胃总是指着家乡的方向

β☮
2017-07-28 00:14:35

不同于圆桌派节目中的段子手,身为作家的陈晓卿老师情感充沛而细腻,不愧拍出了《舌尖上的中国》这种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文化节目。《至味在人间》看的我篇篇想流泪,应了那句最好吃的永远是家中的味道。 老爸老妈都是烹饪高手,从没认真学习过做饭的我,仿佛生下来就会做饭,也许真是基因的作祟,每当有人说不会做饭时,我都会鄙夷的说,中国菜不就是乱炖撒调料吗?有什么难的,可当我吃到男朋友做的饭时,我相信了真的有人不会做饭。 小时候觉得最好吃的,不是任何一道菜,而是姥姥家的白馒头夹辣椒酱。最期待每个周五下午,可以去姥姥家吃饭,这样就可以吃到我心心念叨的夹馒头了。我还记得姥姥蒸的馒头是长方的,大概一个手掌那么大,放的碱稍微重一点,蒸好后放在高粱杆编的盖帘上,拿盖菜罩一罩,刚出锅的馒头冒着腾腾热气,我把脸贴在热气上方,无比享受。姥姥炸的辣椒酱,不是特别的辣,而是特别的香,里面添加了芝麻花生,又没有老干妈那么油。我把还烫手的馒头一掰两半,拿勺子挖上辣椒酱平平的摸在馒头两侧,一大口下去,那滋味至今都难忘。 姥姥自从生病后就再没有做过饭了,更别说蒸馒头炸辣椒酱了。我坐在ICU的门口的长椅上,期盼着姥姥能熬过去,能好

...
显示全文

不同于圆桌派节目中的段子手,身为作家的陈晓卿老师情感充沛而细腻,不愧拍出了《舌尖上的中国》这种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文化节目。《至味在人间》看的我篇篇想流泪,应了那句最好吃的永远是家中的味道。 老爸老妈都是烹饪高手,从没认真学习过做饭的我,仿佛生下来就会做饭,也许真是基因的作祟,每当有人说不会做饭时,我都会鄙夷的说,中国菜不就是乱炖撒调料吗?有什么难的,可当我吃到男朋友做的饭时,我相信了真的有人不会做饭。 小时候觉得最好吃的,不是任何一道菜,而是姥姥家的白馒头夹辣椒酱。最期待每个周五下午,可以去姥姥家吃饭,这样就可以吃到我心心念叨的夹馒头了。我还记得姥姥蒸的馒头是长方的,大概一个手掌那么大,放的碱稍微重一点,蒸好后放在高粱杆编的盖帘上,拿盖菜罩一罩,刚出锅的馒头冒着腾腾热气,我把脸贴在热气上方,无比享受。姥姥炸的辣椒酱,不是特别的辣,而是特别的香,里面添加了芝麻花生,又没有老干妈那么油。我把还烫手的馒头一掰两半,拿勺子挖上辣椒酱平平的摸在馒头两侧,一大口下去,那滋味至今都难忘。 姥姥自从生病后就再没有做过饭了,更别说蒸馒头炸辣椒酱了。我坐在ICU的门口的长椅上,期盼着姥姥能熬过去,能好起来。姥姥生病已经有十几年了,我已经有十几年都没吃过她做的任何东西,可能以后也都不会再吃到了。我真的很害怕她离开我,自从她不做辣椒酱以后,老爸这些年一直不断加强技艺,给我做辣椒酱,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已不再喜欢这种"粗狂式"的吃法,也可能是因为自己生病的原因,长时间吃不了辛辣刺激的食物。老爸老妈一天天也在变老,我实在不能接受有一天他们也可能不再给我做辣椒酱的事实。长时间生病也使我非常惧怕死亡,也害怕自己某天再也吃不到他们做的任何东西。陈老师说,每个人的肠胃实际上都有一扇门,而钥匙正是童年时期父母长辈给你的食物编码。无论你漂泊到哪里,或许那扇门早已残破不堪,但门上的密码锁仍然紧闭着,等待你童年味觉想象的唤醒。 我担心的,是我等不到这一天的觉醒。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至味在人间的更多书评

推荐至味在人间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