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生之年,择己所爱,爱己所选

Sherry

1944年,瑞典政府正式将同性恋者除罪化,同志不再被视为罪犯。1950年10月21日,35位男性与1位女性成立了RFSL——全国性平等与平反协会。1971年,第一届同志骄傲游行就安排在奥勒布鲁举行。同志俱乐部的问世,代表大家第一次真正以同性恋的身份亲临一个场所,体验一个空间。它象征了在受到他人注视时,仍能自由自在生活的需求。1983年,瑞典出现第一起艾滋病死亡病例,自此,艾滋病全面爆发。

故事就发生在艾滋病爆发前的几年。年轻的人们怀着对大城市的渴望,奔向斯德哥尔摩。他们都来自不知名的小地方,他们都选择与自己的家人和故乡一刀两断,抛弃他们儿时玩耍过的地方(何尝不是他们受欺侮的地方呢),将自己的童年失败抛诸脑后。我以为,可以找个小地方,默默得过自己想过的日子,清净而无人打扰,小地方能让他们安然的生活吗?不,并不是理所当然的小地方人少更安宁,正相反,人少,就意味着认识你的人越多,相对大环境来说更加闭塞,接收不到前沿的技术、流行的思想,小地方的包容度也小,你若有着鲜明的个性与他人不同,就很容易受到排挤和欺负。两个背景毫不相同的瑞典青年人感应着内心的召唤,走上了自我觉醒之路,他们先是找到了自己,又在斯...

显示全文

1944年,瑞典政府正式将同性恋者除罪化,同志不再被视为罪犯。1950年10月21日,35位男性与1位女性成立了RFSL——全国性平等与平反协会。1971年,第一届同志骄傲游行就安排在奥勒布鲁举行。同志俱乐部的问世,代表大家第一次真正以同性恋的身份亲临一个场所,体验一个空间。它象征了在受到他人注视时,仍能自由自在生活的需求。1983年,瑞典出现第一起艾滋病死亡病例,自此,艾滋病全面爆发。

故事就发生在艾滋病爆发前的几年。年轻的人们怀着对大城市的渴望,奔向斯德哥尔摩。他们都来自不知名的小地方,他们都选择与自己的家人和故乡一刀两断,抛弃他们儿时玩耍过的地方(何尝不是他们受欺侮的地方呢),将自己的童年失败抛诸脑后。我以为,可以找个小地方,默默得过自己想过的日子,清净而无人打扰,小地方能让他们安然的生活吗?不,并不是理所当然的小地方人少更安宁,正相反,人少,就意味着认识你的人越多,相对大环境来说更加闭塞,接收不到前沿的技术、流行的思想,小地方的包容度也小,你若有着鲜明的个性与他人不同,就很容易受到排挤和欺负。两个背景毫不相同的瑞典青年人感应着内心的召唤,走上了自我觉醒之路,他们先是找到了自己,又在斯德哥尔摩认识了彼此。一位是来自小地方的拉斯穆斯,他是家中的独子,父母对他疼爱有加,但却不懂他。另一位是耶和华的见证者本杰明,他来自宗教信仰严苛的家庭,父母对他管教十分严格,他一直都隐藏着自己的内心。他们的相识改变了彼此的命运。他们的相遇像《Carol》中一样,当他们第一次相见,彼此眼神接触的一瞬间就认定了一个人。本杰明和拉斯穆斯相遇了,他知道他的生命等待的就是与拉斯穆斯相遇的这一刻,他终其一生去追寻的就是眼前的这个人。在那样一个下着雪的圣诞夜晚,他们手牵着手,走向崭新的开始。

这本书是系列中的第一部,讲述拉斯穆斯和本杰明的相遇。书中的对话鲜活明快,带有青少年的俚语,读起来节奏明快,带有些轻松愉快的基调,将20世纪80年代初期斯德哥尔摩的风貌跃然纸上。但不时会穿插一段这些年轻人多年后的生存状态,又把人带入沉默悲伤地思绪之中。由于在那个时代医学水平的限制,艾滋病还没有被世人所正确认识。这些年轻人毫无安全措施的放纵使他们在日后尝到了苦果,他们大多被病痛折磨,无法安然离去。

同志平权运动历尽了非常艰辛的过程,在这期间有激愤、有热血、有牺牲,他们不过是想要证明他们只是生而不同并非是病态的,他们竭尽全力,找到自己认为正确的位置,找到自己生命与存在的意义。他们不过是想和爱人走在阳光之下。在有生之年,择己所爱,爱己所选,老来还有满室斑斓璀璨的回忆,不留下任何遗憾。

“我希望在我的生命里,能爱上一个爱我的人。”这样的一句宣言在大多数人看来并没有什么不同或者不妥,但是从少数的同性恋者角度来看就成为了不是那么容易实现的诉求。同性恋者的性向与大多数人不同,但爱人与渴望被爱的心理则是相同的。只要不伤害、不妨碍他人,都应该拥有选择权,都应该被尊重。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戴上手套擦泪的更多书评

推荐戴上手套擦泪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