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妇令秧一生中的四个男人

芃。
“令秧二十五岁了。细想,嫁入唐家,已经九年。”读到这句话,心里一惊。堪堪二十五岁青春的年纪,却以为人妇九年,孀居八年。

令秧是她的闺名,在旁人眼里,她是“唐夫人”。书从住在绣楼时的少女令秧写起,我看到她许了一个“大他几轮”的唐家丈夫,大家知“委屈了她”却觉唐家有功名傍身,不算太委屈;我看她一年以后夫君亡故,为了活下去,乱伦求得一女,保得性命;我看她过着枯如草木的生活,身体是活的,而心,只为求那一方牌坊而生;我看她遇见唐璞,是直面深渊烈火烹油的欲。

这样深宅大院的日子,就是把你放在石磨上,细细的一点一点磨着,慢慢的,年少青春,少女活泼…….到一地粉末死水无澜。

从令秧十六岁时离家出嫁,对于父母兄长,“她知道自己是不想再见到他们了”,到后来从巧云“她发现老爷和自己说的话同令秧说的更多”,女儿溦姐和自己生疏,儿媳兰馨心里只有三姑娘,连翘为
了罗大夫背叛令秧。

看到最后,你会发现,这世上,爱着令秧的,是两个男人。

这世上,谢先生是真心疼她的。谢先生的作风并不干净,喝酒押妓养戏子,他并非良人善类,却次次出谋划策,救令秧于水火。他们像是战友,不谈情,不谈爱,不谈欲...
显示全文
“令秧二十五岁了。细想,嫁入唐家,已经九年。”读到这句话,心里一惊。堪堪二十五岁青春的年纪,却以为人妇九年,孀居八年。

令秧是她的闺名,在旁人眼里,她是“唐夫人”。书从住在绣楼时的少女令秧写起,我看到她许了一个“大他几轮”的唐家丈夫,大家知“委屈了她”却觉唐家有功名傍身,不算太委屈;我看她一年以后夫君亡故,为了活下去,乱伦求得一女,保得性命;我看她过着枯如草木的生活,身体是活的,而心,只为求那一方牌坊而生;我看她遇见唐璞,是直面深渊烈火烹油的欲。

这样深宅大院的日子,就是把你放在石磨上,细细的一点一点磨着,慢慢的,年少青春,少女活泼…….到一地粉末死水无澜。

从令秧十六岁时离家出嫁,对于父母兄长,“她知道自己是不想再见到他们了”,到后来从巧云“她发现老爷和自己说的话同令秧说的更多”,女儿溦姐和自己生疏,儿媳兰馨心里只有三姑娘,连翘为
了罗大夫背叛令秧。

看到最后,你会发现,这世上,爱着令秧的,是两个男人。

这世上,谢先生是真心疼她的。谢先生的作风并不干净,喝酒押妓养戏子,他并非良人善类,却次次出谋划策,救令秧于水火。他们像是战友,不谈情,不谈爱,不谈欲,为了共同的目标一令秧的贞节牌坊,并肩作战。是谢先生成全了令秧。他们的关系是一个纯字,却又是一个脏“谢先生的感情是最浓的,拿出一点都可以别人用一辈子。”说到底,谢先生对令秧的感情,是一种心疼,一种体己的亲密。

当然,令秧或许爱过谢先生。也许那也不算爱,只是一种仍在令秧心里尚未褪去的小女孩的依赖。

年久日深里,在深宅大院中熬得枯搞的令秧,成为了霸道,专断的女人,是坚持要让自己的亲生女儿抱着灵位嫁入谢家的女人。一个没经历过耳鬓厮磨,相陪立黄昏的人,她从未尝到人间欢愉的味道,自然觉得这也是她能给自己女儿最好的生活方式。

直到她又遇见唐璞。

十五年前,竹林下的一瞥,令秧成为他长在心上的女人。当人们都觉得令秧将苦守寒窑荒度余生成为裱在牌坊上的女人时,唐璞是那风雪归人,来到她身边,点燃了令秧的生命。

她终于明白了:为何连翘明明答应得那么好,却突然下不了手毒死罗大夫:也明白了为何众人都觉得她太狠心而激姐儿太可怜。因为她未曾体会男女情爱。

毕竟成为孀妇那年,令秧十六岁。

和唐璞的私情,恰到好处的脏,也是人世间尝过便不知腰足的欲。

可能连令秧自己都忘了,她如何成为填房夫人,如何靠着遗腹子活了下来,这块牌坊是如何而来,又是怎样早早而来。.推着令秧光耀门楣的每一步,都是这些男人给她的恰到好处的脏,不多一分一厘。裱和婊,也只差了一个偏旁罢了。

我大概永远都会记得,那个刚为新妇,坐在石边的享子上,仰起头来,认真端详蝴蝶,一派天真烂漫的十六岁少女。

那曾是一颗透明的光亮明媚的珠子,十六年日久年深,长的像是一辈子。她明珠蒙尘,明媚不再,却选择在遇到爱情之后,用死亡完成生命的清洗,奔向自由。

岁月那么长,年少的衣裳却太薄。

爱情来过又走,叹息却亘古长。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南方有令秧的更多书评

推荐南方有令秧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