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戒 受戒 9.3分

爱是简单而纯粹...

小方君
爱是简单而纯粹。
关于这件事,觉得自己活得够久的人都已经忘记了。
“怎么会,是你经历的不够多,你还没认清爱情,你还太年轻。”他们说。

可是我刚看了汪老的《受戒》,他讲了小英子和明海的故事,像童话那种的,甚至比童话还纯粹的爱情。

童话故事里的公主还要死一下才能见到王子,王子要被虐成青蛙才能遇见公主,然后现人形才能相爱,灰姑娘要遭受继母和姐妹们的算计才能穿上水晶鞋……他们无一例外的都需要摆脱某种宿命才能相爱。

小英子和明海的世界,不需要那么多考验来证明爱情的真,爱情真不真在那个世界里没有人关心的,但纯不纯一眼就看到了,跟年纪和经历无关。

多幸运,明海不用摆脱自己当和尚的宿命,就能爱。



    小英子说:“你不要当方丈!”
    “好,不当。”
    “你也不要当沙弥尾!”
    “好,不当。”

看小英子和明海的对话,畅快。一问一答,没有一句话需要一万字内心独白做注脚,要是明海心里嘀咕一下,我是和尚啊,那就瞬间变八点档的《我的前半生》了:我不要,我不要,请把你的话...
显示全文
爱是简单而纯粹。
关于这件事,觉得自己活得够久的人都已经忘记了。
“怎么会,是你经历的不够多,你还没认清爱情,你还太年轻。”他们说。

可是我刚看了汪老的《受戒》,他讲了小英子和明海的故事,像童话那种的,甚至比童话还纯粹的爱情。

童话故事里的公主还要死一下才能见到王子,王子要被虐成青蛙才能遇见公主,然后现人形才能相爱,灰姑娘要遭受继母和姐妹们的算计才能穿上水晶鞋……他们无一例外的都需要摆脱某种宿命才能相爱。

小英子和明海的世界,不需要那么多考验来证明爱情的真,爱情真不真在那个世界里没有人关心的,但纯不纯一眼就看到了,跟年纪和经历无关。

多幸运,明海不用摆脱自己当和尚的宿命,就能爱。



    小英子说:“你不要当方丈!”
    “好,不当。”
    “你也不要当沙弥尾!”
    “好,不当。”

看小英子和明海的对话,畅快。一问一答,没有一句话需要一万字内心独白做注脚,要是明海心里嘀咕一下,我是和尚啊,那就瞬间变八点档的《我的前半生》了:我不要,我不要,请把你的话收回!

不需要计较和考虑太多的爱,放在现实生活中,恐怕只有早恋的经验才能替代了。

又要说我一个朋友了,中学时候跟他男朋友写了很多“券”,上面有各种“可怕”的要求,什么清空购物车啦说晚安啦。现在我们都工作了,忙着生计,学着出卖自己的劳动力,他们俩到现在还在一起,十分感人。就前段时间,她无意间看到这些压箱底的“券”,青春时期的浪漫一下子柔软了内心,激动地发了一个朋友圈。

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他男朋友此刻心碎的声音,当年说的情话,如今跪着也要把它们兑现掉了,清空购物车这样的海誓山盟说说就好了,谁知道长大之后,她的购物车里会放着十个Prada。

而比清空购物车更可怕的就是社会上流传着一条真理——房子的重要性。从此看谁嫁入豪门都不像是有爱情,他们说这就是现实,你要实际一点,于是很多人是跨过爱情直接进入婚姻。

不过这个说法也不对,人都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讲求实际的人大都是直奔主题,过程么,留给那些不切实际的人吧!

我不知道其他人种是怎么样的,像非洲人什么的爱情中有没有房子的概念?

我没去过非洲,看了《花儿与少年》,那里好像没有很多房子,不像中国到处都是,大城市里都是楼,小地方也是,像我们岛上就是密密麻麻的房子堆砌在一起,房子刷成白色就像圣托里尼一样。圣托里尼那儿的人是不是也很在乎房子于爱情或婚姻的地位呢,不得而知了。

而我知道圣托里尼是个爱情圣地,那里有过很多浪漫的爱情故事,连那边的海发音都近似爱情,而我家那儿没有什么爱情传说,这就是刷白了墙也不会是圣托里尼的原因吧。

房子少的地方就很适合流浪,你看不见万家灯火,自然也不会为没人为你留灯而伤感。看陈柏霖在非洲带着一只狗子被流放,露营,住在车顶上,跟狗子聊天,看书,赶蚊子,白天去追寻野生动物的足迹,感觉是真旅行。

不是那种大酒店、大餐、大撕逼营造出来的一种人生的丰富性。当然像我们自己的旅行更不是,我们只是走过万家灯火,心里早有无归属感的预期。而流浪不是,流浪是蓦然回首,人在灯火阑珊处的心有所属。

