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在云端 理想在云端 评分人数不足

青年作家的水稻田与风——序黄帅兄新书《理想在云端》

怒潛

文学和写作对我们来说意味着什么?

这个问题是我在读白先勇的文章的时候冒出来的。白先勇在他二十多岁的青年时候,住在台北的松江路与长春路的交口处,推窗出去是一片生机盎然的绿色的水稻田。在五十年代,这是台北最大的一块野生地。在这片绿色的氛围中,他从中学进入大学,后来又和大学同学一起创办了《现代文学》杂志。在他赶稿子的间隙,抬头就能看到窗外的水稻田。我隐隐觉得,这片在他的文学作品里反复出现的水稻田,有一种风一样的力量。年轻的作家在自己写下的上下文里发现了自己秉性的来源,就像水稻田唤起了风。

半个多世纪以后,同样是二十多岁的我们,还能在稻田里获得生养的力量吗?或者,还有这样的水稻田吗?没有这样的泥土,现在的白鹭鹚又该飞到哪里去呢?

父辈曾经在大地里建立的生活关系和生命感觉,对年青的一代而言,要去异地重新寻找。这时的我们尤其需要那股从时间的深处与空间的远处吹来的风,它带来熟悉的泥土的气息,将我们的理想托起。文学在这样的一两个时刻成为我们灵魂的凭托。于是,文学意味着一种生活方式的唤醒——我们的行事借它书写为上下文——有时它回溯到我们的痛苦的诞生;有时它为无根的生活排列出韵脚;有...

显示全文

文学和写作对我们来说意味着什么?

这个问题是我在读白先勇的文章的时候冒出来的。白先勇在他二十多岁的青年时候,住在台北的松江路与长春路的交口处,推窗出去是一片生机盎然的绿色的水稻田。在五十年代,这是台北最大的一块野生地。在这片绿色的氛围中,他从中学进入大学,后来又和大学同学一起创办了《现代文学》杂志。在他赶稿子的间隙,抬头就能看到窗外的水稻田。我隐隐觉得,这片在他的文学作品里反复出现的水稻田,有一种风一样的力量。年轻的作家在自己写下的上下文里发现了自己秉性的来源,就像水稻田唤起了风。

半个多世纪以后,同样是二十多岁的我们,还能在稻田里获得生养的力量吗?或者,还有这样的水稻田吗?没有这样的泥土,现在的白鹭鹚又该飞到哪里去呢?

父辈曾经在大地里建立的生活关系和生命感觉,对年青的一代而言,要去异地重新寻找。这时的我们尤其需要那股从时间的深处与空间的远处吹来的风,它带来熟悉的泥土的气息,将我们的理想托起。文学在这样的一两个时刻成为我们灵魂的凭托。于是,文学意味着一种生活方式的唤醒——我们的行事借它书写为上下文——有时它回溯到我们的痛苦的诞生;有时它为无根的生活排列出韵脚;有时它在覆写中写出了我们是谁……

我还记得几年前在济南街头的夏风中,和黄帅兄讨论着理想,争论着见解。几年一晃就过去了,我回想着和你刚认识的时候,我们既走在黑灰色的街上,又像是散步在云端。那时候的天空真蓝,希望你的内心中也始终有这样的天空。

是为序。 陈云昊 南京大学文学院博士生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