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与火

blackboy666

诗人

生活在别处

在沙漠 海洋

纵横他茫茫的肉体与精神的冒险之旅

真正的生活缺失了,我们不在这个世界上。

《地狱一季》兰波

弗朗索瓦 里尔卡说把《生活在别处》当作对拙劣诗歌的讽刺来读,也许是一种最好的自我保护。的确,我们很容易从雅罗米尔身上寻觅到自己的身影,那是身为诗人的纯洁与模糊,激进与孱弱,身体都不协调与失衡。

对于从未畏惧过死亡甚至梦想死亡的诗人来说,火绝对算得上一种极为丰富的意象。火焰的吞噬,自我的牺牲,红色的海洋里灵魂与鲜血的交融,那是革命的宣誓,梦想的越进,另一个世界的胜利与光荣。革命,永远是非理性的。

与之相反,水是一种迷失,暧昧不明,隐忍退让,它是最真切的现实,生命最孤寂而又波澜不惊的句号。水是诗人命运的无奈和归宿。奥菲利亚在水中结束生命,哈里艾特 雪莱投水身亡,保罗策兰同样投塞纳河自杀。

水是一种羞辱。

可是,是水吗?难道只有水吗?

以雅罗米尔在水的意象中满怀恐惧...

显示全文

诗人

生活在别处

在沙漠 海洋

纵横他茫茫的肉体与精神的冒险之旅

真正的生活缺失了,我们不在这个世界上。

《地狱一季》兰波

弗朗索瓦 里尔卡说把《生活在别处》当作对拙劣诗歌的讽刺来读,也许是一种最好的自我保护。的确,我们很容易从雅罗米尔身上寻觅到自己的身影,那是身为诗人的纯洁与模糊,激进与孱弱,身体都不协调与失衡。

对于从未畏惧过死亡甚至梦想死亡的诗人来说,火绝对算得上一种极为丰富的意象。火焰的吞噬,自我的牺牲,红色的海洋里灵魂与鲜血的交融,那是革命的宣誓,梦想的越进,另一个世界的胜利与光荣。革命,永远是非理性的。

与之相反,水是一种迷失,暧昧不明,隐忍退让,它是最真切的现实,生命最孤寂而又波澜不惊的句号。水是诗人命运的无奈和归宿。奥菲利亚在水中结束生命,哈里艾特 雪莱投水身亡,保罗策兰同样投塞纳河自杀。

水是一种羞辱。

可是,是水吗?难道只有水吗?

以雅罗米尔在水的意象中满怀恐惧的死去作为终结,可以感受到对于梦想的稚嫩,诗歌的脆弱无用的嘲弄,可在另一个侧面,却又能瞥见米兰昆德拉对非理性地迈进的辩护。

可是,是水吗?难道只有水吗?

一切梦想都被烙印上了革命的火海的印记,或许,诗歌只是一个幌子,一个可有可无毫无用处的武器,诗人不能拿起枪炮走上街头,他们用诗歌,在催泪弹与火焰照耀陪伴下,发出遥远微弱的呐喊。

诗人是被关在由静子组成的诗歌之家的囚犯,镜子背面近在咫尺的战场,却成了永远不会开启的启程。因此,兰波只能梦想着巴黎公社的路障,短腿的莱蒙托夫扣好自己军服上的扣子,拜伦在床头柜的抽屉里放了把枪,沃尓克在诗歌中和人群一起游行,哈拉斯将自己的咒骂上了韵,马雅可夫斯基扼住了自己歌唱的喉咙。一切都显得滑稽而笨拙一一一诗人不会打枪,而如果他们开枪,他们只能打自己的脑袋。

雅罗米尔与莱蒙托夫之间的蒙太奇,把火与水的对立悬置于诗人的上头。是的,一切都像事物表面所展现的那样,诗人之死是平庸的,孱弱的,诗歌,除了纯洁的垒墙之外别无他物,可是,难道只有水吗?在政治诉讼和禁书成堆的时代,抒情诗歌和共产主义的盲目激进同样存在着价值。革命,梦想,在未知,混沌的初始,我们就这样在烈火中迈出了第一步。

生活在别处。当我们嘴里说出这句话时,到底意味着什么?史克萨维尔穿越梦境以睡眠作为自己的生活方式,是对现实生活的背叛,对眼前事实的否认,是海德格尔所说从查我此人的常人世界中逃离出的本真的生活。

又或许,我们又都只是克萨维尔.......的梦的映射?艾略特说:你所在的地方正是你所不在的地方。

David Fryed

July 27th, 2017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生活在别处的更多书评

推荐生活在别处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