我们受过的教育越多,经历越多,懂得越多,想要的越多,这个爱字就越沉重。
于是就不美,不好玩了。



流浪是很不现实的,那是傻子的人生,是浪费人生,是漫无目的,是庸庸碌碌。

而汪曾祺笔下的世界是允许各种人生形态存在的。庵赵庄出和尚, 就像有的地方出劁猪的,有的地方出织席子的,有的地方出箍桶的,有的地方出弹棉花的,有的地方出画匠,有的地方出婊子,明海的家乡庵赵庄出和尚。

是啊,有人当官,有人卖艺……各自的谋生手段,无可非议。

他又说,当和尚有很多好处。一是可以吃现成饭,二是可以攒钱。天呐,原来当和尚可以不用禁欲而后羽化成仙,跟我们俗人谋生一样一样的。他们在的那个世界比我们简单多了。

    “村里都夸他字写得好,很黑。 ”


审美标准很简单。


    “常来的是一个收鸭毛的,一个打兔子兼偷鸡的,都是正经人。 ”


对正经人的定义也很简单,各司其职么,没有道德绑架。当和尚娶媳妇,佛殿门口杀猪也没人闲言碎语,不过都是职业。

这样的社会真的太好了,我一口气连看了三遍,正是有这样的环境,才会有像英子和明海这样让人神清气爽的爱情。没有人在压抑自己,不过是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然后我也是这样的,没有人非议我,我也不非议别人。

小英子和明海互相喜欢,也不会因为是和尚就顾虑重重,不会因为前程而犹豫。这样的一幅芦苇荡里的画,太通透。

看到过一些关于爱的含蓄表达方式,比如“今夜月色真美”代表了“我爱你”,当时有种不明觉厉之感,哇,读出这层意思的人真是了不起啊。

可是这种含蓄有没有考虑过直白人的感受,听了不畅快啊,我是很久很久之后才慢慢体会到,只有喜欢一个人,才会对他说今天天气好啊,我看见一只鸟啊,天空飘过一朵云啊之类的。少年无知时,哪知道这么多呢,给你买了早餐的少年,你还担心他无事献殷勤,是不是在你的包子里下了毒呢!纯爱故事不接受如此隐晦的暗示。

比含蓄再进一步的就是压抑,因为环境压抑的欲望会是什么样的结果?就像张爱玲笔下的曹七巧三十年前看到的月亮,像云轩信笺上落了一滴泪珠。她嫁给了钱,人生托付给了一个自己不爱的废人,于是逾越规矩的爱是不能的,不然家产就得不到了,把自己锁在钱眼里,把下一代锁在自己深深的幽怨和扭曲的价值观里。

这样的悲剧太多了不提也罢。



《受戒》的结尾是最美的。


    小英子忽然把桨放下,走到船尾,趴在明子的耳朵旁边,小声地说:
        “我给你当老婆,你要不要?”
        明子眼睛鼓得大大的。
        “你说话呀!”
        明子说:“嗯。”
        “什么叫‘嗯’呀!要不要,要不要?”
        明子大声地说:“要!”
        “你喊什么!”
        明子小小声说:“要——!”
        “快点划!”
        英子跳到中舱,两只桨飞快地划起来,划进了芦花荡。芦花才吐新穗。紫灰色的芦穗,发着银光,软软的,滑溜溜的,像一串丝线。有的地方结了蒲棒,通红的,像一枝一枝小蜡烛。青浮萍,紫浮萍。长脚蚊子,水蜘蛛。野菱角开着四瓣的小白花。惊起一只青桩(一种水鸟),擦着芦穗,扑鲁鲁鲁飞远了。
        ……


这个最美的结尾是前面所有干净利落的文字成全的。

这就是一个纯爱故事,别去纠结他们然后呢?能不能长久,会不会遭人反对?这些都是另外的命题了。

这个是纯爱。纯爱电影看过么?

《恋空》,男主得绝症了,女主怀上孩子不小心流产了……太惨了,和同桌两个人在自习课上边看边哭!

还有《情书》,男主在每一本图书馆里没人借的书上写了女主的名字,虽然这件事情在男主死后很久女主才发现……天呐,这是不是世界上最伟大的暗恋。

《初吻》就是一群十五六岁的孩子蹦迪蹦出来的爱情,影片结尾大门打开,女主搂着男主,眼睛大概是望着另一个刚进门的帅哥动了情。

“然后呢?最后呢?”

这不是纯爱需要问的,爱是绝对美好的,结局是开放式的。

后记:这是个比童话还童话的故事,看了开心就好。至于自己的生活,还是要继续过的,我们没有这么简单的社会环境,可是我们可以改变自己的心境。简单一点咯,没有什么宿命可言。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受戒的更多书评

推荐受戒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