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Know Nothing Jon Snow

巴别塔的小园园

据说《冰与火之歌》在HBO剧集拍摄之前只在文青范围内享有盛名。小说的影视化极大地扩大了它的受众。

我明确地感到个人很难置身于时代潮流之外。我入坑的时间极为短暂,《权利的游戏》只出了完整的六季,我至今只追过最后一季。

追剧的最大理由是第五季结尾留下的一个悬念——Jon是否会复活。不说彼时,就说现在,《冰与火之歌》第六卷的出版还寥寥无期,书迷和剧迷都无法骄傲地宣称他们提前获知答案。

好奇心是追剧的动力。


Jon Snow 不负众望地复活了。

在漫长的追剧过程中,我补全了之前没看过的前五季。

然后意犹未尽地把目光投向了原著。

被糟糕的中译英翻译恐惧支配的我选择了颇有挑战的英文原著。

虽然看得吃力,但努力果然是值得的。

阅读以Jon为视角的篇章让我更加了解Jon每次选择背后所背负的沉重。

01

Aemon学士说他一生中有三次考验。这些考验几近动摇了他作为守夜人的决心。

仔细算来,Jon经历了不下四次考验。


显示全文

据说《冰与火之歌》在HBO剧集拍摄之前只在文青范围内享有盛名。小说的影视化极大地扩大了它的受众。

我明确地感到个人很难置身于时代潮流之外。我入坑的时间极为短暂,《权利的游戏》只出了完整的六季,我至今只追过最后一季。

追剧的最大理由是第五季结尾留下的一个悬念——Jon是否会复活。不说彼时,就说现在,《冰与火之歌》第六卷的出版还寥寥无期,书迷和剧迷都无法骄傲地宣称他们提前获知答案。

好奇心是追剧的动力。


Jon Snow 不负众望地复活了。

在漫长的追剧过程中,我补全了之前没看过的前五季。

然后意犹未尽地把目光投向了原著。

被糟糕的中译英翻译恐惧支配的我选择了颇有挑战的英文原著。

虽然看得吃力,但努力果然是值得的。

阅读以Jon为视角的篇章让我更加了解Jon每次选择背后所背负的沉重。

01

Aemon学士说他一生中有三次考验。这些考验几近动摇了他作为守夜人的决心。

仔细算来,Jon经历了不下四次考验。

Jon Snow,Bastard of Winterfell.

第一次是在加入守夜人之前到宣誓这段时间。 守夜人,一个延续了八千年的组织,成立初期被北方贵族视为一条上升通道。而现在,加入守夜人军团已经成为了戴罪之人逃避惩罚的方式。守夜人军团混杂了各式各样的人:还不起债务的人、偷猎者、强奸犯、小偷以及私生子。即使有少数贵族出生的人,他们的加入也往往是因为在政治斗争中失败而迫不得已。

Jon自出生起就饱受私生子身份的困扰。维斯特洛大陆奉行一夫一妻制,所有非婚生子女都被视为私生子,无法冠以家族之名,只能根据出生地的传统被赋予姓氏。

Jon的父亲是北境守护,临冬城之主Eddard Stark,他的母亲不是Eddard明媒正娶的Catelyn Tully,这让他成为一个私生子。

所以他即使出生显贵,也不免被人在跟前直呼Bastard,在重大宴会也无法和自己的亲人同坐一处。Lady Catelyn对他心怀芥蒂,无时无刻不在排挤他。

他渴望家族之名,渴望荣耀,渴望被承认。在等级森严的维斯特洛大陆,加入守夜人军团似乎是他唯一的选择。再来,他崇拜的叔叔Benjen Stark也在守夜人军团。这些因素的叠加理所应当让他对守夜人有着不切实际的幻想。

既然是幻想,就必然有其破灭的一天。自视甚高的Jon跟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处处掣肘。 在Tyrion Lannister 和Donal Noye的开导下,Jon意识到自身的问题,主动融入环境,跟新兵打成一片,顺利地度过了这一阶段。

02

第二次是父亲Eddard Stark被杀,大哥Robb挥兵南下。闻及家族惨案的Jon悲愤难平,即使Aemon学士现身说法,也决定叛走守夜人。这一次凶险万分,因为Jon的行动完全在总司令Mormont的监控下,如果不是在Sam和Jon其他的七个守夜人兄弟的坚持下,Jon就会以背弃者的角色被处以斩首之刑。

Jeor Mormont——Lord Commander of Night's watch

第二天一早,Jon服侍总司令吃过早餐,总司令解开了Jon的心结,让他明白守夜人比他的亲兄弟Robb更需要他。

03

第三次是因为一个女孩。女孩既不温柔,也不漂亮。她常常对他会跳着说,你什么都不知道!

