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嫁 将嫁 8.0分

一生最辉煌的时刻

木头

大约是初中或高中时代看过杂七杂八的书中的一本,埋在书本里的荒凉贫脊的青春,偶尔点缀着波澜不惊的心动。已数不清读过多少这样的书,在深夜的被窝里,在大大小小的纠结和逃避里,能想起来的情节却是不多,大部分都成了喂食平淡的垃圾食品。能时不时浮现的那些镜头,像《我们》里周瓒和祁善下山去那个小镇,周瓒在厕所外等祁善换卫生巾,从焦急不安,等到心满意足,像《将嫁》里霍时英在霍真回京的辉煌里,去东市偷得浮生半日闲的那个下午。不同的是,周瓒是顶别扭的人,而霍时英却是坚定清晰的女子,对于霍时英所作所为的动机,作者说的很清楚

霍时英轻轻的摇头站起来:“我不需要你的谋划,爹你知不知道,我这二十多年觉得最舒服的是什么时候吗?就是每次打仗后不管是要累死了,还是要疼死了,第二天睁眼后能跑到嘉定关的卢家面馆吃一碗他家油泼面的时候,我不喜欢朝堂谋算,我也不喜欢花前月下,我只喜欢柴米油盐。”

霍时英的心里也开过一些枝枝蔓蔓的花,战场上的元皓,那个也许是第一次送她花的男人,作者是这样描写初恋的感受的

霍时英翻身坐起来,有点怀疑自己刚才在做梦,刚才那一刻别人看见那人可能会觉得他有...

显示全文

大约是初中或高中时代看过杂七杂八的书中的一本,埋在书本里的荒凉贫脊的青春,偶尔点缀着波澜不惊的心动。已数不清读过多少这样的书,在深夜的被窝里,在大大小小的纠结和逃避里,能想起来的情节却是不多,大部分都成了喂食平淡的垃圾食品。能时不时浮现的那些镜头,像《我们》里周瓒和祁善下山去那个小镇,周瓒在厕所外等祁善换卫生巾,从焦急不安,等到心满意足,像《将嫁》里霍时英在霍真回京的辉煌里,去东市偷得浮生半日闲的那个下午。不同的是,周瓒是顶别扭的人,而霍时英却是坚定清晰的女子,对于霍时英所作所为的动机,作者说的很清楚

霍时英轻轻的摇头站起来:“我不需要你的谋划,爹你知不知道,我这二十多年觉得最舒服的是什么时候吗?就是每次打仗后不管是要累死了,还是要疼死了,第二天睁眼后能跑到嘉定关的卢家面馆吃一碗他家油泼面的时候,我不喜欢朝堂谋算,我也不喜欢花前月下,我只喜欢柴米油盐。”

霍时英的心里也开过一些枝枝蔓蔓的花,战场上的元皓,那个也许是第一次送她花的男人,作者是这样描写初恋的感受的

霍时英翻身坐起来,有点怀疑自己刚才在做梦,刚才那一刻别人看见那人可能会觉得他有点病,但她却忽然感到一种苍凉,就像你始终走在荒芜干涩的沙漠里,经历了无数的苦难和困苦,但是你可能始终不会觉得它的荒凉与残酷,因为你身在其中,但是当有一天,某一个时刻,你忽然听到一种音调,一种被表达的凄婉而悲壮的音调,你会在勃然间泪如泉涌,那些被埋藏在骨血里的悲壮与苍凉会被引发的喷薄而出,那个人给霍时英的就是这种感觉。她从他眼里看见了一种渴望,通过对一朵娇嫩的花儿对一种美好事物的渴望,她看懂了那种渴望才忽然发现自己的心是那么的荒凉,心里生出一种苍凉的悲哀来。

但就像霍时英想的那样,太过热爱生活的人,在战场上是活不下来的。

之后,是她和皇上的第一次初见,他们两之间的纠葛暂且不提,先说说后面的周展,青衣武生的那一句唱腔的心动,我想这份心动和人是分开的。霍时英对周展的感情应该是很清楚的,

