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恋 鬼恋 8.5分

中国现代文学史中的徐訏书写

老易有点老

本文摘自钱理群、温儒敏、吴福辉所著《中国现代文学三十年(修订版)》。

第三编 第三个十年(1937年7月—1949年9月)

第二十三章 小说(三)

三 通俗与先锋

注:此章写中国现代文学史的“第三个十年”的小说创作情况。分四部分:“暴露与讽喻”、“体验与追忆”(国统区讽刺和追忆小说)、“通俗与先锋”(沦陷区洋场通俗先锋混合型小说)、“现实与民间”(解放区革命现实主义小说)。与徐訏一起名列“通俗与先锋”部分的作家还有:予且(只提及)、张爱玲、苏青、梅娘、无名氏、施济美、潘柳黛、东方蝃蝀(后三略写)。

——————————————

上海“孤岛”和国统区内典型的通俗、先锋两栖作家,是徐訏和无名氏。这类作家的出现,一定意义上反映了40年代城市读者对小说的欣赏趣味的提高。有人称之为“后浪漫主义”,强调了他们的文学品味,既有浪漫理想,又渗入现代主义精神;有人命其为“海派”,指出他们的小说处于中西文化交汇之中,并受读书市场的影响,投合东南沿海一带读者的文化审美心理习惯。两者相合,是很能体现此时一部分纯文学...

显示全文

本文摘自钱理群、温儒敏、吴福辉所著《中国现代文学三十年(修订版)》。

第三编 第三个十年(1937年7月—1949年9月)

第二十三章 小说(三)

三 通俗与先锋

注:此章写中国现代文学史的“第三个十年”的小说创作情况。分四部分:“暴露与讽喻”、“体验与追忆”(国统区讽刺和追忆小说)、“通俗与先锋”(沦陷区洋场通俗先锋混合型小说)、“现实与民间”(解放区革命现实主义小说)。与徐訏一起名列“通俗与先锋”部分的作家还有:予且(只提及)、张爱玲、苏青、梅娘、无名氏、施济美、潘柳黛、东方蝃蝀(后三略写)。

——————————————

上海“孤岛”和国统区内典型的通俗、先锋两栖作家,是徐訏和无名氏。这类作家的出现,一定意义上反映了40年代城市读者对小说的欣赏趣味的提高。有人称之为“后浪漫主义”,强调了他们的文学品味,既有浪漫理想,又渗入现代主义精神;有人命其为“海派”,指出他们的小说处于中西文化交汇之中,并受读书市场的影响,投合东南沿海一带读者的文化审美心理习惯。两者相合,是很能体现此时一部分纯文学小说的大众口味倾向的。

徐訏(1908—1980年)30年代便开始其创作生涯,却直到1936年赴法学习哲学前写出中篇《鬼恋》才成名。《鬼恋》七年内印行19版,确定了他小说的基调:浪漫虚构,大众传奇,表现爱与人性善恶的多重性。返国后所写的三个中篇《荒谬的英法海峡》、《吉布赛的诱惑》、《精神病患者的悲歌》散发出强烈的异域情调和超现实的浪漫想象。到1943年发表长篇小说《风萧萧》,一纸风行,当年被列为“全国畅销书之首”,该年被称为“徐訏年”,此书为徐訏香港创作时期前的代表作。

徐訏小说的大众性,主要是善于编织奇幻虚渺的传奇故事,包括爱情故事。《鬼恋》写变态的出世心理和充满神秘色彩的恋情。《阿刺伯海的女神》靠故事的离奇和对话的投机来支撑。《荒谬的英法海峡》完全是一个虚幻的假托,披露留学欧美的一部分中国知识分子的心境,而华洋杂错的男女情爱仍够吸引人来读。《风萧萧》是多角爱情与间谍战的混合型故事,现实与浪漫共存,大雅大俗,高可直达追寻人生奥秘的境界,低可致市井纵谈艳闻奇事的趣味。徐訏把品味较高的文学传向大众,这与张爱玲是颇为一致的,但他的大众意识似更明确,他后来追述说:“艺术的本质就是大众化的”,在他的心目中,“小说是书斋的雅静与马路的繁闹融合的艺术”。“马路的繁闹”,是他的奇幻故事满足东南沿海一带市民读者在卑琐繁杂的生活中追求新奇和陌生的欲望,所产生效果的生动写照。

所谓“书斋的雅静”,是指徐訏小说的纯文人倾向。他对理想化人性的不懈追求,表现在他所有的作品中。《风萧萧》在一个浪漫的间谍故事掩盖下,表露出对生命态度的严肃探索精神。男主人公“我”置身于舞女白苹(象征银色、赌场与教堂)、交际花梅瀛子(象征红色、太阳)、海伦小姐(象征白色、灯光)三位女性的情爱纠葛之间,而三女性各代表一种人生态度,或追求“暂时”,或追求“永久”,交错矛盾,表现人生永远的理想、信仰、爱和短暂的人生追逐的恒久冲突。这已经相当地具有哲理色彩。对于情爱甚至性爱,徐訏小说有较高的文化探讨的热情。情爱和性爱既代表一种现实的生命,又代表一种超越的生命,高尚的性爱与生命同构,具有悲剧性质,而真正的情爱稍纵即逝,易于幻灭,难以保持自尊,也在揭示生命的严峻性。所以徐訏男女爱情的结局都无从圆满,性爱的形而上的表现处处与西方现代主义文学穷究人生哲理的倾向相通。另外,徐訏小说的心理体验层面丰富,有的直接运用弗洛伊德精神分析的方法来描写复杂的人性,如《精神病患者的悲歌》运用心理演绎构成小说本体;《风萧萧》里出色的梦境描写,对人物潜意识心理的挖掘;中篇《旧神》表现女子犯罪起于男子的罪恶,心理分析贯穿前后,都使他的作品具有某种先锋性质。徐訏的小说叙述技巧也很现代。重要作品均已“我”(一般是男主人公)的人物内视点来进行叙述。《风萧萧》便是如此,全书以“我”这个感觉主体出发,叙述显得机巧而富寓意,景象、人物、事件、对话都有象征含义在内,时时插入议论,并不着力刻写人物性格,却将人物心理经叙述者的体验,用“我”的感受作为媒介向读者传达。这样,徐訏的小说便将通俗文学与非通俗文学的两种成分结合,形成了它的独特性。

徐訏属多产作家。其他的重要小说,中篇有《一家》,一反作者固有的浪漫笔调,写“孤岛”内一个逃难世家的日常生活,回到他早年写《郭庆记》、《小刺儿们》的实录风格,但对中国国民性的剖析力显著增强。《烟圈》集里的短篇《赌窟里的花魂》、《气氛艺术的天才》、《烟圈》,对人性和艺术的理解,都很精彩。《海外的情调》集里的短篇《鲁森堡的一宿》、《决斗》、《英伦的雾》,对人生与婚恋本质的探寻,现代派气味尤浓。徐訏用“夜窗书屋”名义出版“三思楼月书”约二十种,包括诗歌、剧本、散文。如加上50年代以后的创作,总计六十余种。他被公认是对港台和东南亚华文文学起到重大影响的作家。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鬼恋的更多书评

推荐鬼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