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收藏者 时光收藏者 评价人数不足

时光收藏者刘钢

用铅笔勾勒妖娆
夏初我收到了刘钢的书《时光收藏者:品味中国艺术三百年》,本来我打算夏天去北京时与他见一面,但自己是个贪图安逸的人,想到舟车劳顿就放弃了,偷懒地想有缘终会相见。

《时光收藏者》的前半部分我看得很慢,因为我的工作主要围绕西方现代与当代,因此对于中国宫廷画,通商埠和历史事件为主题的作品并不倾心,但当刘钢以清晰的文笔讲述了这些作品背后的历史故事时,我不由有些感动。

中国当代艺术藏家Uli Sigg曾说过藏家大致分为五类:第一类购买艺术品是为了投资,通常拥有大量资本和艺术顾问,很多中国藏家在收藏的时候会以投资为主;第二类是主题藏家,他们通常根据自己的喜好制定出一个核心主题,围绕着主题进行收藏,这是一个困难的工作,特别是资产雄厚的藏家,因为他们的喜好常常会发生变化,难以保持一致,但这类藏家往往会从收藏中得到无限乐趣,收藏对他们来说也是一个学习的过程;第三类是社会地位型收藏,藏品往往不是很有趣,也没什么收藏之道,因为这类藏家只购买大师之作,这种收藏方式在发展中国家常常见到,成为一种迅速彰显自己社会地位的捷径;第四种是网状收藏,这类藏家通常会关注二三线艺术家,这种收藏模式很多艺术公共机构都采用...
显示全文
夏初我收到了刘钢的书《时光收藏者:品味中国艺术三百年》,本来我打算夏天去北京时与他见一面,但自己是个贪图安逸的人,想到舟车劳顿就放弃了,偷懒地想有缘终会相见。

《时光收藏者》的前半部分我看得很慢,因为我的工作主要围绕西方现代与当代,因此对于中国宫廷画,通商埠和历史事件为主题的作品并不倾心,但当刘钢以清晰的文笔讲述了这些作品背后的历史故事时,我不由有些感动。

中国当代艺术藏家Uli Sigg曾说过藏家大致分为五类:第一类购买艺术品是为了投资,通常拥有大量资本和艺术顾问,很多中国藏家在收藏的时候会以投资为主;第二类是主题藏家,他们通常根据自己的喜好制定出一个核心主题,围绕着主题进行收藏,这是一个困难的工作,特别是资产雄厚的藏家,因为他们的喜好常常会发生变化,难以保持一致,但这类藏家往往会从收藏中得到无限乐趣,收藏对他们来说也是一个学习的过程;第三类是社会地位型收藏,藏品往往不是很有趣,也没什么收藏之道,因为这类藏家只购买大师之作,这种收藏方式在发展中国家常常见到,成为一种迅速彰显自己社会地位的捷径;第四种是网状收藏,这类藏家通常会关注二三线艺术家,这种收藏模式很多艺术公共机构都采用,因为有自己的研究部门,有时间和机会挖掘新兴艺术家,这些二三线的艺术家在作品中拥有他们各自的潜台词,与大师之作一起让整个收藏系统成为一个完整的网络,能够做到这点的藏家将会获得双重酬劳,经济和个人成就上的;第五类藏家是目前的一个新现象,他们很年轻很国际并拥有强大资本,有收藏艺术品的习惯,通过为博物馆进行购买,坐进了博物馆赞助人艺术品采购委员会,通常这样的委员会一个博物馆里可能有几十个会员,会费在几万美金一年,他们通过这样的赞助来彰显自己的社会地位并从中在博物馆的社交环境里搭建自己的商业关系网。

在我的工作中见到的大都是第一和第三类藏家,他们与第五类藏家没有明显的界限,大致是一类人。在他们的收藏中你总能看到Wool,Hirst,Kusama,Basquiat,Picasso,Murakami Takashi,Koons。有些艺术家很出色,但看多了难免会生厌。刘钢不同,他的收藏来自记忆的孕育。藏品折射着藏家的灵魂,刘钢喜欢历史也喜欢女人,对两者有体恤之心,但又很理性和直白。艺术收藏有三千年的历史,三千年来艺术品之所以代代相传,并不是因为它的价值,而是其背后蕴含的故事与观念,而这些故事与观念是一个民族不同时期的表征。刘钢对中国充满回忆,用自己的收藏折射了这个民族的一路以来的愿望和精神。

书的后半部分对于我来说更有趣,因为随着中国先锋艺术的诞生,刘钢有机会能够直面艺术家,发生交流,于是他从历史叙述的角度转入对艺术家观念的理解。冷军,梁绍基,李华生和王冬龄的作品都让我喜爱,它们诞生自中国的历史土壤,却有着利索的当代表达,甚至我觉得王冬龄可与Christopher Wool媲美,各自在文字与绘画,具形与消形,自发和深思熟虑中游刃有余。

书的最后部分是刘钢讲述的艺术圈奇闻逸事和对市场的观察。不知是否因为他是一位律师,能坦诚简明地把一件事和一个想法讲清楚。在艺术圈能够进行直白又自然表达的人并不多,诚实的人更少。其中一篇“谁是艺术品味的驾驭者”与对当代艺术市场观察的西方学者们不谋而合,来自阿姆斯特丹大学的学者Olav Velthuis曾经这样形容当今的艺术市场,“商业动机成为当代艺术市场的主导,而艺术本身的价值正在衰落。艺术的象征价值曾经由评论家和公共机构缔造,如今被大型画廊和富有的藏家们取代,大型画廊和它的藏家们可以合力为艺术家创造出一个市场。”深谙资本市场的刘钢一面对艺术市场有着准确理解,另一面又不合流地按自己的喜好收藏,这是一种坚定的品质,而这种坚定源于他对艺术真正的喜爱。

当我好奇刘钢是如何做到把自己的几百件藏品安置在家中时,他大方地发来一些照片,我惊喜地看见Tomas Saraceno和Antony Gormley的作品。Tomas Saraceno对人类未来的生活方式充满有趣的假设,而Antony Gormley以自己的身体创作雕塑来延伸另一种存在的可能,他们都是我最喜爱的艺术家,因此我期待有一天刘刚能再有对西方当代的品鉴感想。

唐宋年间,要进朝廷做官就得经过重重科举考试,慢慢的那些人中形成了一批优雅的文人。他们作画,作曲,比赛书法,并不是为了换取经济报酬,而是为了在朝廷里显示自己的个人才华。慢慢的真正的藏家在他们中间诞生,有深厚的知识,具备资本,并懂得体恤艺术家。他们与Uli Sigg不同,Sigg在我看来始终扮演着一个大使角色,促进了东西方文化的交流。真正的藏家只会来自中国,他们在这片土地上出生成长,历经每一个社会变迁,能够细腻地感知这片土地上结出的艺术果子,刘钢无疑就是其中一位。

寿含章时光收藏者刘钢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时光收藏者的更多书评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