霍时英头都没抬,清淡地回了一句:“我喜欢的不是他。”

从情节上看,很清楚,她和皇上的第一次初见,她就已经动心了,像宿命一样无处逃离。而周展对于她来说,是她向往的生活,我也相信,如果没有皇上的那些执念,霍时英会和周展过上她所向往的生活。而那份心动呢,

她静静的坐在那里听完了整出戏,空荡荡的台上,连一块简陋的布景都没有,他也不需要一块布景来为他衬托,他的肢体,他的眼神,他的唱腔就是他所表现的全部世界,霍时英能接受他给她的一切想象,山路,庙门夜冷星稀的寒夜,他存心要逃!

她读懂了他的逃离,为这份感同身受心动,甚至移情,因为没有人会比她更明白逃离,朝堂谋算是她的宿命,她生来就是霍家的一把剑,行藏不由她,她也舍不得出鞘伤人,而花前月下给她的,是无力的宿命感,书中无数次描写那些大大小小的暧昧,她的心态呢,是有些自暴自弃的心灰意冷。多多少少,人总会被身份裹挟,越清醒,越痛苦,越渴望逃离。读《逆水寒》的时候,我最动容的一个细节,是无情和游天龙的质问,一个豪迈勇猛的人,却是被他人的评价和自己的身不由己套了进去。生活处处是枷锁,他人的口舌还是其次,那些内化的东西,可能来自出身,道德,恩怨,贪欲,甚至是情不自已,都是挣不开的束缚。被困在戏班里的周展想逃离那一张卖身契,一个世人瞩目的女将军,家世,亲情,爱情,需要挣脱的又不知几何,才能换一个柴米油盐的平淡自由。

可是,最后的最后,在她终于胡闹着把自己的政治生涯的搞砸后,作者来了一个仓促的结尾,

霍时英抬头看他,说得很慢:“那一年,席天暮雪下,我看见,你就那么忽然地走来。但是第二天,你就让我看见你坐在九五之尊的王座上,从那以后我也就只能看着你了。这么多年,我一直看着你……”霍时英望着他的眼睛无奈而黯然,“后来我终于认命,我想我到死都不会再有那种惊心动魄的宿命感了。”

在她笔下,霍时英最终还是败给了她无力抵抗的宿命感。当然了,我在很多地方对作者的构思持保留态度的,比如过分粗糙的政治与战争描绘,再比如对男主的塑造。一方面,隔着战报和万里江山,爱上一个自己想象出的征战沙场的女子,这样的情感我看来是极美的,另一方面,我又着实有些怀疑一个男性会产生这样的情感嘛,更愿意相信这是一个女性作者的意淫了。

而在我的脑海里,霍时英还停留在那时候,

那一日,霍时英和蒋玥童鸡飞狗跳的躲过皇后派人来的围追堵截,兴高采烈的跑出了皇宫,多年以后霍时英回想起当日的情景,由自觉得当时的自己还是多少有些年少的心气,欠缺些稳重却是很容易觉得快乐,当然也很容易心动,而那又是个炎热的让人躁动不安的季节。

无论是绞尽脑汁的和命运挣扎,还是筋疲力尽后还是和宿命握手言和,那宝贵的可能只是几分钟的清澈,是一生能回想起最辉煌的时刻。

高中时为了高考练数不清的作文题,健忘如我如今连高考作为都记不清了,却总是时不时想起的,大约是题里的一个农夫,每天最快活的时刻,就是忙碌了一天,终于可以脱下不合脚的鞋子。这些隐隐约约的感受,说得直白的,像《单身男子》里,最后那句话

我一生中少有这么绝对清澈的时刻,在这倏忽的几秒,寂静沉寂了杂音,我用感觉,而不用思考,事物是那么鲜明,世界是那么清新,一切充满存在感。

而我们呢,大概只能在平凡的生活中继续挣扎前行,荒谬的战斗着,等待那些时刻的降临,也或许等不到就已痴傻。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将嫁的更多书评

推荐将嫁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