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 8.2分

约翰伯格如是说

鸡粪

约翰伯格《看》,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5

为何凝视动物

在人的世界中,动物与人是共处于中心地位的。

19世纪的观点投射到人类与动物数千年的关系上:起初动物在人类的想象中所担任的是“使者”的角色,代表着神的承诺。

动物看人时,眼神既专注又警惕。其他的动物会被这样的眼神所震慑,人类则在回应这种眼神时体认到了自身的存在。

在语言所可能造成的确认里,人类的无知和恐惧,也可以因语言而被确认。就动物而言,恐惧是一种绝对信号的反应,但对于人,恐惧则是无时不在的。

动物地位之低落其过程,大致和人被迫成为鼓励的生产和消费单位的过程相同。

饲养宠物是一种现代的文明。它们是主人生活方式的产物。

动物绝大部分是被吸纳进“家庭”和“景观”这两个领域。(迪士尼:吸收为所谓沉默的大众)

动物总是被观看的对象,而它们也在观看我们这件事已经失去了意义。它们成了人类永无止境追求知识的一个研究对象。对动物的研究只是我们人类权力的一种指标而已,也是一种我们与它们之间差异的指标。我们对它们知道得愈多,它们就离我们越远。

动物的消逝迫在眉睫。

动物园的出...

显示全文

约翰伯格《看》,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5

为何凝视动物

在人的世界中,动物与人是共处于中心地位的。

19世纪的观点投射到人类与动物数千年的关系上:起初动物在人类的想象中所担任的是“使者”的角色,代表着神的承诺。

动物看人时,眼神既专注又警惕。其他的动物会被这样的眼神所震慑,人类则在回应这种眼神时体认到了自身的存在。

在语言所可能造成的确认里,人类的无知和恐惧,也可以因语言而被确认。就动物而言,恐惧是一种绝对信号的反应,但对于人,恐惧则是无时不在的。

动物地位之低落其过程,大致和人被迫成为鼓励的生产和消费单位的过程相同。

饲养宠物是一种现代的文明。它们是主人生活方式的产物。

动物绝大部分是被吸纳进“家庭”和“景观”这两个领域。(迪士尼:吸收为所谓沉默的大众)

动物总是被观看的对象,而它们也在观看我们这件事已经失去了意义。它们成了人类永无止境追求知识的一个研究对象。对动物的研究只是我们人类权力的一种指标而已,也是一种我们与它们之间差异的指标。我们对它们知道得愈多,它们就离我们越远。

动物的消逝迫在眉睫。

动物园的出现:动物从日常生活中销声匿迹之际,也就是公共动物园开始诞生之日。

动物玩具的出现:填充玩具,真皮玩具

动物园之旅:遗憾通常预示着失望,以致对于失望再也没有感觉了。

动物学家莫里斯:观察禁闭的动物们那种不自然的行为,可以帮助我们去了解、接受并克服我们生活在这个消费社会中所感受的压力。

动物园:(第九区)边缘化程度高的地区:贫民区、监狱、疯人院、集中营

中小户农夫的消退和边缘化:这些农夫是整个人类史中唯一和动物保有密切关系,以及拥有维持这种关系所需要的智慧的人。彼此关联的双重性。

在动物园内,没有任何游客可以捕捉住动物的眼神。(不可承受,不能面对?)

只身前往动物园的游客,在注视过一只又一只的动物之后,会感觉到他自身的孤单;至于成群的游客呢,他们则属于已经被孤立起来的另一类物种。

动物园是这项历史性损失的纪念碑,而今在资本主义的文化中,这种损失是再也无法弥补了。(侏罗纪公园)

摄影的使用

西装的出现:19c30s,农夫身上褶皱的西装,阶级霸权的象征

被拍摄的刹那就是整个人生(没有勇气为家人拍照?我深深意识到那刹那的神圣,我捕捉不到)

摄影的发明:1839,福克斯塔尔博特。30年后,应用于各个方面。1888,大众化照相机。马克思也于照相机发明的那一年成年了。

20c世界大战:摄影,艺术与大众媒介

(2007年iPhone,手机摄影、自拍)

哪种东西有照片的功用:记忆

苏珊桑塔格《论摄影》:普鲁斯特有点误解地说,与其说照片是记忆的工具,不如说是记忆的发明物和替代物。(卡夫卡:拍照是为了忘记)

选择去记忆或遗忘牵涉某种救赎的心理行为。被记住的事物是从虚无中救回来的。那些被遗忘的事物则已经被抛弃了。若所有的事情都被无时无刻不在的超自然之眼所注视,则记忆和遗忘之间的分别就成了一种价值判断,一种公道自在人心的选择,而“感谢”也就因此而变得接近于“被记住”,“谴责”则变成类似“被遗忘”

表演的场面造就出一种我们所期望的“永恒式现在”,换句话说,记忆不再是不可获取和让人期待的。随着记忆的走失,意义的连续性和判断对我们来说也同时走失了。为了遗忘而以相机拍摄。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