重大发展,刘再复都未能捕捉这些,大而化之直接将不同时期的宝玉的所思所行 与基督和佛陀早年对比,实在缺乏可对比之处,而且大为忽视了曹雪芹对宝玉这个人物无才补天的自愧和愤恨之情,在自愧情节下,贾宝玉并无法到与人类史的圣贤之辈相提并论的层级,但在某些精神发现的层级,宝玉确实领悟到诸多圣贤教导的要义,与其有相似点。


最后是一些其他方面的问题探讨

苦行僧 p50 “在印度,无论是佛教徒还是印度教徒,苦行僧很多。但在中国,则几乎没有苦行僧” 这似乎有冤枉中国的佛教徒,至少如弘一法师的那一宗是苦行,三千戒律,当然人数比例方面确实不高。

中国文明未曾中断? p81 “但中国的古文明没有灭绝,一直延续到今天。中国大文化大文明为什么不会灭亡?” 时代所限,刘再复还坚持之前政治化宣传意味浓厚的观点,现在对 中国文明未曾中断的说法 基本被学者们舍弃,中国文明不同历史时代其实有中断。

小结

刘再复先生的悟证红楼的方法一方面的确能够帮助我们洞察诸多传统观点未能企及之处,另一方面悟证倘若缺乏严谨的文本分析把握,或盲从于时代流俗之论,也难免失之偏颇。

一百个读者眼中有一百部哈姆雷特,本文所提出的多为细节和方法论问题,无甚定论,作为后来阅读此书的书友们参考借鉴一用。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红楼哲学笔记的更多书评

推荐红楼哲学笔记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