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真正的爱—《撒旦的情歌》

Yang_Yiting二

其实我一直不是很懂内尔和弗农之间到底算什么。我认为内尔明明没有那么爱弗农,弗农也只是一直沉湎于内尔的美貌中,他们两个却一直互相说爱。弗农在内尔来找他的那一刻就彻底忘了简,实在是蠢货,而内尔在得知弗农死的不久就说服自己嫁给乔治,说明她实在是太过于普通的一个女子。

没错,弗农是蠢,内尔则是她自己都想掩盖的那种“不想让弗农知道她是哪种人”的人,她根本不及简的小指指尖。

弗农,这个被撒旦诅咒的人,活得不明白,就会一直试错,直到最后他终于试出了真爱,看清了自己的真心,简已经不在了,还狠狠地伤了简。

简就活得很明白,她明白自己对弗农是什么感情,她明白自己爱谁,于是她义无反顾地去唱《高楼的公主》,唱到自己的嗓子再也不能恢复,而这一切,她不让弗农知道。她看透弗农的不成熟和活得不明白。内尔来找弗农时,她只是淡淡地隐在幕后,淡淡地放手,因为她懂得她和弗农的感情结局就是所谓的“时间上的撕裂”造成的,于是她没有纠缠。她那时大概就明白,真正的爱真的不是就能在一起。这是一个拥有大爱的女子。

对比之下,对于内尔,我真的就能理解乔为何鄙视她。战前,她不愿舍弃自己的生活自己的朋友,她不能做到义...

显示全文

其实我一直不是很懂内尔和弗农之间到底算什么。我认为内尔明明没有那么爱弗农,弗农也只是一直沉湎于内尔的美貌中,他们两个却一直互相说爱。弗农在内尔来找他的那一刻就彻底忘了简,实在是蠢货,而内尔在得知弗农死的不久就说服自己嫁给乔治,说明她实在是太过于普通的一个女子。

没错,弗农是蠢,内尔则是她自己都想掩盖的那种“不想让弗农知道她是哪种人”的人,她根本不及简的小指指尖。

弗农,这个被撒旦诅咒的人,活得不明白,就会一直试错,直到最后他终于试出了真爱,看清了自己的真心,简已经不在了,还狠狠地伤了简。

简就活得很明白,她明白自己对弗农是什么感情,她明白自己爱谁,于是她义无反顾地去唱《高楼的公主》,唱到自己的嗓子再也不能恢复,而这一切,她不让弗农知道。她看透弗农的不成熟和活得不明白。内尔来找弗农时,她只是淡淡地隐在幕后,淡淡地放手,因为她懂得她和弗农的感情结局就是所谓的“时间上的撕裂”造成的,于是她没有纠缠。她那时大概就明白,真正的爱真的不是就能在一起。这是一个拥有大爱的女子。

对比之下,对于内尔,我真的就能理解乔为何鄙视她。战前,她不愿舍弃自己的生活自己的朋友,她不能做到义无反顾,不能做出简那样毁灭性的选择,于是她几乎要嫁给乔治了。战争起,她来找弗农,说战争让人看清了一些事的本质,说要嫁给弗农。还记得简怎么回复她的吗?“战争从没有改变一件事的本质”。我实在不明白的一点是,如果这时内尔已经看清自己是爱弗农的,那为什么得知弗农死后,她又会为了所谓的生活所谓的朋友所谓的付不起维修费去嫁给之前拒绝过的乔治?甚至连一年都不到。没有人会不怀疑她是不是真的爱弗农吧?我觉得这样解释,内尔这个人,除了外表其他都太过普通,觉悟低了点,所以她害怕很多事都看得透的简,所以乔和塞巴斯钦不喜欢她。弗农这个人,也没那么好,真的活不明白,有音乐天赋,有女人缘却仅仅沉沦在长大的内尔的美貌中,明明他小时候是多么讨厌内尔,所以也难怪一开始他会和内尔凑一起,难怪他这一生错过简,难怪他遭了天谴去承受那一生的痛苦。他真的和简有着时间上的撕裂,早年的他的觉悟也配不上简,这大概就是撒旦给他的诅咒,悲剧的一生。

