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家 管家 8.7分

她们的孤寂,她们的抉择

文小妖

文/文小妖

《管家》是美国作家玛丽莲·罗宾逊的处女作长篇小说,小说自1980年问世以来,一举荣获美国笔会/海明威奖,并入围普利策文学奖,被誉为美国当代文学经典。罗宾逊也以此奠定了自己在美国文坛上的地位。

玛丽莲·罗宾逊并不是一位高产的作家,她的作品虽屈指可数,但质量上乘,有其独特的文学魅力。

《管家》主要讲述了露丝和露西尔这一对姐妹在经历了家庭的几次变故后,面对人生做出抉择的故事。小说的主线明确,人物关系简洁,情节可谓是平淡如水,可经过玛丽莲·罗宾逊美妙的文字组合,故事一下子变得诗意而富有深层次的寓意,深刻隽永。

读这部小说,最直接的感触就是一种直达内心的凛冽般的孤寂。玛丽莲·罗宾逊对人物内心的探索显然大过于故事情节的开展,她更多的是关注女性的自我意识和自我精神世界的构建。小说中,每个人都是孤寂的,她们在孤寂中暗自遵循自己的生活轨迹。

千百年来,女性的家庭角色似乎早已被定位成形持家、贤妻良母、安分守己等形象,在很多家庭里,女人的地位虽然低下,但对家庭的付出却远远高于男人。在家庭生活中,她们的地位尴尬,很多时候沦为男人的附庸。...

显示全文

文/文小妖

《管家》是美国作家玛丽莲·罗宾逊的处女作长篇小说,小说自1980年问世以来,一举荣获美国笔会/海明威奖,并入围普利策文学奖,被誉为美国当代文学经典。罗宾逊也以此奠定了自己在美国文坛上的地位。

玛丽莲·罗宾逊并不是一位高产的作家,她的作品虽屈指可数,但质量上乘,有其独特的文学魅力。

《管家》主要讲述了露丝和露西尔这一对姐妹在经历了家庭的几次变故后,面对人生做出抉择的故事。小说的主线明确,人物关系简洁,情节可谓是平淡如水,可经过玛丽莲·罗宾逊美妙的文字组合,故事一下子变得诗意而富有深层次的寓意,深刻隽永。

读这部小说,最直接的感触就是一种直达内心的凛冽般的孤寂。玛丽莲·罗宾逊对人物内心的探索显然大过于故事情节的开展,她更多的是关注女性的自我意识和自我精神世界的构建。小说中,每个人都是孤寂的,她们在孤寂中暗自遵循自己的生活轨迹。

千百年来,女性的家庭角色似乎早已被定位成形持家、贤妻良母、安分守己等形象,在很多家庭里,女人的地位虽然低下,但对家庭的付出却远远高于男人。在家庭生活中,她们的地位尴尬,很多时候沦为男人的附庸。很少有人在乎她们内心的真正想法,在乎她们过得快不快乐。诚如露丝和露西尔的外祖母西尔维娅·福斯特,她是贤良淑德的典范,就算丈夫因火车事故逝去,她依然死死守住那个不宜居住,丈夫留下的那套屋子。纵然,与她遭遇相同的两位寡妇选择了离开,她依旧不为所动,日复一日在指骨镇这个位于爱达荷州的偏远乡村生活至死。西尔维娅把日子过得像上了发条一般的机械来填补内心的孤寂和空洞,她的孤寂是枯槁的,空洞,带着对生命的漠然。在她的一生之中,她从未想过要去挣扎些什么,或者是改变些什么。生活带给她的千篇一律让她学会了逆来顺受,中规中矩。她不在乎自己的内在精神,对三个女儿的关怀也是极度缺失,她只给予她们生活的基本,却从不关心她们的精神世界。从生活的形式上讲,西尔维娅是成功的,但从内质来说,西尔维娅只不过是一具为生活而活的躯壳,活得可悲。因此,三个女儿选择了不同的生活更像是对母亲西尔维娅的一种抗争和控诉。

特别是其女儿西尔维,更是走上了一条与母亲截然不同的生命轨迹。她是小说里的灵魂人物,也是一个被理想化了的人物。玛丽莲·罗宾逊借助她来表达出自己对女性所期望的态度。西尔维的孤寂与特立独行在指骨镇显得格格不入,她更像是一个带刺的入侵者,打破了这个小镇的宁静。她的孤寂是饱满的,也是充实的,带着灵魂的热度,她对生活有着自己的态度,忠实自己的内心,按照自己的意愿来生活。正是因为曾承受过内心世界被母亲漠视的苦,所以她照顾两位侄女,竭尽所力,却不迎合,尊重她们的精神世界,不愿改变她们,逼着她们按着自己的意愿来生活。

然而,奇妙的是,西尔维的孤寂与露丝的孤寂在某个维度上居然碰撞出火花,一拍即合。与此同时,露丝和露西尔两姐妹的人生轨迹由同路变为殊途,露西尔在与西尔维相处的日子里,由最初的依赖到否定,思想也发生了质变,她的孤寂似乎与逝去的外祖母西尔维娅达成了一致的和谐。她开始认可西尔维娅的生活态度,而对姑妈西尔维的随心所欲表现出一种厌恶。最终,当露西尔发现亲姐姐露丝与自己的想法背道而驰时,她决然,不顾一切地抛弃了她们,亲情终究没能打破她内心保守的一成不变。露西尔选择了与外祖母西尔维娅一样的保守生活,而露丝则选择了与姑妈西尔维一起浪迹天涯。

玛丽莲·罗宾逊通过对这两组人物内心的探索和对比,将自己所期许和赞赏的态度折射在露丝和西尔维身上。在她看来,男女应该平等,女人不该为生活而活,不该被所谓的家庭(婚姻)规则、家庭定位而束缚。每个女人应该尊重自己的内心,按照自己的意愿来生活。

小说的最后,西尔维用一把火结束了一切。这让人不由想到了英国作家达夫妮·杜穆里埃的小说《蝴蝶梦》,同样的,美丽而梦幻的曼陀丽庄园在女管家丹弗斯太太的一把火中毁灭殆尽。似乎,只有烧掉了过往,一切才能新生。如同希维尔烧掉的是母亲给她和露丝背负上的枷锁;而丹弗斯烧掉的是一种五味杂陈的悲哀和对逝去的女主人吕蓓卡的忠诚。因此,火烧掉的这一切,让其他人获得了精神上的自由。玛丽莲·罗宾逊借着西尔维的这一把火,希望所有的女性能燃起自我意识,找到自我,成全自我!

2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管家的更多书评

推荐管家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