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权是一件多么low的事

比多
2017-07-28 00:18:15

所有关于荒木经惟的文字都是不可信的。包括他的访谈啊、评论啊,甚至日记。作此判断的根据是他能和那么多女人发生性关系,一定是个高明的骗子,很会哄女人的。但是作为艺术家,荒木经惟对这个世界必定有“实话”。荒木经惟的实话在他拍的照片里。那些肉体、脸、私处、花、塑料怪兽、天空是他的实话。我听见了,但是不理解。中国人对待性的态度是龌龊的(李银河老师除外),不信看大家谈论性时的表情。所以我无法理解一个带着感伤拍性的家伙。要说,也不难理解。一般他是干完再拍,所以画面中总有一股做爱后的动物感伤。这样的男人是不适合结婚的。除非他遇见阳子这样的女人。阳子说,我不想做他的妻子,我要做他的“女人”。

荒木经惟接了个活儿,去美国、墨西哥、巴西拍妓女。要求是必须睡过再拍。阳子甚至陪着荒木在他出发前和出版社的编辑一起吃了饭。等荒木从美洲回来,两人也没怎么谈论。荒木当然装得轻描淡写的,后来倒是阳子按捺不住,问那些女人怎么样。荒木说,“性嘛,还是需要有语言交流的,不是说只要做了就很好的。”——高明的谎话。不过阳子也早看透了他是在演戏。两人别扭了一段时间,(主要阳子嫌他脏)后来两人一起泡温泉,荒木说,“嘿,用温泉把

...
显示全文

所有关于荒木经惟的文字都是不可信的。包括他的访谈啊、评论啊,甚至日记。作此判断的根据是他能和那么多女人发生性关系,一定是个高明的骗子,很会哄女人的。但是作为艺术家,荒木经惟对这个世界必定有“实话”。荒木经惟的实话在他拍的照片里。那些肉体、脸、私处、花、塑料怪兽、天空是他的实话。我听见了,但是不理解。中国人对待性的态度是龌龊的(李银河老师除外),不信看大家谈论性时的表情。所以我无法理解一个带着感伤拍性的家伙。要说,也不难理解。一般他是干完再拍,所以画面中总有一股做爱后的动物感伤。这样的男人是不适合结婚的。除非他遇见阳子这样的女人。阳子说,我不想做他的妻子,我要做他的“女人”。

荒木经惟接了个活儿,去美国、墨西哥、巴西拍妓女。要求是必须睡过再拍。阳子甚至陪着荒木在他出发前和出版社的编辑一起吃了饭。等荒木从美洲回来,两人也没怎么谈论。荒木当然装得轻描淡写的,后来倒是阳子按捺不住,问那些女人怎么样。荒木说,“性嘛,还是需要有语言交流的,不是说只要做了就很好的。”——高明的谎话。不过阳子也早看透了他是在演戏。两人别扭了一段时间,(主要阳子嫌他脏)后来两人一起泡温泉,荒木说,“嘿,用温泉把那里消消毒。只消我的毒还不行,你的也一起来消消毒吧。”后来当然不止消毒那么简单,消着消着就XXOO起来,竟然就过关了。

我看书商推广时也会把这一段单拎出来做预告书摘,其实是为了满足那些猥琐的直男们,有个这样的妻子该多“性福”。其实整本书读下来,你就会知道,阳子不是那种“心大”的女人。相反,她是非常独立的,又用心的。这独立也不能用简单的女权来概括(女权是多么low的一件事)。她和荒木只是碰巧相爱的两个坦诚方式相近的人。两人都有点可爱的变态。阳子变态的方式在书里,等你们自己去发现。——这对人无害的变态我觉得是可容忍的。因为每个人如果坦诚的话,都会有和别人不一样的地方或想法,这在某种意义上就是变态。程度深点就是病态。阳子在书中说:

“病态之物有一种令人毛骨悚然的性感,能感觉到这一点的我,也许在内心深处也隐藏着类似的东西吧。”

要说两口子其实也很平常。所谓《我的爱情生活》,某种程度上就是婚姻生活而已。阳子描写自己无法忍受丈夫刚用过的洗手间,“洗手间里弥漫着一股令人郁郁不快的丈夫的大便味儿”“我觉得臭味是不可避免的,但我还是不能接受听到声音,我会觉得很难为情。”而荒木有时候进厕所会把洗手间门锁上。对此阳子写道:“男人真的很有趣。尽管在一起生活许多年,但他们还是会在内心深处的某处保留一份客气。不过,与其这样说,不如说男人对毫无保留的女人怀有一颗恐惧之心吧。”

两口子又非比寻常。毕竟是“摄影家”和“他的女人”。阳子对摄影的理解从某种程度上能看出荒木经惟对摄影的看法。

“所谓拍与被拍的关系,其实就是男人和女人的关系啊,对此我深有感触。我和他生活了几十年,常常会觉得他是个非常可怕的存在。这都是因为他是个手持照相机的男人。当我沉溺在快感的波浪之中,歪着脸,扭动着身子的时候,他却冷静地按下快门,并说道‘最近屁股上长皱纹了呀!’(这个人是不是总这样冷静地注视我的身体?)我不禁毛骨悚然,毛骨悚然之后我的反应,连自己都觉得有意思,那就是两种完全不同的心情交织在一起。”

所有关于荒木经惟的文字都是不可信的。但是关于阳子,这份自述更像是荒木摄影的风格。一种文字上的“私写真”。阳子近无保留的描述了自己作为“摄影家的女人”的心理状态。这是一种不同于女权的独立状态。完全不同于波伏瓦、可能有一点点阿娜伊丝·宁。这是一种东方式的,独立女性的精神存在。中国不太可能产生,因为中国男人对性不坦荡,女性又太坦荡。日本是一种近似谷崎润一郎所说的“阴翳的”感觉。阴暗的却干爽的,宽敞洁净又有一点儿凉。

说绕了,外国人名又开始往外冒。欠抽。其实我不过是想向你们推荐一本黄书罢了。摘抄一段:

“但毫无疑问,他的这种粗鲁和下流对我来说却是充满魅力的。如果他是那种我稍一反抗,就立刻停止的男人的话,我肯定不会这样迷恋他了。他是那种想做的时候,就摁住我的双手做的男人(举个例子),我真的非常喜欢他这种执拗的性格。 木地板上的动作渐渐激烈起来。刚开始的时候还能清楚听见电视里的声音,现在完全顾及不上了,只有眼皮感觉到了电视画面的闪烁,以及隐约感觉到自己的腿的姿势就像洗芋头的棒子一样。感觉全部集中到了一点上,其他的事都无关紧要了。看来,女人的思想集中度是惊人的。 真想好好看看在最激烈的时候,自己的身体摆出来的是一副怎样可怕的姿势,可我总是闭着眼睛。真无聊。”

中国文艺的女人老想着做张爱玲、林徽因,差点意思。看看荒木阳子,波伏瓦也行啊。当然,还是要慎重选择男人,因为荒木经惟和萨特,迄今才各有一个,还不在中国。

我并不反对真正的女权,但我觉得中国式女权low,是因为我们的女权总在“争”,总是争取在各个略带仪式感的场合做到和男人完全一样,好像这样才觉得平等和尊严。这种“争”是极其low的,骨子里是失衡的戾气。——唯其不争,莫能与之争。真正的女权者云淡风轻。她一点不觉得自己不受尊重。这样反而愈发叫人尊重,而且带着不为讨好异性的那种性感。

11
8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10)

查看更多回应(10)

我的爱情生活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的爱情生活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