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航船 夜航船 9.0分

张岱的私人博物志

宋薇棠

说起明朝的张岱,这位赫赫有名、不比纳兰容若差的张公子,总会第一反应想起他的“墓志铭”,清楚些应该叫《自为墓志铭》,书中如此自嘲:“学书不成,学剑不成,学节义不成,学文章不成,学仙不成,学农学圃,俱不成。”听得人很是汗颜,张公子那哪是“俱不成”,搞得如贾宝玉那般“顽劣”,只是人家的心大,装得下这花花世界,博闻强识的头脑早已成了一所小型的私人博物馆。

头脑成型,落笔无声,《夜航船》恐怕就是这么来的——一本极为好玩的私人博物志。说起“私人”,每个条目都由着张公子的性子,高兴的时候多写些,能看个整页;不高兴了就一笔带过,一两句话把出处写明,绝不说得清清楚楚,叫人看得明明白白,倒是有些读书笔记的味道。

书中的分类在如今看来不同寻常:一会儿是正正经经的“天文部”、“文学部”、“礼乐部”,一会儿又是没个正经的“容貌部”、“九流部”。这个“部”下头的分类也好玩,很是有些奇奇怪怪的词,比如“政事部”里冒出个词叫“烛奸”,初看时让人摸不着头脑。专门去查才发现,“烛奸”只是一个简称,来自于一个成语“洞烛其奸”,指洞察出事情前后的真相,专门翻到索引的那页瞅瞅,记录的都是办案过程,很有些悬疑小说...

显示全文

说起明朝的张岱,这位赫赫有名、不比纳兰容若差的张公子,总会第一反应想起他的“墓志铭”,清楚些应该叫《自为墓志铭》,书中如此自嘲:“学书不成,学剑不成,学节义不成,学文章不成,学仙不成,学农学圃,俱不成。”听得人很是汗颜,张公子那哪是“俱不成”,搞得如贾宝玉那般“顽劣”,只是人家的心大,装得下这花花世界,博闻强识的头脑早已成了一所小型的私人博物馆。

头脑成型,落笔无声,《夜航船》恐怕就是这么来的——一本极为好玩的私人博物志。说起“私人”,每个条目都由着张公子的性子,高兴的时候多写些,能看个整页;不高兴了就一笔带过,一两句话把出处写明,绝不说得清清楚楚,叫人看得明明白白,倒是有些读书笔记的味道。

书中的分类在如今看来不同寻常:一会儿是正正经经的“天文部”、“文学部”、“礼乐部”,一会儿又是没个正经的“容貌部”、“九流部”。这个“部”下头的分类也好玩,很是有些奇奇怪怪的词,比如“政事部”里冒出个词叫“烛奸”,初看时让人摸不着头脑。专门去查才发现,“烛奸”只是一个简称,来自于一个成语“洞烛其奸”,指洞察出事情前后的真相,专门翻到索引的那页瞅瞅,记录的都是办案过程,很有些悬疑小说的势头,仔细留意一番,发现张公子选的案件多多少少与妇人私通外人、谋害夫君有关,而办案的执法人员则多是“使诈”诈出了案件真相,有些甚至都变得神乎其神了。比如“旋风吹叶”,不过是办案老爷坐堂中发现了一片不属于这地方的树叶,就断定有僧人杀人,虽有冤魂托梦为解,但还是蒙上了一层奇幻色彩。

不过,按照张公子的说法,《夜航船》中的条目,本就是真真假假、虚虚实实,自嘲“不足为信”,甚至直接划分出一个“荒唐部”来,专门列举了“鬼神”、“怪异”之说,搜罗的条目有我们极熟悉的“钟馗”、“旱魃”,也有看似没见过其实换汤不换药的“义妇冢”(梁山伯、祝英台),还有完全没听说过的“支无祁”(大禹治水时获得的水兽)。听过与没听过的混在一起,多是些小玩意儿,如同一个个小故事,倒能读出些许聊斋的意味来。

难怪别人说起《夜航船》时,总有种恨得牙痒痒的感觉:“天下学问,惟夜航船中最难对付。”包罗万象的内容,变化多端的条目,简洁明了的叙述,偏偏读来又不像是单纯的博物辞海,记录的东西好玩得仿佛每个词都是一个故事,一场奇遇,一段传奇,一本书的厚度,它无所依傍,从虚无中来,又往虚无中去,只可惜人世间匆匆一瞥,尚无踪迹可寻,倒成了“奇案”。

罢了罢了,还是容小僧伸伸脚吧。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夜航船的更多书评

推荐夜航船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