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凌迟的房思琪

carrie

林奕含在采访中说:人类史上最大规模的杀戮,是房思琪式的强暴。 那些经历过集中营的人,若有幸存活下来,他们的控诉,在旁人看来,是理直气壮的。我们对他们的支持,也须是包含了百分百正义感的,不能有一点迟疑和杂质。因为在我们看来,这种控诉是对恶的不容置疑的讨伐,是制止恶的最必要手段。 集中营的恶,那么明显。它是邪恶的子弹和明晃晃的刺刀,是非正义结束别人的生命,这让人无法忍受。 而房思琪所遭遇的一切,是不能够出声讨伐的,对于房思琪们,光是被选中就充满了罪恶感。谁让你那么美?谁让你的美唤起了我的欲望?恶人会用这样纠缠不清的逻辑来将房思琪们引入语言的迷宫,再加之以文学修辞,这座语言构筑的大厦,她们从此就再也走不出去了。 谁让你那么美?谁让你的美引起恶人的欲望?看客们也会用这样错乱的逻辑来将房思琪们堵入语言的迷宫。最终,房思琪们发现,这个迷宫已经不只是一个恶人构造的,整个世界都成为一个令人窒息的迷阵。 到头来,这种耻辱成了只能自己一人咽下的苦。房思琪们无处诉说,也不能控诉,像林奕含在书里说的那样,她们没有犯错,但说对不起的却是自己。 性,作为长期以来我们这个社会的绝对禁忌,像是我们的盲肠,没人乐意把它...

显示全文

林奕含在采访中说:人类史上最大规模的杀戮,是房思琪式的强暴。 那些经历过集中营的人,若有幸存活下来,他们的控诉,在旁人看来,是理直气壮的。我们对他们的支持,也须是包含了百分百正义感的,不能有一点迟疑和杂质。因为在我们看来,这种控诉是对恶的不容置疑的讨伐,是制止恶的最必要手段。 集中营的恶,那么明显。它是邪恶的子弹和明晃晃的刺刀,是非正义结束别人的生命,这让人无法忍受。 而房思琪所遭遇的一切,是不能够出声讨伐的,对于房思琪们,光是被选中就充满了罪恶感。谁让你那么美?谁让你的美唤起了我的欲望?恶人会用这样纠缠不清的逻辑来将房思琪们引入语言的迷宫,再加之以文学修辞,这座语言构筑的大厦,她们从此就再也走不出去了。 谁让你那么美?谁让你的美引起恶人的欲望?看客们也会用这样错乱的逻辑来将房思琪们堵入语言的迷宫。最终,房思琪们发现,这个迷宫已经不只是一个恶人构造的,整个世界都成为一个令人窒息的迷阵。 到头来,这种耻辱成了只能自己一人咽下的苦。房思琪们无处诉说,也不能控诉,像林奕含在书里说的那样,她们没有犯错,但说对不起的却是自己。 性,作为长期以来我们这个社会的绝对禁忌,像是我们的盲肠,没人乐意把它翻出来检视。所有人都试图捂住它,一旦发生什么问题,那么就果断的割掉它,将之丢弃。然后再将盖子捂上,那些被侮辱和被损害的,再次悄无声息。房思琪式的强暴,发生了不是一次和两次,它远比集中营的形式年代久远以及分布广泛,但是那些房思琪们,被强暴后又自杀的房思琪们,按照时间序列却都一个又一个的被埋入黑暗里。 她们跌入黑暗里,连回声都没有。 当我们用教养和知识来培养房思琪们的自尊心和羞耻心时,很大一部分目的就是按照社会对性的即有规范,对她们的价值观进行规训。在这一点上,我们做的非常到位,但是如果有狡猾的恶人,懂得利用这里的漏洞和房思琪们的自尊心来作恶的话,那么我们的教育就成了一个天大的笑话。 我们的教育,以及我们就是杀戮房思琪的子弹和刺刀。 《房思琪的初恋花园》写的出奇的好,有张爱玲式的笔调。林奕含在书写时非常有耐心,她在语言中用极大的忍耐着将房思琪一点一点的剖开,像凌迟一样,不急不缓,从容不迫,有巨大的残忍痛感溢出来。尽管在第三章节《复乐园》里,语言有了凌乱和敷衍。也许,根本原因在于,对于房思琪来说,复乐只是一个梦,伊纹和怡婷是她美好幻梦里的根本不存在的分身,她并不知道该怎样书写一个略显希望的尾巴。真正的房思琪是要被毁灭的,被长期的痛楚岁月慢慢凌迟,直到“她已经没有了”,因为发疯早已没有了思想,最后身体也要跟着离去。 这是一场凌迟般的杀戮,《房思琪的初恋乐园》是对这场杀戮的纪实。 愿世上再无房思琪。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房思琪的初戀樂園的更多书评

推荐房思琪的初戀樂園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