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敏洪:行走的人生

汉果


序:做最想做的事情
我的智商非常一般,就是比别人勤奋。
我的脑袋不属于特别笨的那种,但肯定也不是顶尖聪明的类型。在北大同班的50个同学当中,我的智商应该属于中下水平,这说明我确实不是顶尖高智商。
但我的勤奋一般人跟不上。我平均每天工作十六到十八个小时,如果没有应酬,平均每日三顿饭的时间加起来不超过半个小时。
我比较喜欢在家里工作,早上6 点半起床,晚上12点睡觉。以前一般是深夜2 点睡觉,早上8 点起床,但发现这样的作息对身体不好,不如早点睡觉,反正都是睡六个小时左右。
每天早晨冲个澡对我来说是必需的,不管是热水还是凉水,实在不方便的时候,就拿盆水浇一下,唤醒自己,让整个神经系统活跃起来。我很注意保持身体健康,每天早晨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跑一两千米,而且是以最快的速度跑完,所以每天都跑得大汗淋漓,特别是在夏天。但我晚上一般不洗澡,因为洗了澡大脑容易兴奋。
锻炼结束后,我一般从早上7点半开始,工作到中午...
显示全文


序:做最想做的事情
我的智商非常一般,就是比别人勤奋。
我的脑袋不属于特别笨的那种,但肯定也不是顶尖聪明的类型。在北大同班的50个同学当中,我的智商应该属于中下水平,这说明我确实不是顶尖高智商。
但我的勤奋一般人跟不上。我平均每天工作十六到十八个小时,如果没有应酬,平均每日三顿饭的时间加起来不超过半个小时。
我比较喜欢在家里工作,早上6 点半起床,晚上12点睡觉。以前一般是深夜2 点睡觉,早上8 点起床,但发现这样的作息对身体不好,不如早点睡觉,反正都是睡六个小时左右。
每天早晨冲个澡对我来说是必需的,不管是热水还是凉水,实在不方便的时候,就拿盆水浇一下,唤醒自己,让整个神经系统活跃起来。我很注意保持身体健康,每天早晨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跑一两千米,而且是以最快的速度跑完,所以每天都跑得大汗淋漓,特别是在夏天。但我晚上一般不洗澡,因为洗了澡大脑容易兴奋。
锻炼结束后,我一般从早上7点半开始,工作到中午12点。工作内容有邮件处理、工作布置、对新东方发展的思考等。另外,还对一些年轻人进行创业辅导,例如通过洪泰基金接触的各种创业项目,因为我知道年轻人创业不容易。
我的午饭90%的情况都是盒饭,有人来和我聊天,也是一人一份盒饭,最多加一瓶红酒。但我也很注意身体,吃完饭会散步十分钟。
除了散步,我每个星期还会有一两次游泳、一两次徒步。
我和李开复都做创业导师指导青年创业,但我比李开复更注意休息。开复有段时间有点走火入魔,有人深夜2点钟给他写信,他非要即时回复,以表现自己比他们更勤奋、更年轻。我对他说,真没必要,到晚上11点就把手机关机,外面的事情就和自己没有关系了,早上7点钟打开手机,再来处理这些事情。我现在大概就是这样的。
我喜欢旅游,每年会抽出一两个月的时间专门去旅游。虽然年纪已经超过50岁,但因为用脑消耗太大,我不担心自己会长胖。如果真胖了,去外面徒步旅行十五天,也就瘦下来了。
现在,想安静特别难。比如旅行时住在某个宾馆,一吃饭就有很多人跑过来要合影,这样内心的安静就被打乱了。所以我现在旅游一般都会去几乎没有人的地方,比如大草原,自己开辆越野车,和一两个人同行。他们很少说话,会给我一个安静的私人空间。
我每年有三分之一的晚上在上班,有三分之一的晚上会回家吃饭,因为要回家陪孩子。还有三分之一的时间是应酬,我每年有大约一百天都在外出差。
我到现在也不敢说我领悟了生命的本质,但是至少有了比许多年轻人更多的勤奋。我的勤奋能给我平时的思考和演讲补充营养。以读书为例,我平时读书有意无意会写一些新的观点、新的想法。我翻书翻得挺多,但认真读书有时很难。所谓的认真读书就是一天或几天精读一本书,这样算的话,我一年认真读的书也有20 〜30本。所谓的不认真读书就是一两个小时就把一本书翻完了。如果把这些都算上,我一年能读100 多本书。
坐飞机、坐汽车,这些都是我读书的时间。从小到大,我坐汽车没有晕过车。在特别颠簸的路上我都可以用电脑工作,在汽车上看书、看视频,用电脑十个小时,感觉就跟在办公室一样。所以,我在路上读书、工作,丝毫不受影响。
这一辈子,我对钱的多少没有什么感觉。在北大的时候,一个月60块钱,我也很开心。现在有了这么多钱,但自己平常月消费一般也就两三千块钱,其中还包括买书。
我在北大当了好几年老师,但真正体会到当老师的成就感是在教书三四年之后。当老师最有成就感的一点,就是学生特别喜欢你的课。
这种成就感并不是一开始就能拥有的,而是需经过自己不断的琢磨,每堂课都要有改进。
刚开始教课时,有的学生开小差,有的上课上到一半背着书包就跑了。最后,教室里的人越来越少,学生们都提前走了。前两年教课时很有挫败感,因为怎么教都教不会,怎么教都觉得自己知识不够,还会羡慕教得好的老师,但怎么模仿都模仿不了。后来我慢慢发现,竟然有其他班的同学来听我上课了,而这花了三年左右的时间,这是一个过程。
教学是一个理解知识以及融会贯通的过程,需要举一反三,要有口才,还要对学生了如指掌,懂得察言观色,这是一种综合能力。所以我一直对大学生说,毕业以后不管在什么地方,当个两三年老师,对一辈子都有好处,你会变得有口才,懂得怎样表达,还知道看面前这群人是不是愿意听你讲。
和年轻人的勤奋不同,现在我的勤奋是另外一种方式—思考。
我会经常写一些笔记、感悟等。我现在的体会是:心在退,人在进。
“心退”是让天地更加广阔,“身进”是因为知道“逆水行舟,不进则退”的道理。但是我不能和年轻人讲这些东西,因为没有一个人能把自己的经历和体验种植到其他人的身上。就好像克隆,技术可以克隆出另一个俞敏洪出来,但那个俞敏洪是一片空白,而这个俞敏洪却呈现出一种经历过人生风雨后的丰硕状态。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状态,一个是空洞无物的皮囊,另一个却是有精神支撑的灵魂存在。
我常常说,年轻人就是要去闯、去奋斗。只要不做坏事,只要保持良心,剩下的什么事情都能做。年轻人不能太消极,不能因为知道生老病死不可避免,就放弃了对所有事物的追求,这没有任何意义。
所以我想对年轻人说,不要怕失败,不要怕艰苦。去努力吧,做自己最想做的事情!成为最想成为的人!

