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因为我们在此之前已经失败了一百年 就认为我们没有理由去争取胜利

uuuuux

当睡前故事似的才看完哈珀·李的《杀死一只知更鸟》。不得不说,好多书籍都不是以开头几页纸引人入胜的,但到了后面总会不由自主的看下去,觉得: 噢,天!居然有这样的事情,这样的写法!

上次看完《1984》前几章同样描写平淡,后面才知道是多么深层的铺垫,最后看完只觉冷汗直冒,提笔指尖颤抖却写不出什么。

哈珀·李的《杀死一只知更鸟》以一个小女孩的视角阐述了成人世界的不公、背叛与复杂。真的是很特别的写法。里面的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生活的方式,像沃尔特·坎宁安,他们家没有钱,却会以别的方式付给阿蒂克斯相关的律师费用。当老师给钱让沃尔特去吃午饭时,沃尔特拒绝了她,斯库特告诉她坎宁安是个什么样的家庭,老师却以为斯库特故意和她作对,让她站在墙角去。后来却因为太吵被其他老师教训了。

斯库特的表达是: 如果她刚才对我友好一点,我肯定会为她难过的,她是个漂亮的姑娘呢。

真是好可爱的小女孩。

阿蒂克斯将他的孩子们教养的很好,是很好。他们的绅士文化和我们这边的真的很不一样。

斯库特的同学小查克在老师被一只虱子吓坏的时候上前搀住她,他是那种吃了上顿没下...

显示全文

当睡前故事似的才看完哈珀·李的《杀死一只知更鸟》。不得不说,好多书籍都不是以开头几页纸引人入胜的,但到了后面总会不由自主的看下去,觉得: 噢,天!居然有这样的事情,这样的写法!

上次看完《1984》前几章同样描写平淡,后面才知道是多么深层的铺垫,最后看完只觉冷汗直冒,提笔指尖颤抖却写不出什么。

哈珀·李的《杀死一只知更鸟》以一个小女孩的视角阐述了成人世界的不公、背叛与复杂。真的是很特别的写法。里面的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生活的方式,像沃尔特·坎宁安,他们家没有钱,却会以别的方式付给阿蒂克斯相关的律师费用。当老师给钱让沃尔特去吃午饭时,沃尔特拒绝了她,斯库特告诉她坎宁安是个什么样的家庭,老师却以为斯库特故意和她作对,让她站在墙角去。后来却因为太吵被其他老师教训了。

斯库特的表达是: 如果她刚才对我友好一点,我肯定会为她难过的,她是个漂亮的姑娘呢。

真是好可爱的小女孩。

阿蒂克斯将他的孩子们教养的很好,是很好。他们的绅士文化和我们这边的真的很不一样。

斯库特的同学小查克在老师被一只虱子吓坏的时候上前搀住她,他是那种吃了上顿没下顿的人,可他是个天生的绅士。天生的绅士,这样的描写,天呐真让我对他们的绅士产生兴趣。因为小查克才七八岁,对老师说: “夫人,请不要再烦恼了。用不着害怕一只虱子。我去给您端杯水来。” 这种天生的绅士真的是从基因里面遗传下来的吗?噢,真让人惊奇。

后来阿蒂克斯接了一个案子,为汤姆·鲁滨逊辩护,汤姆被控实施了强奸。汤姆是个黑人,这梅科姆这个小镇上,白人黑人的冲突还是极大,有些白人可耻的看不起黑人,有些黑人从不与白人来往。当阿蒂克斯接下这个案子的时候他就应该知道他为一个黑人辩护会受到多么大的非议,包括他的孩子会被别人指指点点议论纷纷。然而他还是这么做了,他是一个真正的绅士,温和,优雅,坚持。

阿蒂克斯说: 如果我不去做,我在镇上就抬不起头来,我就不能在立法委员会里代表这个县,我就不能再教导你和杰姆如何做人。

阿蒂克斯说: 在杰姆仰视别人之前,他首先仰视的是我,我希望自己正直地活着,以便能坦然面对他。

“阿蒂克斯,我们会赢吗?”

“不会,宝贝儿。”

“那为什么……”

“道理很简单,不能因为我们再此之前已经失败了一百年,就认为我们没有理由去争取胜利。”

阿蒂克斯的庭审做的很温和,和他在大街上没什么两样。即使事实上是马耶拉·尤厄尔“胆大妄为”勾引了一个黑人,即使证明了汤姆的手萎靡了不可能实施暴力犯罪,因为尤厄尔的指控,因为尤厄尔是白人,陪审团仍然认定汤姆有罪,只是因为: 他是个黑人!

