局外人 局外人 9.0分

一个伪局外人的一些看法

罗波夫斯卡娅
就柳鸣九先生的序言来看,有很多观点我是不赞同的;首先,我并不认为《局外人》是一部毫不夸张的小说,相较于其它小说中主人公对生活持有的夸张的积极态度来看,默尔索的性格特点(对人类情感的认知障碍)也是相当夸张的,以及“以法兰西的名义”这种判决也是相当夸张的。由于序言略冗长,同时不希望被译者强加观点,我选择看完小说再返回来看序言。

       对于主人公默尔索,作者本人所形容的“他拒绝矫饰自己的感情”在我看来是最为贴切的,至于为何“社会感受到了威胁”,我认为是由于像默尔索这样的人在现实中是一个少数群体,更多的人是较为感性的,至少在加缪所描述的那个年代是这样的。

        如果想要读懂这篇小说,那么首先我们要搞明白默尔索的心理,而在搞明白默尔索的心理之前,我们则需要思考“感情”为何物。

        我相信对于大多数人而言,具备感情犹如需要呼吸一样正常,于是人们通常忽略它的缘由,我身边有不少喜欢看日剧、日漫的女孩子,有一个共同原因是“日剧感情细腻”,而在我所看过的为数不多的...
显示全文
就柳鸣九先生的序言来看,有很多观点我是不赞同的;首先,我并不认为《局外人》是一部毫不夸张的小说,相较于其它小说中主人公对生活持有的夸张的积极态度来看,默尔索的性格特点(对人类情感的认知障碍)也是相当夸张的,以及“以法兰西的名义”这种判决也是相当夸张的。由于序言略冗长,同时不希望被译者强加观点,我选择看完小说再返回来看序言。

       对于主人公默尔索,作者本人所形容的“他拒绝矫饰自己的感情”在我看来是最为贴切的,至于为何“社会感受到了威胁”,我认为是由于像默尔索这样的人在现实中是一个少数群体,更多的人是较为感性的,至少在加缪所描述的那个年代是这样的。

        如果想要读懂这篇小说,那么首先我们要搞明白默尔索的心理,而在搞明白默尔索的心理之前,我们则需要思考“感情”为何物。

        我相信对于大多数人而言,具备感情犹如需要呼吸一样正常,于是人们通常忽略它的缘由,我身边有不少喜欢看日剧、日漫的女孩子,有一个共同原因是“日剧感情细腻”,而在我所看过的为数不多的日漫当中,有不少存在对“人类感情”歌颂的成分,妖怪不明白人类的感情、寄生兽不明白人类的感情、反派洗白=反派被感化,妖怪也好寄生兽也好各种各样的反派也罢,它们都无比强大,但却始终没能战胜弱小的人类,因为人类有感情、人类当中存在着“利他主义者”,但为什么“感情”是值得歌颂的呢?很少有人对此作出系统的解释。

        人类是一种地球生物,作为一种地球生物,对它来说最重要的事莫过于生存。任何生物都是以自己的生存为目的而存在的,人类也不例外,利己主义者选择最为直接、最为利己的方式来生活,利他主义者则是通过一些间接手段达到生存目的——他们认为做出不利于他人的行为同时也不利于自己的生存,因此我认为,从长期发展的角度来看理性的利他主义者目光更为长远,也许这也是人类进化为高等动物的原因之一。感情则是一种复杂的存在,我不肯妄加猜测除人类之外其他生物是否具备感情,但人类的感情一方面起润滑剂的作用,另一方面,过分的感情用事也阻碍着人类对世界的探知,感情泛滥正如小说中的检察官那样可笑又可憎,甚至在我看来是令人作呕的。

        进化论出现了,上帝死了,人们看清了自己的位置,但又不愿承认自己的渺小。从唯心主义到唯物主义,从感性到理性,人类需要抛弃一些多余的感情才可以实现高效发展。默尔索无力赡养自己的母亲、母亲在家中郁郁寡欢,忽略各种传统观念、繁琐的个人情感,把母亲送入养老院,这当然是一种理性的做法,但这对于大部分受社会舆论影响的人来说是无法接受的;默尔索在守灵的过程中睡着、去食堂喝他喜欢的奶咖、在葬礼上没有哭泣,因亲人的去世而产生巨大的负面情绪这当然不利于个人生活,从最原始的生物生存的角度来看,满足生理需求才是最重要的,其他的感情都可以省略,而默尔索恰好是一个有感情认知障碍的角色,因此他选择了最精简、最利己的生存法则;抛弃那些会对生活产生不良影响的感情、忽视道德观念去满足自己的生理需求、忘记法律去遵循物质层面的自己——默尔索是个人主义的,一个没有感情的人更能对“有利”与“不利”做出迅速的判断。

       “默尔索是坦诚的人”,综上所述,一个遵循生理需求的人必然是坦诚的,因为坦诚可以避免诸多不必要的麻烦。

        小说中频繁的出现默尔索昏昏沉沉的状态,我猜作者是希望通过设定这种生理状态使感情认知障碍看起来更为合理化。

        我曾看过某基因检测平台的一篇推送(题目是“男朋友关注了我的微博,我把他拉黑了”有兴趣的可以去看一下),这篇推送介绍了一种携带情感淡漠基因的人群:“5-羟色胺是大脑中的神经递质,它的浓度影响人们的情绪活动。5-HTRIA基因的rs6295位点有C和G两种类型,GG型在人群中占极少数,他们的5-羟色胺浓度相对更低,因此,对情绪的辨别和表达更不敏感。”我认为,默尔索正是这样一种人群的夸张形象,就像推送当中所描述的“再喜欢对方也不会主动去求爱。对爱的感觉是不连续、不稳定的。”从默尔索对玛丽的态度来看正符合这一特征,只有他产生肉欲时才会希望与玛丽结婚。