真正的爱,就是简那样子的。义无反顾,舍弃自己的一切,这种爱总结起来就是具有“毁灭性”。我为什么更喜欢林黛玉的爱情,因为我觉得她对宝玉也是具有毁灭性的爱。她喜欢说“一辈子”、“一生”这些词,她的爱情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其实我觉得我还是有点懂内尔和弗农之间算什么。

在遇到一生真正的爱之前和之后,我们遇到的那些人,就是内尔。

可是我们又特别容易被蒙骗,被外界或是自己,我们很容易看不清自己的心,以至于我们以为内尔就是那个真爱。

所以,我们往往就错过了简。

其实弗农和简有共同点,我提出一点:毁灭精神。简就不赘述了,弗农呢?首先,他想给内尔不贫穷的生活,于是放弃了自己爱的音乐去做自己一直很拒绝的工作。第二,当他被简点醒,他又义无反顾地放弃了工作而全心全意投身于音乐。他们俩的毁灭精神,有点不计后果,而这种精神往往与生命和伟大挂钩。内尔,与他们是完全相反的一类人,她想要的是安全而快乐,对安全的渴求多过对弗农的爱。这种根本性的不同,造就了以后的选择,不同一类人的碰撞,冥冥之中中了撒旦的诅咒。

老实说,阿加莎对内尔的刻画非常好。追求安全,追求体面,前夫死后一年再婚,包括她说服自己的那些心理描写,一切都是那么的合情合理。可我讨厌她,简来修道院找她,她的内心活动就暴露了她这个人的普通与短浅。自以为是,觉得弗农对简对意义从来不及弗农对她的意义,真以为自己是小公主吗?她凭什么这么心安理得,这么没有自知之明,这么没有一点悔恨之心?她所说的弗农希望她快乐不要沉浸于悲伤,根本就是自私地为了让自己好过一点,内尔啊,从来就是一个自私的人。不肯放弃奢华还口口声声说自己要是为了弗农马上放弃,真是好笑。别看她平时安安静静,还有弗农所说的“恬静”,其实就是小家子气,跟真正内心“恬静”粘不上边。

也很喜欢塞巴斯钦的智慧啊。记得他这样说乔:乔对自己不同于流俗感到自傲,但那种想法同样造就出狭隘与偏见。内尔的“流俗”,乔的“自傲”,都容易狭隘。简则权衡得很好。

很喜欢弗农失忆后重逢简和塞巴斯钦那一段,描写了他潜意识中真正的想法:不记得自己结过婚,却认为简是自己的妻子。

但是到了故事的最后,弗农本能地救了内尔,我才发现,原来连人的本能也会盲目,也会欺骗人。所以啊,在这么一个容易受欺骗的世界,无论是外界,他人甚至自己,有时候都没办法判断我们究竟爱谁,看清自己的心又谈何容易。

“人或许有才智,有洞察先机的头脑,还有计划事情的机智,以及迈向成功的力量,但就算再多的聪明也不能让人避开苦难,这就是世事最奇怪的地方。”这话是塞巴斯钦说的,也如一印证在他身上。谨敏智慧如他,如简,都没能抓住那唯一的爱,更不要说活得糊里糊涂的弗农了。好在弗农到了最后终于活明白了,他爱的是内尔的美丽外表,而简,这个他狠狠伤害的女子,才是他一生的真爱。至于内尔,我就不想说了,船难后又想要回到弗农身边,不是重蹈覆辙是什么?自私,不负责任,没有恻隐之心,她还真担得起“不要脸”这三个字。

整部小说,无论是乔和塞巴斯钦,还是简和弗农,结局都算是悲剧,但还有一点可歌可泣:他们四个,到了爱人生命的尽头,终于看清了自己的心,不再如内尔般飘摇不定。

《我的前半生》里,老卓说过一句话:有的时候,直到死才知道自己爱谁,有的人,直到死才知道谁爱自己。

很感动于塞巴斯钦对于爱的理解:为什么还觉得这不是爱?这是爱,这是一种由纯粹无私的怜悯与温柔构成的热情,一种延续多年的深刻感情。比起那些在他的人生中蜻蜓点水、从来没有触及内心深处、以单调规律发生的狂暴或温吞情事,这种爱好上一千倍。

只愿,你我不如弗农那般懦弱,有简和塞巴斯钦的明白,有乔的勇敢。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撒旦的情歌的更多书评

推荐撒旦的情歌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