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算书评吧,支教插曲

WayneL

其实已经忘记书中的细节,只记得是一只误到纽约的乡下蟋蟀,在一猫一鼠的帮助下成为演奏家最后又回到乡下的故事。

书是小学时候看姐的《读写月报》里的小说看见的,她当时在读初中,这是她们班级要求订的杂志。想来这杂志对我的影响比对她要大,第一次接触韩少功的小说就是从这里,还有一本捷克作家的《世界美如斯》,只觉得书名有意思,一直没看。

刚看到《时代广场的蟋蟀》时,还是很吸引我的,毕竟就是写给小孩子看的书,比如当时的我。但小县城的书店是没有这本书的,即使有,我也不能去问爸爸要。一直没有机会看。再后来年龄渐长,看过四大名著,看过韩寒郭敬明沧月,看过托尔斯泰看过路遥韩少功,却不再会想起去看这类童话。

直到大一暑假,和同学去赣州一村里支教,领我们去的当地记者收集了不少书让我们帮忙整出一个小图书馆,整理的时候翻出几本《阿衰》,还有这本《时代广场的蟋蟀》,以及一本《牧羊少年奇幻之旅》,那时候正开始迷恋zmt,他似乎很喜欢那本书。

《阿衰》再看来是远没有小学初中时候好笑了,即使是一样的内容。《时代广场的蟋蟀》却是很有趣,里面的插画也好看。书很薄,不...

显示全文

其实已经忘记书中的细节,只记得是一只误到纽约的乡下蟋蟀,在一猫一鼠的帮助下成为演奏家最后又回到乡下的故事。

书是小学时候看姐的《读写月报》里的小说看见的,她当时在读初中,这是她们班级要求订的杂志。想来这杂志对我的影响比对她要大,第一次接触韩少功的小说就是从这里,还有一本捷克作家的《世界美如斯》,只觉得书名有意思,一直没看。

刚看到《时代广场的蟋蟀》时,还是很吸引我的,毕竟就是写给小孩子看的书,比如当时的我。但小县城的书店是没有这本书的,即使有,我也不能去问爸爸要。一直没有机会看。再后来年龄渐长,看过四大名著,看过韩寒郭敬明沧月,看过托尔斯泰看过路遥韩少功,却不再会想起去看这类童话。

直到大一暑假,和同学去赣州一村里支教,领我们去的当地记者收集了不少书让我们帮忙整出一个小图书馆,整理的时候翻出几本《阿衰》,还有这本《时代广场的蟋蟀》,以及一本《牧羊少年奇幻之旅》,那时候正开始迷恋zmt,他似乎很喜欢那本书。

《阿衰》再看来是远没有小学初中时候好笑了,即使是一样的内容。《时代广场的蟋蟀》却是很有趣,里面的插画也好看。书很薄,不多久就读完了。由于不是小孩了,自然不会觉得情节奇怪,只觉得故事很暖心。也有一点代入感,毕竟自己也是从小山村到了上海这么一个现代化的地方,显得很格格不入。但这想法也不多,遇见zmt让我觉得到上海挺好的。现在没觉得多好,却还是觉得很有意义,原因自然是不同了。

今天突然想起这本书,来写个书评,其实是日记吧。也由此忆起支教时光,还有孩童时代那个安静上进爱看书的自己。前者尚历历在目,后者却是很久远了,想起已不在眼前。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时代广场的蟋蟀的更多书评

推荐时代广场的蟋蟀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