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川梦 临川梦 评价人数不足

谱梦

不渡舟
2017-07-28 16:53:31

下午去看《临川梦》,里面汤显祖唱他自己经典的“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者可以生,生而不可死,死而不可复生者,皆非情之至者”。

他老婆怼他:“只怕没有这等可意之事哟。”

他回:“理之所必无,不妨情之所或有。”

然后唱了念了一大堆。大概就是说:忠臣孝子义夫节妇的情正,但世间万物贪嗔痴爱也是情啊!这本子可不止情情爱爱哦,我还提了官场一笔呢,有没有人能看透啊!再者,我为了这本《牡丹亭》,熬了多少夜,喝了多少酒,流了多少泪啊!(拨尽寒灰吸尽空杯一串鲛人泪)

他老婆听完,说:“官人你看堂前玉茗花开得好盛吶。”

不接话茬啊这是!完全是那种――反正都是你写的咯你说了算――的态度。后来所有针对汤显祖的吐槽,都来自最后一折里的睡神。

他说:“汤老官儿,半世嚼蛆,一生捣鬼,造言生事,撰出多少奇奇怪怪文章。硬派我老头在牡丹亭下为柳生杜女撮合,至今媒红喜酒不曾见面”——哦,原来只是生气尚欠他一顿饭。

睡神引汤显祖入梦,说:“今儿他自己也要钻进圈里面来。”汤显祖一辈子写别人做梦,如今又被蒋士铨写进梦里了。

老了的汤显祖走进梦里,有点可怜兮兮的。上来

...
显示全文

下午去看《临川梦》,里面汤显祖唱他自己经典的“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者可以生,生而不可死,死而不可复生者,皆非情之至者”。

他老婆怼他:“只怕没有这等可意之事哟。”

他回:“理之所必无,不妨情之所或有。”

然后唱了念了一大堆。大概就是说:忠臣孝子义夫节妇的情正,但世间万物贪嗔痴爱也是情啊!这本子可不止情情爱爱哦,我还提了官场一笔呢,有没有人能看透啊!再者,我为了这本《牡丹亭》,熬了多少夜,喝了多少酒,流了多少泪啊!(拨尽寒灰吸尽空杯一串鲛人泪)

他老婆听完,说:“官人你看堂前玉茗花开得好盛吶。”

不接话茬啊这是!完全是那种――反正都是你写的咯你说了算――的态度。后来所有针对汤显祖的吐槽,都来自最后一折里的睡神。

他说:“汤老官儿,半世嚼蛆,一生捣鬼,造言生事,撰出多少奇奇怪怪文章。硬派我老头在牡丹亭下为柳生杜女撮合,至今媒红喜酒不曾见面”——哦,原来只是生气尚欠他一顿饭。

睡神引汤显祖入梦,说:“今儿他自己也要钻进圈里面来。”汤显祖一辈子写别人做梦,如今又被蒋士铨写进梦里了。

老了的汤显祖走进梦里,有点可怜兮兮的。上来就自白:刚刚,我又把我们家十二根阑干凭阑远望了个遍,接下来应该干点啥?哎好像听见了什么声音?啊!那边有个妹妹从未见过!她好像在偷看我?那为啥不叫我?(既然把诗翁仔细隔花瞧,如何不把诗翁叫)待我去瞅瞅。

来的女子是俞二姑,相传因为《牡丹亭》郁郁而死,可以说是汤显祖的死忠粉。她望见汤显祖走来,想到:一定是他!因为“等闲无此清奇貌”。又想“怎不向花前写个神仙照”——可以称得上迷妹了——毕竟江湖上还流传着汤显祖某位粉丝在西湖边因看见他真容被丑到而跳湖自杀的传说……

两人交流了一回,汤显祖大概知道了她是俞二姑,就说:“好像听说你已经过世了,估计是个假新闻吧。“(久闻贤卿弃捐香阁,敢是传言舛错哩)

俞二姑回他:“奴何曾是死的来?” ——“惨惨戚戚枯梨貌,凄凄楚楚病杨腰,纵然奴身子坚来让芭蕉,不道奴心儿死去埋幽草。”

汤显祖于是说,哦,原来你没有死。

俞二姑回他:“奴何曾是活的来?”——“好些时,风灯难定,随萤细飘,镜花难妥,愁莺暗捎,才抹过一湾流水临川道。”

“回身慢行步悄,拼着这生前死后任君瞧。”

俞二姑的这几段词感人。汤显祖他不是一直相信“情能让人死去活来”吗?蒋士铨待他不薄,让有一个人因着对他的情能做到既死又生。

本来以为汤显祖听了这段话会感动得要死,结果他只是问:“下官在做梦吗?”俞二姑笑答:“这也未必。”汤显祖又问:“难道我也死了?”俞二姑说:“何至于此。”

我总觉得俞二姑对汤显祖问梦问死的反应感到不快,汤显祖大概也察觉到了,终于说了一句“管他则甚”!

所以说,这出戏到底要说什么啊?如果你们最想说的是,勘破死生删除梦觉,那我不是又跑偏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临川梦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