        由于这是一个极少数人群,因此很多人不能理解他们的行为是出于何种心理、何种动机,因为大部分人不能与他们产生相同的心境,他们也无法与大部分人产生相同的心境。但小说对默尔索的心理与动机描写的相当清晰、直白,在我看来这部小说的经典之处正是这里,它透彻的描写了一种非典型人群,引导读者去理解这类人群的心理,同时留给读者对人类感情的思考。

        人类真的会为他者的痛苦而悲伤吗?——有一天我的兔子死了,我开始思考这个问题。

        我看未必,我们所悲伤的是逝去的记忆,而他者对我们来说,仅仅是记忆的载体。换句话说,我们只不过是为逝去的良好感受而悲伤,人类关心的终究还是自己。人们说“日久生情”、“时间能冲淡一切”,实际上一切不过是一种习惯,你适应某种生活、乐在其中并希望这种生活状态继续下去,我可以把这种希望称之为对“这种生活状态的依赖”即所谓的“感情”。而某一天随着“感情载体”的逝去,你的生活状态发生了改变,于是我们感到不适,会悲伤。随后的一段时间里你会“触景生情”,时常回忆起曾经的欢乐,并与现在的“不适应”形成对比,这种反差与你悲伤的程度形成正比。所谓“时间冲淡一切”,是因为随着时间的流逝,你已适应这种生活状态的改变,你也会找到新的快乐产生新的感情,于是曾经的状态与现在不能形成反差,所以人们便不再悲伤了。所以呢,人们的悲伤与欢乐,只是生活状态的适应与改变,所谓恋旧的人只是对各种情绪分辨度高的人,他们会记住不同的载体带来的不同感受。我们暂且把这种“载体”比作不同的味道,把“恋旧”的人比作味蕾丰富的人,毫无疑问味蕾丰富的人能够辨别更多种不同的味道,当某一天他再也无法感受这种味道时,就会无比怀念。因为,任何味道都是独特的,任何生活状态也是独特的,世界上没有完全一样的事物,逝去的就不会回来。 对我来说,他人存在的意义就是这样。

        不知从何时起,我开始给别人一种冷淡的印象;我正是序言当中所形容的“冷淡、孤僻、好说话、无奋斗激情、温吞吞、懒洋洋”的人,但我并不认为这些是贬义词,我深知自己的渺小,也深知多余的感情毫无意义。但另一方面,与默尔索不同的是,我的感情是比较丰富的。我曾为无法加入别人的活动而感到十分痛苦,以至于产生虚无感:我独来独往、没人主动与我搭话、我也不会主动与别人搭话、朋友的秘密很少对我讲、我极少参与集体活动。后来,我开始在自己的意识里划分人群——有趣的人和无趣的人,大部分人是无趣的,因此我也不屑于参与大部分人的活动,比起在集体中狂欢的空虚我更希望用更多的时间去独处。我曾是一个被群体抛弃的局外人,此时我是一个自愿成为局外人的伪局外人。

        既然自己生来性格孤僻,那就不必强求自己融入群体,为自己量身定制一套利己又不触犯他人的生存方案才是最优选项。默尔索的生存方案里只有利己、没有不触犯他人,因此他是悲剧的,没有经过长远考虑的利己行为往往最终会变成不利己的。

        我们生活在社会中,生活在集体中,生活在大环境中,它们是不可忽视的存在,过分的个人主义亦或是过分的迁就他人最终都会成为悲剧,最优选项应当是充分考虑个人与环境后作出的选择,理智应当是个人与环境所达到的最佳状态。

        但是,作者当然不会去塑造一个理想主义的人,就像这篇小说的意义也并不是拿默尔索给我们做榜样,另外,默尔索不是“无动于衷”——就像他的自白“我想知道但我不想问”,因为人的一切行为都会得到别人的回应,而这些回应在默尔索看来是多余的甚至是麻烦的,他为了避免这种麻烦,于是拒绝把自己的情绪表达出来。

         小说中与默尔索对立的人物是检察官,以“正常人”的逻辑胡乱猜想他人感情;结合加缪所在的时代背景,“上帝死了”,不难猜测在这样一个转型的阶段,人可以大致分为两类——无神论者和忠实的信徒,作者显然是站在无神论者这一边的,就像默尔索那样,他们遵循生理需求,但当人类意识到自己的渺小时又不可避免的沦为“虚无主义者”,当默尔索意识到自己是将死之人时,又不可避免的成为“安静的绝望者”;既然被判了死刑,那么一切都无需争辩了,即便检察官扯着嗓子侮辱我和我的朋友,反正我再也见不到我的朋友了,你他妈爱怎么抹黑怎么抹黑吧,死掉以后就什么都没有了,朋友如何对我来说再也无所谓了,舆论如何也再也影响不到我了,总之我不想冒犯任何人,同时我也希望我被处刑时是骂声一片的,这样我的死就是大快人心的,我的朋友也不会感到惋惜。

        那些“检察官”,在我们这个时代看来简直滑稽可笑,但在那个时代他们可是主流人物;作者如此喜欢“默尔索”,我猜是因为他烦透了那些“检察官”,也由于他思想相当前卫。

        如果把无神论者和忠实的信徒放在一起会怎样呢?荒诞一点,就像小说这样吧。这个荒诞,荒诞得纯粹又不乏最基本的人性,是在合乎情理的基础上增添艺术色彩,因此它让人感到痛快又具有足够的思考价值。

        很过瘾,仿佛碾死了一群大学生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局外人的更多书评

推荐局外人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