后记:伴季节悲喜,随岁月精彩
我居然有四个生日,身份证上的日子一个,妈妈说的农历生日一个,根据农历查当年的阳历,又是一个和身份证上不同的日子,再看百度上面关于我的介绍,不知谁写的,又是另外一个日子。
一些朋友知道我前面的三个生日,所以在这三个日子能够收到三三两两的生日问候。
但收到问候最多的日子居然是百度上的那个日子,但可以肯定那真的不是我的生日。
我很少过生日,自己主动张罗生日的事情一次都没有。倒是老妈妈,每年在我农历出生的日子,都会给我准备好一碗长寿面,让我认真吃完。如果我刚好出差在外地,老妈妈依然会准备一碗面条,自己认真吃完。
孔子说过:“未知生,焉知死?”来到人间的日子也许还能够弄清楚,但有多少人能够预测自己离开世界的时间呢?人生有太多意外,我们每个人都有周围的亲朋好友突然离世的经历,没有人能够摆脱生死轮回。前几个月,我的两个朋友分别因意外和疾病远离了人世。不管什么背景,我们的归路只有一条,而且每个人都是同样的终点,或早或晚而已。
对我来说,最重要的已经不是生死,而是在生死之间我应该做些什么,能够做些什么。活着的过程才是最重要的。我们不能像动物一样活一天算一天,我们也不能不顾当下,想太遥远的未来,因为那个未来可能终生也不一定能等到。最重要的还是如何把当下和未来结合起来。
我的人生度过了五十几年,一路磕磕绊绊,经历过无数风雨,甚至到过生死关口。老天厚爱,到今天还让我活着,给我做事业的平台,我的心里只有满满的感恩。我一生也犯了不少错误,惹了不少麻烦,得罪过人,伤害过人,也帮助过人。希望自己在余下来的日子里,多做好事,活好当下,也在合理的范围内规划好未来。
后半生,不管老天给我多少时间,我会一直努力去爱值得爱的人,做值得做的事。云舒云卷,花开花落,伴季节一起悲喜,随岁月一起精彩。

行走的人生 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亲笔撰写个人随笔
4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行走的人生的更多书评

推荐行走的人生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