阿蒂克斯早就知道不会赢的,他仍然接下了这个案子,有些事情,所有人不做总要有人去做。为了保留白人永远的优异性这一固定法则,抹杀掉可能触犯这个法则的人对于梅科姆镇上的居民来说好像是理所当然的。因为控方都有一种可耻的自信,基于一种假设: 即所有的黑人都撒谎、都不道德,都在女人面前不规矩。

觉得写的最棒的最让人去思考的是梅科姆镇上的这些居民,他们好像充满了复杂,他们是阿蒂克斯的朋友,也是谴责阿蒂克斯的人,他们会说: 芬奇家的居然为黑鬼辩护。小孩子会对斯库特说: 我爸爸说你爸爸不要脸,为黑鬼辩护。

大人们的态度都是: 斯库特和杰姆是不得已拥有了阿蒂克斯这样一位父亲,尽管他不好,他们的孩子也应该对斯库特和杰姆好一些。

人们尽管都认为阿蒂克斯做家长做的不称职,在镇上为一个黑鬼辩护,仍然高高兴兴地选了他当立法委员,和以前一样全票通过。

镇上人的矛盾与复杂真的很明显的突出了,不自觉的就想,这些人怎么会这样呢,这样做了之后就不应该那样做啊。然而他们偏偏那样做了,真实的矛盾杂糅在一群镇上的居民身上。

亚历山徳拉姑姑是个有点古板,热爱传统的女人,她总会要求斯库特穿裙子,要求她像个淑女一样,她也曾表达过阿蒂克斯如果继续为黑鬼辩护会给这个家族抹黑。但是最后汤姆死了之后,亚历山徳拉姑姑说: 我是指这个镇上的人,他们巴不得他去做自己不敢做的事——这样他们一点损失都没有,他们巴不得他毁坏自己的身体去做他们害怕的事。

盖茨小姐,梅科姆镇上斯库特的老师,她说她痛恨希特勒,因为他迫害了犹太人,所以她告诉她的学生们民主,教他们念“我们是民主国家。” 可是汤姆强奸案庭审结束后,她从法庭里出来,她说: 是该教训教训他们了,他们越来越不知道自己的身份了,下一步他们是不是会以为能和我们通婚了。

莫迪小姐,一位镇上的女士也说: 不管梅科姆人有没有意识到,我们都在对一个人表达着最崇高的敬意。我们相信他能伸张正义。

这镇上的人确实很复杂,和斯库特一样,也只理解了一点。

阿蒂克斯的庭审辩论:

“先生们,在我结束之前,我还有一件事要说。前总统托马斯·杰斐逊曾经说过‘一切人生来平等’,北方佬和华盛顿行政首脑的贤内助最喜欢拿这句话来攻击我们。在今年,也就是1935年,产生了一种倾向,有些人断章取义地去用这句话去套各种不同的情况。我能想到的最可笑的例子,是那些管公立教育的人,他们让愚笨懒惰的学生和勤奋聪明的学生一道升学——因为‘一切人生来平等’,教育者们会这样严肃地告诉你,落后的孩子会承受自卑的痛苦和折磨。我们知道。人并不像某些人强迫我们相信的那样生来平等——有些人比别人聪明,有些人生来就比别人占优势,有些男人比别的男人挣钱多,有些女士的蛋糕比别的女士做得好,有些人天生就比大多数人有才华。

可是,在这个国家里,有一种方式能够让一切人生来平等——有一种人类社会机构可以让乞丐平等于洛克菲勒,让蠢人平等于爱因斯坦,让无知的人平等于任何大学的校长。这种机构,先生们,就是法庭。它可以是美国联邦最高法庭,可以是最基层的地方治安法庭,也可以是你们现在服务的贵法庭。就像任何社会机构一样,我们的法庭也有它的缺陷,但在这个国家中,我们的法庭是最伟大的平等主义者。在我们的法庭中,一切人都是生来平等的。”

阿蒂克斯有足够的证据,他有逻辑清晰的辩论。

他输了。

汤姆被判有罪。

他是个勇敢的人,是被人们赋予希望的人。

杀死一只知更鸟是一桩罪恶。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杀死一只知更鸟的更多书评

推荐杀死一只知更鸟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