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衣橱里开始的蜕变

Swaggggggg
“等我长大了,我会有很多孩子,我不会像家人对我那样对待他们,我要尽我所能,给他们所有我不曾得到的善待。”显而易见,这句话是全文的贯穿,也是弗朗丝.盖兰的信念。
也许,再也没有人在儿时会遭到如此非人的待遇了。
她只是个孩子啊。看着弗朗丝的前半生时,我这样想。
生母的抛弃、禽兽爷爷的侵犯、继母的疯狂家暴,很难想到是一个幼小孩童的遭遇。禽兽爷爷的死是我全文觉得很高兴的文段之一,跟作者一样。“多小的孩子啊”,这是我看到这时的第一个想法,我没有将对那个禽兽不如的人的愤怒处于第一位,更多的,是心痛和堂皇。五岁的孩子便遭到如般惨遇,那个单纯的年龄里,连具体的“性”概念都无从了解的年纪,到最后只能用“他可能对所有人都这样”的借口来安慰自己。“那段过往的终结”,是这个孩子能坚持生活下去的开始。
到了对于我这种玻璃心的人难以承受的片段了,继母的虐待,哦,不,连继母都称不上,至少在这个时代,继母也会担待起母亲的责任和给予孩子应有的爱。而文中那个“疯女人”最多只能用斜体的“她”来称呼。那个女人将弗朗丝看作自己的所有物,这让我想起了纪伯伦的《你的儿女其实不是你的》,“你的儿女,其实不是你的儿女。他们是...
显示全文
“等我长大了,我会有很多孩子,我不会像家人对我那样对待他们,我要尽我所能,给他们所有我不曾得到的善待。”显而易见,这句话是全文的贯穿,也是弗朗丝.盖兰的信念。
也许,再也没有人在儿时会遭到如此非人的待遇了。
她只是个孩子啊。看着弗朗丝的前半生时,我这样想。
生母的抛弃、禽兽爷爷的侵犯、继母的疯狂家暴,很难想到是一个幼小孩童的遭遇。禽兽爷爷的死是我全文觉得很高兴的文段之一,跟作者一样。“多小的孩子啊”,这是我看到这时的第一个想法,我没有将对那个禽兽不如的人的愤怒处于第一位,更多的,是心痛和堂皇。五岁的孩子便遭到如般惨遇,那个单纯的年龄里,连具体的“性”概念都无从了解的年纪,到最后只能用“他可能对所有人都这样”的借口来安慰自己。“那段过往的终结”,是这个孩子能坚持生活下去的开始。
到了对于我这种玻璃心的人难以承受的片段了,继母的虐待,哦,不,连继母都称不上,至少在这个时代,继母也会担待起母亲的责任和给予孩子应有的爱。而文中那个“疯女人”最多只能用斜体的“她”来称呼。那个女人将弗朗丝看作自己的所有物,这让我想起了纪伯伦的《你的儿女其实不是你的》,“你的儿女,其实不是你的儿女。他们是生命对于自身渴望而诞生的孩子。他们借助你来到这世界,却非因你而来,他们可以在你身旁,却并不属于你”。连亲生儿女都无法将他们归属于自己,何况她只是个毫无血缘关系的疯女人,这让我感到她的可笑。
    直到现在,再看起那个“疯女人”的文段,我都无法平静。因为,我实在无法想象幼小的弗朗丝跟个破布娃娃一样,甚至连牲畜的命运都不如的,被使唤,被鞭打,被嘲讽,被辱骂。愤怒,我感觉到愤怒,就连在写这些的时候我都无法安抚我的愤怒,又何况在读那个丧心病狂女人的文段的时候。
弗朗丝能做的,却只能是忍耐。即便,是在黑暗无尽恐惧充斥的衣橱里,弗朗丝也只能忍气吞声与自己最亲密的“家人”——拖把作伴。还好有小妹妹玛丽,弗朗丝将自己内心深处的渴望全部都给予给玛丽,对爱的那份渴求,对亲情的那份欲望,全部地,毫不吝啬地,给予了玛丽。于是,弗朗丝在这份爱的付出中学会了忍耐,那个女人依旧会惩罚她,打她,侮辱她,嘲讽她。但是,她在衣橱中已经建塑起她坚强的世界,在衣橱中重新掌控了自己的生活。那个女人,蠢得没有意识到,她已经输了。
在那个女人指望着弗朗丝十六岁之前还能拿到她的补助金时,弗朗丝去上了那种不用花钱的“学业末一年级”。虽然无法接收到她原本应有的正常教育,但是,却给她提供了找到自我的避风港,同玛蒂娜一起,去塑造娃娃屋和自由。当然,好景不会太长(至少对于弗朗丝来说,这就是好景)。那个女人再也领不到弗朗丝的补助金后将弗朗丝驱逐。哦?那个父亲?也只是人面兽心的旁观者,说什么血缘关系会牵绊着彼此的情绪的话那也是可笑,至少被关在衣橱时,被打骂侮辱时他充其量是一个冷眼旁观的人,所以,弗朗斯被驱逐,他当然也是没有什么地位可言的人,无法将弗朗丝挽留。嗯,千万别挽留,因为那是一个弗朗丝看到阳光的开始。
