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本书看大学文学教育的问题

天闲子

黄老师的这本书作为金瓶梅的入门读物来看还是不错的,内容比较详细,也明白易懂。但是因为它是作为讲课实录的性质出现的,因此引起了我对自己上学时候的一些回忆,因此想要谈一谈大学里中文教育的问题,里面很多观点并不是针对黄老师这本书的,先说明一下。

首先让我感到困惑的是这本书前1/4的内容都是在谈版本学或作者考据的问题。在我自己上学的时候,老师也经常讲这些内容,并且一再强调其重要性。但是我困惑的是这些东西一定要占用课堂时间来讲吗?比如说如果学校里开一门金瓶梅研究的课大概是18个课时,一个课时是一个半小时,这样一个学期也上不了30个小时的课。那么讲版本学就要讲掉1/4的时间,是不是有一点浪费。因为这些东西明明可以通过阅读来了解,效果不会比听老师讲课差。据我观察,老师在讲这部分内容的时候,很多引用材料也是照着教案念的。学生听完以后什么也记不住,也没有任何有启发性的东西,不仅没有收获,还会丧失学习兴趣。所以我想老师完全可以发几篇论文给学生自己读,用课堂时间来讲一些更具争论性的东西,启发学生自己思考。而且我觉得如果只是版本学的东西,其实相当于工具书里的内容,如果不做论文的话,基本没有太大用处,初步了解...

显示全文

黄老师的这本书作为金瓶梅的入门读物来看还是不错的,内容比较详细,也明白易懂。但是因为它是作为讲课实录的性质出现的,因此引起了我对自己上学时候的一些回忆,因此想要谈一谈大学里中文教育的问题,里面很多观点并不是针对黄老师这本书的,先说明一下。

首先让我感到困惑的是这本书前1/4的内容都是在谈版本学或作者考据的问题。在我自己上学的时候,老师也经常讲这些内容,并且一再强调其重要性。但是我困惑的是这些东西一定要占用课堂时间来讲吗?比如说如果学校里开一门金瓶梅研究的课大概是18个课时,一个课时是一个半小时,这样一个学期也上不了30个小时的课。那么讲版本学就要讲掉1/4的时间,是不是有一点浪费。因为这些东西明明可以通过阅读来了解,效果不会比听老师讲课差。据我观察,老师在讲这部分内容的时候,很多引用材料也是照着教案念的。学生听完以后什么也记不住,也没有任何有启发性的东西,不仅没有收获,还会丧失学习兴趣。所以我想老师完全可以发几篇论文给学生自己读,用课堂时间来讲一些更具争论性的东西,启发学生自己思考。而且我觉得如果只是版本学的东西,其实相当于工具书里的内容,如果不做论文的话,基本没有太大用处,初步了解一些主要版本就可以了。特别是对于本科生来讲,更没有必要花大量的时间来讲这些内容,反而忽略了一些更基本的理论问题。我看一些西方大学讲课的视频,会很羡慕人家老师会提出一些有争议的问题,让学生去思考。等你好像思考出来一些什么以后,老师再告诉你,你有哪些地方疏忽

了,那些后果没有想到,那时候觉得真的是学了东西。那比如做这个金瓶梅研究的课,有太多有趣的话题可以讲了。比如说金瓶梅里涉及到那么多的性描写,那么怎样在文学中使用性描写才是合理的,这就是一个很值得也很适合学生来思考的问题,应该当做整个研究中的一个重要话题来探讨。另外,金瓶梅和红楼梦和高老头的比较(这里不敢说比较研究,那指的是另一种研究方法),他们都写了一个漆黑的社会,但是其中的内容就有很多不同,批判的力度也有所不同。这就可以拿来让学生们练习怎样鉴赏作品,但实际教学中老师更注意知识的传授,而忽视了学生能力的提高。我们常说要培养学生自由思考,但是我觉得并没有找到引导学生自由思考最合适的教学方法,这是值得反思和改进的地方。

