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解,重建,再回收

sekikinball

出生于世的人本都是相信着被周围的人告知的世界的,因为渴望爱而尝试去爱那样的世界。而当这样的世界无法接纳我们,千疮百孔,当我们看到了这个世界外的其他,苦修随之而来。

珍妮特察觉了宗教中完美的定义外的其他解释,看见、经历了爱,就无法装作没察觉没看见没经历过。她开始怀疑那个母亲、牧师ーー在教堂中包围她的众人口中的那个上帝。在自己真实的爱被母亲和牧师以上帝之名否定时,她开始明白周围人口中的上帝不能再做自己的上帝。

这让我想到自己,虽然我并非生于五旬节派教徒之家,也没有爱上同性,但用更宏大的视角来看,这都是踏上另一片土地,开始新征程的故事。

从总借上帝之名包庇自己、控制他人的牧师与珍妮特养母身上,我看到借照本宣科的社会道德对幼辈大行控制之行的长辈的影子,周围的人对于教条的迷信不亚于珍妮特镇上的人对于上帝的迷信。

在我真实的感受被大人按照本宣科的规则否定时,我知道我看见的现象存在着,我的感受也从不凭空消失,我开始发觉别人视作理所当然的routine不能再是我的。这是不同于叛逆的反叛。脱离控制,从发现控制者规章中的不合理开始。用书中的隐喻来说,这...

显示全文

出生于世的人本都是相信着被周围的人告知的世界的,因为渴望爱而尝试去爱那样的世界。而当这样的世界无法接纳我们,千疮百孔,当我们看到了这个世界外的其他,苦修随之而来。

珍妮特察觉了宗教中完美的定义外的其他解释,看见、经历了爱,就无法装作没察觉没看见没经历过。她开始怀疑那个母亲、牧师ーー在教堂中包围她的众人口中的那个上帝。在自己真实的爱被母亲和牧师以上帝之名否定时,她开始明白周围人口中的上帝不能再做自己的上帝。

这让我想到自己,虽然我并非生于五旬节派教徒之家,也没有爱上同性,但用更宏大的视角来看,这都是踏上另一片土地,开始新征程的故事。

从总借上帝之名包庇自己、控制他人的牧师与珍妮特养母身上,我看到借照本宣科的社会道德对幼辈大行控制之行的长辈的影子,周围的人对于教条的迷信不亚于珍妮特镇上的人对于上帝的迷信。

在我真实的感受被大人按照本宣科的规则否定时,我知道我看见的现象存在着,我的感受也从不凭空消失,我开始发觉别人视作理所当然的routine不能再是我的。这是不同于叛逆的反叛。脱离控制,从发现控制者规章中的不合理开始。用书中的隐喻来说,这始于灵光。只要灵光仍在,合理利用你的小恶魔,让它成为你的上帝。

我们的情绪我们的欲望会被周围人以不合理之名否定。但我们的情绪与欲望从不能凭空消失。我们用各种方法,寻找着能包容我们的对事物的阐释、关于世界的真相。

于是眼看着过往建立的确定性分崩离析后,踏上重建之路。

即便这样写出来一则故事本身,它本身能投射出来的情绪也太过粗浅,珍妮特用异想天开的隐喻来开拓我们的感知ーー这一切一切犹如温妮特行海路,走河道,穿越森林与隧道,要学习造船与航海,太阳时照耀时下落,只有海水相伴于路途。

于船中只有海水相伴。此外充满珍妮特称之为"背叛"的经历。

梅兰妮的所谓背叛:她否定了历史,否定了爱。珍妮特的初恋被母亲和教会视作可耻的、荒谬的,这不是最令她痛苦的,让她最难以接受的是二人故事的另一位主角抹消了这个故事,二人关系的另一个构建者否定了这段关系。

更重要的,梅兰妮否认了她和珍妮特的新上帝ーー不再是母亲和教父那个迂腐的上帝,而是那个因她们真正的爱而祝福她们的上帝,珍妮特走进了新世界,而梅兰妮面走回了众人的阵营。这是背叛。

踏上新旅途也并不意味着完全抹消过去,把画布丢掉找一张新白纸。你可以给历史乱打绳节,但就是没法把它从自己身上扯掉,珍妮特离开家、反抗母亲时明白,她已经在她纽扣上牵了一根线。我们的过往,即便存在诸多不合理,我们的记忆无论多模糊或扭曲,都在影响着我们的认知,影响着我们的思考与行为方式,我们推倒的残垣废墟的瓦砾只有自己去重新拾起。

这也便是后来重组世界观的珍妮特试图回收过往,以新逻辑解释发生过的事。

历史满是乱打的绳节,但我们可以理出我们自己的线,我们瓦解当下、重建未来,再回收过往,这成了我们自己的小说,这便是真实。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橘子不是唯一的水果的更多书评

推荐橘子不是唯一的水果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