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岁沙河 千岁沙河 8.9分

现世报还是身后名 这需要一生来思考

竹子

“上师闭上了眼,点了一盏酥油灯,拿到我面前,依旧闭着眼对我说:记住,河里有三颗钉子:水湍,水冷,水宽。你大哥是想告诉你,你心里该有一把锤子:过河” “悲喜两朵花一开 苦乐海上见如来”

――北河三《千岁沙河》 在接过前人的痛苦寻找关于人的答案 关乎人性 关乎人格 关乎内心深切的苦楚 关乎人最真切的痛苦问题 这是对你的期待 带我到那个离课堂十万八千里光怪陆离的世界

与你最初的认识来源于微博 印象最深的 是那句 “五年之后还在文字一途上滚打,说不着人间失格也是能写出来的” 算是因为对太宰治的疯狂迷恋 也是对物哀文化的狂热朝圣 从此 也就认识了你 自大狂妄的你 相同的年龄 你正在经历有别于我的人生 敬佩的是辍学的勇气 羡慕的是对文字的灵性 我被禁锢在社会的牢笼里 以前途为名 以体制为枷锁 我飞不出 也不愿飞了 牢笼外 又是一个又一个的笼子 国人就是这点最讨嫌 大家活得都太一样 心怀恐惧 胆战心惊 如履薄冰 而你 不同的经历与笼子外的人生 向我展示了另一番既熟悉又陌生的天地 这个世界是错的 那就学会在自己的领地里批判 质疑 尽情在这个世界上作为微小存在...

显示全文

“上师闭上了眼,点了一盏酥油灯,拿到我面前,依旧闭着眼对我说:记住,河里有三颗钉子:水湍,水冷,水宽。你大哥是想告诉你,你心里该有一把锤子:过河” “悲喜两朵花一开 苦乐海上见如来”

――北河三《千岁沙河》 在接过前人的痛苦寻找关于人的答案 关乎人性 关乎人格 关乎内心深切的苦楚 关乎人最真切的痛苦问题 这是对你的期待 带我到那个离课堂十万八千里光怪陆离的世界

与你最初的认识来源于微博 印象最深的 是那句 “五年之后还在文字一途上滚打,说不着人间失格也是能写出来的” 算是因为对太宰治的疯狂迷恋 也是对物哀文化的狂热朝圣 从此 也就认识了你 自大狂妄的你 相同的年龄 你正在经历有别于我的人生 敬佩的是辍学的勇气 羡慕的是对文字的灵性 我被禁锢在社会的牢笼里 以前途为名 以体制为枷锁 我飞不出 也不愿飞了 牢笼外 又是一个又一个的笼子 国人就是这点最讨嫌 大家活得都太一样 心怀恐惧 胆战心惊 如履薄冰 而你 不同的经历与笼子外的人生 向我展示了另一番既熟悉又陌生的天地 这个世界是错的 那就学会在自己的领地里批判 质疑 尽情在这个世界上作为微小存在竭力张狂 去爱去恨去追逐 这是一个没有武士和剑客的时代 一夜成名是故事 一篇文章让天下人皆知 一杆笔便挑翻所谓名家是痴想 但路还长 夜还更长 仗着骨硬皮厚走江湖 吹着口哨过坟地 得自己给自己壮胆而行

我喜欢宫本武藏 从宫本村一步一步 剑道的背后是人生之道 天下无双 又何足挂齿 我喜欢大庭叶藏 从青少年到中年 自我放逐 自我否定 自我毁灭 胆小鬼连幸福都害怕 碰到棉花都会受伤 我喜欢老六 从江湖到木村 倦了倦了 江湖是什么 俗世的道理是什么 一众朋友 一个姑娘 一眼一生 已万年 我喜欢梵寰 从浊酒到清水 天下第一浪客也不过是个嚣张的笑话 脚踩大地 独断武林 心比天高 亦敌不过流沙 众人皆不过梵天下 星辰寰宇照耀下的一颗泥沙 终究如逝水东流 若隐若现 世上再无梵寰 只有水东流 我喜欢十二 从走天涯到找苦海 武林在哪 石碑在哪 我心有爱恨 我受纷扰 我无望 也没有未来 再不要去想 再不要去爱 再不要不信命 …… 人生百态 浓缩成一个又一个片段 大概每个人心里的一小部分 放大了也就成了老六 成了梵寰 成了十二 人生百态 又何止百态 16岁写的书 不是18才来 而是终归还是来了 与其说是买这本书 不如说是我在对这本书一无所知的情况下 买下你的经历 从拜师至今受到的非议不小 满网喧嚣 分阵群殴 到现在 终归熬到出书 模仿韩寒的言论 也只能避耳不闻 社会上堆满了的腐烂臭物 曼妙的平淡是将死之人的道理 我们还活着 去抗争 去奋斗到底 去尽情的笑 希望永远是那个满嘴烂话憎恨世界但依旧心地善良的少年 文章的格局 文字的高下 文笔的功力 文采的雅俗 暂且不论 我也论不上 整本书我不是每个故事都看懂了 至少看懂了的 让我是有感触的 我们活在时间里 我们注定死亡 我们在人生这场盛宴上醉倒又爬起 我们的生灭随风 我们的道路千里又一丈 愿你 在这个光怪陆离 自己的世界里 越来越好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千岁沙河的更多书评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