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恨歌 长恨歌 8.3分

再读《长恨歌》

安妮特

如果说,人与人的相遇是种缘分,那人与书呢?

打开书橱,抽出那本好似老朋友的《长恨歌》,打开的是高二那年,第一次与它相见的那节语文课。那次,语文老师请了假,是别班的老师来上课。那代课老师是位十分儒雅又淡然自如的先生,大概三十出头,风华正茂的年纪,穿着既得体又爽洁的白衬衫、黑西裤,一进教室,空气中便洋溢着异样的兴奋与不敢呼出的躁动。待这位语文老师一开口,大家所有的注意力都瞬间被吸引过去,只因他的声音太好听了!明明说的是“请同学们拿出课本”这类的客套话,但听起来却像是在舞台中央朗诵一首泰戈尔的诗歌,嗓音低沉厚实,如同胸腔上自带音箱,而又咬字清晰、感情细腻,就像毫无防备之际在你心上的轻柔一捶!就是在那样一节让人陶醉的语文课里,我读到了课本中节选《长恨歌》一节的《围炉夜话》。 书外是阳光明媚的秋天,书中是飘着雪花的冬季,书中四人围着火炉,闲话家常,喝下午茶,在炉边用小磨磨糯米粉,用石臼舂芝麻,磨盘一...

显示全文

如果说,人与人的相遇是种缘分,那人与书呢?

打开书橱,抽出那本好似老朋友的《长恨歌》,打开的是高二那年,第一次与它相见的那节语文课。那次,语文老师请了假,是别班的老师来上课。那代课老师是位十分儒雅又淡然自如的先生,大概三十出头,风华正茂的年纪,穿着既得体又爽洁的白衬衫、黑西裤,一进教室,空气中便洋溢着异样的兴奋与不敢呼出的躁动。待这位语文老师一开口,大家所有的注意力都瞬间被吸引过去,只因他的声音太好听了!明明说的是“请同学们拿出课本”这类的客套话,但听起来却像是在舞台中央朗诵一首泰戈尔的诗歌,嗓音低沉厚实,如同胸腔上自带音箱,而又咬字清晰、感情细腻,就像毫无防备之际在你心上的轻柔一捶!就是在那样一节让人陶醉的语文课里,我读到了课本中节选《长恨歌》一节的《围炉夜话》。 书外是阳光明媚的秋天,书中是飘着雪花的冬季,书中四人围着火炉,闲话家常,喝下午茶,在炉边用小磨磨糯米粉,用石臼舂芝麻,磨盘一圈圈地转动,他们的话头从过年时的种种小吃转到女人身上的针线织成的花花世界。在一九五七年的上海平安里弄堂,有一个女人把小日子过成了一幅良辰美景。她的名字叫王琦瑶。 读完那一节,抬起头来,恍恍惚惚,不能抽身,还沉浸在那洋洋洒洒的吃食香气里,和温情脉脉的小天地里。下了课后,立马奔往图书馆,找到这本和白居易诗歌同名的《长恨歌》,心底又惊又喜。惊的是,原来是本厚厚的小说,还有长长的故事等我来读;喜的是上一秒的心愿在下一秒就实现了,我的手里正实实在在地拿着这本书。 古人云:人生得一知己足矣。《长恨歌》于我,莫不如是。再一次翻开这本书,随王安忆的笔触回到老上海,重温王琦瑶的情与爱、沉与浮,今夜,请让我在书中过完这一生。谁也别来打扰。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长恨歌的更多书评

推荐长恨歌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