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之四季 山之四季 8.0分

人生之书

此情

“日出于东方,哪管横云遍天上,今日是晴日。”

看高村光太郎的这本《山之四季》,心里非常舒服。缓和而冲淡的语调,写着自家门前的风景,写种的东西,吃的东西,喝的东西,看到和遇到的鸟和小兽。被他的笔带到一片旷野中去,此间种种,都活泼可喜。

一边看,一边想:这人是谁呢?他是怎样到这山间的呢?他不像单纯从东京疏散到乡下的,文笔的深度明显是个文人。像是他主动选择了在乡下隐居,而不是采风的过客。只有住下来的人,才有笃定心情四处闲游,细细体味。而不是旅人心态,走马观花,多多益善。家安在这里,才能与四季同步,知道每一季节风的味道。

他提到的剪纸艺术家智惠子是谁呢?为什么要写了她剪纸的艺术之后,再加上一句“这些作品中只有三张能被认定为精神异常者的作品”呢?她是精神异常者么?他跟她认识么?

安然地写种地,也悠然地写秋虫;安然地写疾患,也悠然地写茶饮;安然地写村人,也悠然地写鸟鸣。他极深地入世,竭尽全力地讨生活,也极高地出世,所关注的世界,是精神的和艺术的世界。我一直在搜索他所泄露的信息,想知道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这个念头,在读这本书期间一直不曾停歇。

他是个文人,因为他提到...


显示全文

“日出于东方,哪管横云遍天上,今日是晴日。”

看高村光太郎的这本《山之四季》,心里非常舒服。缓和而冲淡的语调,写着自家门前的风景,写种的东西,吃的东西,喝的东西,看到和遇到的鸟和小兽。被他的笔带到一片旷野中去,此间种种,都活泼可喜。

一边看,一边想:这人是谁呢?他是怎样到这山间的呢?他不像单纯从东京疏散到乡下的,文笔的深度明显是个文人。像是他主动选择了在乡下隐居,而不是采风的过客。只有住下来的人,才有笃定心情四处闲游,细细体味。而不是旅人心态,走马观花,多多益善。家安在这里,才能与四季同步,知道每一季节风的味道。

他提到的剪纸艺术家智惠子是谁呢?为什么要写了她剪纸的艺术之后,再加上一句“这些作品中只有三张能被认定为精神异常者的作品”呢?她是精神异常者么?他跟她认识么?

安然地写种地,也悠然地写秋虫;安然地写疾患,也悠然地写茶饮;安然地写村人,也悠然地写鸟鸣。他极深地入世,竭尽全力地讨生活,也极高地出世,所关注的世界,是精神的和艺术的世界。我一直在搜索他所泄露的信息,想知道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这个念头,在读这本书期间一直不曾停歇。

他是个文人,因为他提到出书的事;也是个艺术家,因为他提到过画室;是个身体不好的单身汉,咯血、肋间神经痛;是个老人,因为老迈而不能多耕田,多种菜;是个有地位的人,提到过的几个交往过的人不是有志于振兴地方的财阀就是某方面的教授专家;离开过日本,因为他提到过住在意大利和巴黎......

他是一个有“过去”的人,我能从他的文字里看出来,却说不出来。这种感觉,就是曾经沧海的人,现在过着平常日子,平淡却有热烈的欣赏在里面。这感觉非常强烈。

一直到书末的小传和年谱,才使我恍然,自己的感觉真的是对的。

风吹过参天大树跟吹过小草的声音是不一样的。


喜欢这书,对其中有些地方有疑问,提出来,希望译者或者编辑给解答一下:

第5页:根据上下文,倒数第三行“老鼠”应该是“猫”吧?

第6页 :“走路时喜欢把鞋子的后跟弯曲的人走起来似乎也不轻松”,这个“把鞋子的后跟弯曲”是怎么回事?原文是什么?

第21页:“只是囫囵吞枣般地只对其中的一部分倾注全力”,不知怎地感觉不是太顺。“囫囵吞枣”其实讲的就是全部吃进去,只是吃得马虎一些,后面又出来个“一部分”,不大搭配,再后面又来了个“倾注全力”......不大好领会啊。

第25页: 第二行的“矢车果实”是什么东西?

第26页: “莳箔”是什么东西?

第30页: 第四行,“田地里的稻穗渐渐发芽了”,稻穗发芽是指“水稻的萌发”还是“稻穗的形成”抑或是“稻穗上的谷粒发芽”? 同一行,“培育稻穗的过程中”,是指稻穗上的谷粒发芽长成可以插到田里的秧的过程,还是培育水稻让其长出稻穗的过程?

第80页:第23页的“款冬”到了第80和81页全部变成了“忍冬”,我不得不说,编辑没有尽心。

第83页: “旧盆节”是什么东西?跟“盂兰盆节”是什么关系?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山之四季的更多书评

推荐山之四季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