在那之后,弗朗丝很幸运的遇到了面包屋的和蔼老板娘,瓦格拉姆路奥斯曼建筑的亲切女主人和女管家,但弗朗丝却不敢相信世界上有这般的好人,不敢相信“信任”这两个字会在她的身上发生,不敢相信别人会鼓励她,认为她做的很好。可怜的孩子,这样可怕的心理阴影可不容易抹去。
来自于那个“疯女人”长期虐待而留下的后遗症毫无疑问的发生了——化脓性脑膜炎。昏迷许久后醒来,也许最让弗朗丝感到幸运与幸福的事就是遇到了善良的护士莎伏安艾克,她总是那么亲切体贴的照顾着她,每天准备的礼物总是变着花样如期而至,但始终都要分开,从医院恢复得差不多时她总要被安排到疗养院了。最后的分离,莎伏安艾克送给弗朗丝最棒的礼物,感恩,上帝能让弗朗丝遇到这样心地善良的人,像妈妈一样的人。
弗朗丝再一次遭到了病痛的折磨,癫痫的间歇性发作将弗朗丝的生活规律打乱。
姐姐莫瑞斯特将找到生母的消息欣喜的告诉弗朗丝,然而她却毫无动容,也许是药物的作用,又也许是由心而生的冷漠,于是,在与生母和她的家庭吃了晚餐之后,她连餐桌上有什么样的情绪都不记得了,也许根本没有情绪的波动,记在脑海的,只有餐桌上的那盘鸡肉和绿豆角。
后来,弗朗丝遇到了她生命中给予她第一个孩子的男人安德烈,她终于有了付出全部的爱的对象。桑德里娜的降生,是上天给予弗朗丝的礼物,她不想让自己的孩子再重蹈覆辙,经历她所经历过的遭遇,“接待家庭”“继父”等等,都是弗朗丝认为对孩子的不公。但是癫痫的发作危害到了她的生活,又如何?疯了?那又怎样?疯了也要继续生活,为了女儿而活。
再后来,阿方斯与弗朗丝的结合又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孩艾曼纽。由于出于阿方斯会是桑德里娜的继父,她让阿方斯放弃了对艾曼纽的承认。自己去抚养起这两个小生命。
小玛丽的降生,是弗朗丝最生死不如的阶段。小玛丽是早产儿,所以连最起码的呼吸都要靠机器来支撑。最基本的生命特征都要靠仪器来检测。那年里,弗朗丝最大的考验就是不在小玛丽面前崩溃。再心碎,也要陪在小玛丽身边,眼睁睁的看着死神的折磨,忍受着作为一个母亲所不能承受的生命之重。但是母爱终究是伟大的,小玛丽没有医生们所说的生命枯竭,而是活了下去,健健康康的。看到这里,我再也没法忍住泪水,这泪水里,有欣喜,有感动,有幸福。
弗朗丝在癫痫再次发作时,被送进了医院,而且比以往严重。她有了轻生的念头,认为自己的发病会连累到女儿们。在自杀未遂后,她被送进了精神病院,成天看着那些病人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她开始思念女儿,反省自己为何要无所事事的在这里待一辈子?这就是自己的未来吗?弗朗丝经过思想斗争后,她重新振作了自己,因为,她才是三个女孩儿的母亲,该抚养她们的,并不是自己的姐姐。
在停止了药物恢复了意识后,她出院了,并找到拉里博瓦西埃尔医院的沃依芒女士,这次,终于不再被诊断为精神病,而是确诊为“癫痫”。弗兰丝有救了。
回到了女儿们的身边,弗朗丝又租下了一个价廉舒适的房子,热心的邀请身边的邻居孩子们过来玩,公寓里充斥着天真又可爱的笑声。弗朗丝与雅克结婚了,并连续领养了两个先天愚型儿,无微不至地照顾让两个儿子过着正常人的生活,虽然后来两个儿子又陆续遭遇了病痛的折磨,但庆幸命运的救赎让弗朗丝再次从死神手里挽回儿子们的生命。
最后的结局,当然就是“活该你幸福一辈子”,我所期待的。
在申请这本书的时候,我写了一段留言:在当代,也许很多初为人父人母的大人们会沿用自己小时候父母对自己的教育模式,糟糕的是,会打骂会家暴,似乎是将小时候自己的遭遇泄愤于下一代,重蹈覆辙,恶性循环。而弗朗斯完全不一样,她在虐待与抛弃中成长起来,却不是破坏者或毁灭者,而是一个充满爱充满希望的女人,一个伟大的母亲。她在衣橱里成长,却在衣橱里蜕变,在衣橱里塑造的世界如今成了真,在衣橱里幻想的孩子如今成了她的阳光。
是的,我们每个人,都在无知和坚定中,用一生弥补着童年时期缺失的美好,哪怕只有一个布娃娃,都是生命中的一束光。
6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6)

查看更多回应(6)

衣橱里的女孩的更多书评

推荐衣橱里的女孩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