其次说一下这本书的结构。这本书的结构用了我们研究中最常用的顺序,如果你让我做一个作品的研究,那么我很自然地会想到先说他版本的问题,作者的问题,然后是介绍其中的内容,分析作品的主旨和社会意义,最后谈一谈他在文学史上的地位。这本书基本也是按照这样一个结构来写的,只是因为出于文本的特殊性,特别加入了一段关于性描写的讨论。而这一段性描写的讨论也主要是依据文本分析来写的,没有涉及大的理论问题,而且分析也不是特别充分,比如说他这一部分完全没有写到中国社会中的禁欲传统,而只写了晚明时代社会风气的开放,很容易让人感到这篇作品的出现在当时是自然而然的现象,形成片面印象。而且书中的一些分析往往是按照我们教材中1234列点的方式进行的,了无创建,让人感觉谁都讲的出来。而且老先生偶尔表露出来的一些理论观点,给人感觉稍显陈旧,似乎都是一些没有受到20世纪理论洗礼的观点。我说这些无非是想表达这本书写的内容太过于常规,每个学者做这本书的研究都知道按照这个脉络来做,完全没有体现出作者的独特思考。其实我很理解一些研究古代文学的老师,在这个领域里有太多的知识要学,在这个基础上,还要让他们去学西方文学理论要求确实太高了。处于现在这样一个知识大爆炸的时代,我感觉文学中的每一个小类用一生的时间都研究不过来。但现实情况是,如果你没有学贯中西的视野,你做古代文学研究就只能研究一些具体的东西,一上升到理论上就显得浅薄落后,最后发现只有考据学能做出一点有用的东西来,那就太可悲了。

由此让我想到了我们学习时候的一个现象,老师让我们做课题,从来不鼓励你做一些大题目,都是告诉你选一个小题目,从小处着手尽量往大处写。做这些小题目都会有一些比较固定的模式,他们会美其名曰研究方法,告诉你,掌握这些研究方法是你最重要的任务,但其实是在禁锢你的思想。那么对于一个踏入文学专业的学生来说,什么才是最重要任务呢?我认为是形成自己的文学理论体系,或者说建立自己的文学观。对于任何一个合格的文学学者来说,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形成自己的文学理论体系,才能在这个领域里作出真正有建树的成就,不能总做一个理论上的二道贩子。而对于新生来讲最容易感兴趣的也恰恰是一些大的理论问题,比如说我怎样鉴别一个文学作品的好坏,怎样认识形式和内容的关系等等。这不是一个好现象吗?但是这些问题你可以自己去思考,拿来做课题就得不到允许。一个原因是作为一个基础比较浅的学习者,很难做出成绩,往往在老师面前显得观点幼稚不堪。我觉得想在这方面做出成绩没有十年以上的积淀是达不到的。还有一个原因是,在这些问题上,很多老师的认识也不是特别深刻,没有办法给你很好的指导。除了一些文学理论专业的老师,你向其他一些老师问这些理论问题,他们能够引述别人的观点来回答你就已经很不错了,更不要说让他们阐述自己的看法。所以在学校里做课题基本上只让做小,不让做大。但问题是即使我们现在做不出成绩,但在文学的求学路上,这是不得不过的一道关,不思考不努力就永远也过不去。那些看似幼稚的观点都是成长的过程,但是这个过程没有被悉心的培养。我觉得很多老师可能是想,这些问题,你现在不要去思考,等你有了一定的基础以后再去想,但是他们没想到的是,到了那个时候很多人就没有再去思考的能力了。跟着老师的研究方法学几年以后,你再看到一个问题,会自然而然地想到,这个问题应该用哪一种方法去进行分析,那么剩下的就是找资料写论文,真正让你进行抽象思维的空间越来越狭窄。而往往是这些亦步亦趋的学生容易得高分,等他们发现自己的学习方法能够带来实际的利益时,就更没有动力去做抽象思考了。最后,这些学生被选拔为下一轮的老师,他们的教学方式就只能是把自己的研究方法交给学生,独立思考云云就更成了空口号,中国的文学学科就这样变成了考据学。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金瓶梅讲演录的更多书评

推荐金瓶梅讲演录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