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镜之书 明镜之书 8.1分

当记忆成为帮凶

BMysteryee

记忆如同子弹,有的呼啸而过,虚惊一场;有的直穿肚肠,让人支离破碎。

(出现在第一篇开篇)

【当记忆落成白纸黑字】

理查德·弗林在去世之前给文学代理人彼得·卡茨寄去了一本“揭开真相”的回忆小说。

时隔30年,疑案成悬案,当所谓的“真相”在书中将要呼之欲出的时候,一切像是按下了暂停键。

戛然而止。

到底是谁杀了约瑟夫·韦德教授?

弗林所爱的劳拉·贝恩斯与韦德教授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关键人物德雷克·西蒙斯到底因为什么在弗林的书中成了一个举足轻重的人物?

那个雪夜,到底发生了什么?

一场情杀?

一场报复?

还是一场突如其来的“天时地利”促成了这最后的谋杀?

那致命的一击到底出自谁之手?

弗林的小说中断了真相的步伐,随着弗林的死亡,剩余书稿的丢失,那重又浮出水面的真相似乎再一次沉入了海底……而这一次,文学代理人彼得·卡茨决定,破解这一悬置30年的谋杀。

资深记者约翰·凯勒拿到了弗林的书稿,受托于彼得,开始了案件的调查。

真相开始漫延,从弗林的笔下分出几条支流,或渐至湍急,或缓慢干涸,最后,四散的线索各自占据一边,...

显示全文

记忆如同子弹,有的呼啸而过,虚惊一场;有的直穿肚肠,让人支离破碎。

(出现在第一篇开篇)

【当记忆落成白纸黑字】

理查德·弗林在去世之前给文学代理人彼得·卡茨寄去了一本“揭开真相”的回忆小说。

时隔30年,疑案成悬案,当所谓的“真相”在书中将要呼之欲出的时候,一切像是按下了暂停键。

戛然而止。

到底是谁杀了约瑟夫·韦德教授?

弗林所爱的劳拉·贝恩斯与韦德教授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关键人物德雷克·西蒙斯到底因为什么在弗林的书中成了一个举足轻重的人物?

那个雪夜,到底发生了什么?

一场情杀?

一场报复?

还是一场突如其来的“天时地利”促成了这最后的谋杀?

那致命的一击到底出自谁之手?

弗林的小说中断了真相的步伐,随着弗林的死亡,剩余书稿的丢失,那重又浮出水面的真相似乎再一次沉入了海底……而这一次,文学代理人彼得·卡茨决定,破解这一悬置30年的谋杀。

资深记者约翰·凯勒拿到了弗林的书稿,受托于彼得,开始了案件的调查。

真相开始漫延,从弗林的笔下分出几条支流,或渐至湍急,或缓慢干涸,最后,四散的线索各自占据一边,它们把真相切割得支离破碎。

凯勒也因此筋疲力尽。

真相从来不是完整的一块,找到了就是一目了然。

它存在于每个当事人的心里,记忆是加工厂,情感的偏向是染色剂,最后出来的,就是一块色彩斑斓的记忆拼图。

它总有办法让你束手无策。

最后的最后,案子落于了一位退休警官手中。

也许是冥冥之中,故事开始的地方,也是终结故事的所在。

对于一个患有阿尔茨海默病症的警官来说,记忆,或者说,记忆的塑造力没有人会比他体会得更深。

大脑开始咀嚼记忆,记忆开始逐渐鲜活,拼图到最后总会完成。

真相确实只有一个。

但是,当真相埋入记忆,当记忆落成白纸黑字,真相,还是我们认识的那个真相吗。

书的扉页上印了王尔德的一句话:“大多数人,都是他人。”

就我们的记忆而言,记忆于我们,也是独立的“他人”。

当我们注视记忆的时候,就像纳喀索斯凝视着自己在水中的倒影,沉浸在自以为是的完美中不可自拔,却忘了回头看看,自己原本的面目。

【当记忆的引信开始燃烧】

“砰”的一声,过往的一切在脑海里炸开,就像放烟花一般,看上去璀璨夺目,实则让人肝肠寸断。

阅读到三分之一的时候,真相开始清晰。

引信被点燃。

剩下的,只等燃烧到最后一刻。

劳拉提示弗林,过去那些看上去不容置疑的人或事,往往实际上可能是你自己对一件事的主观回忆,是你记忆剪辑加工的结果。

记忆也是“他人”,它站在一旁,如影随形,经年累月,在你脑海中随意摘取,自编自导,最后还让你口口声声,坚定不移。

当人类开始讲故事,记忆就站在一旁笑而不语。

当弗林开始写故事,说真相,记忆早就给他准备好了一沓的影像带。

记忆的阀门不会永远关上,或者说,记忆从来不存侥幸心理。

一旦点燃记忆的引信,最后爆炸的,将是整个人生。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明镜之书的更多书评

推荐明镜之书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