Jon‘s lover——Ygritte,kissed by fire

Jon和断掌Qhorin被野人包围,走投无路的情况下,Qhorin命令Jon假意投诚敌方,刺探消息,再寻找机会脱离野人队伍,回到黑城堡。

Jon遵循Qhorin的命令,以杀死他为投名状倒向野人,得到塞外之王Mance的初步信任。

由于Mance在先民拳峰发现了受异鬼袭击的守夜人尸体,开始怀疑Jon的忠诚。女野人Ygritte为保全Jon的姓性命,作伪证说Jon已经和她发生了亲密关系。

随后两人作为先行部队的一员潜入长城。在途中,两人确定了恋爱事实。

Jon幻想着和Ygritte生活在临冬城的情景,一边又清醒地认识到,那是不可能的。Ygritte骨子里就是野人,而他是守夜人,他在旧神面前宣誓不娶妻,不生子,他作为Stark家族一员的荣誉感也不允许他那样做。

离别时刻的到来是那么猝不及防。部队的首领要求Jon斩杀一名无辜路过的老人,以此证明自己的忠诚。

Jon犹豫了,这让同行的野人认定他是叛徒。在布兰冰原狼夏天的帮助下,Jon成功地逃离了随行队伍。

这一别竟是永恒。

在黑城堡一战后,Jon在雪地发现了中箭倒地的Ygritte。

04

stannis带着军队来到了长城,挫败了Mance的军队。他希望得到北方贵族的援助,所以他需要一个Stark家族的人。Jon是Eddard Stark唯一存活的儿子(除了Bran和Rickon,外界不知道两人的生存状态)。

Stannis承诺,只要Jon同意,就赠予他Stark家族的姓氏,临冬城公爵的名号和美丽的“野人公主”Val。

拥有Stark的姓氏是他毕生所求之事。他数次梦回临冬城下的地窖——只有Stark家族的人才能被安葬在那里。即使身处梦境,他也清晰地认识到,他不属于那里。多少次,他哭喊着跑开,然后梦醒。

他也曾经想过,临冬城会是他的。

Robb是Jon的对手和最好的朋友。年龄相近的两人互相竞争,共同成长。有一次玩耍中,Jon脱口而出,说他是临冬城的主人。Robb即刻回答,临冬城不会属于你,因为你是私生子。

年龄稍长一些,一有这个想法,他就感到羞愧,觉得自己背离了亲人。因为这个想法的实现,要基于Stark家族五个正统的婚生子女都死亡的事实上。

“野人公主”Val的美,见之忘俗,令人难以把眼睛从她身上移开。Jon在内心也认为,戴上青铜王冠的Val甚至比Stannis更像一个王族。

只要他开口,这一切就是他的。

不是没有犹豫,不是没有遗憾。

我是一名守夜人。面对Stannis数次的逼迫,他如是说。

虽然如此,他还是没有完全放下,他徘徊,他躁动。

纠结了许久,也思考了许久,在平静的一天,他终于放下了。

那天,他像往常一样在训练场训练,走过同伴战斗过的许多个角落,偶遇王后一行,走进正在选举的大厅。

然后成为了第998代守夜人司令。

05

杀死心中的男孩,Aemon学士向当选守夜人司令的Jon建议。

我无法断定Jon是否真正做到了这点。但他的决定和举措都不是一个男孩所能做到。

软硬兼施让Gilly离开亲生儿子,带走Mance的骨肉。 强迫Sam去学城学习,铸造学士项链。 与Stannis对峙,保持守夜人军团的中立性。 与金库代表协商,向金库贷款。 打开城门,并且扣押野人首领的儿子,防止进入长城的野人哗变。

朋友们说他变了,变得难以亲近。

Jon是变了。有一次Pyp公开嘲讽光之王信仰。尽管明白这只是朋友开的玩笑,Jon却严肃起来,指出信仰的不同,不能成为人身攻击的着点。气氛当时就冷起来,Jon自觉尴尬,转身离去。

Jon当选时,守夜人正面临数千年未之有之困境:就组织内部而言,守夜人数量锐减,众多城堡不得不废弃;成员质量参差不齐,且大多为下三流之人;有远见、有能力的人不多,还因为之前的战斗消耗了大部分。 从外部环境来看,维斯特洛大陆内军阀混战,各大君王无暇顾及长城;野人部落在Mance的集结下几乎攻破长城防线;更有异鬼👻悄然夜行,如若不能团结一切有生力量,这场死人和活人间的较量必败无疑。

综合看来,团结野人部落,让野人进入长城,符合守夜人军团利益的最大化。

这一切得不到上层的理解。黑城堡之战后的留下的守夜人上层,既没有处在战斗的前线,也没有经历过先民拳峰上异鬼的袭击。他们依凭传统,公开质疑Jon的决策,甚至于——趁乱刺杀他。

第五卷末Jon在雪地中倒下了,生死未知。


电视剧,由于经费和剧集长度的限制,一般无法完全地呈现原著的剧情。

在阅读中也时常发现此间不同。

例如在原著中,是铁匠唐纳·诺伊的一番话使得Jon放下对兄弟的成见,主动去帮主其他的新兵,剧集中则是Tyrion Lannister完成的。

再如Jon加入断掌Qhorin的侦讯小分队是Qhorin向总司令要人。侦讯期间受到野人部队的包围,在突围无望的基础上,Jon才假意投降。剧集则是Jon主动加入,并且简化了二人被捕的过程。

长城总共受到三波攻击,其中一波是越过长城的Ygritte一行人。在这次攻防战中,双方伤亡惨重,Ygritte也在此役中中箭而亡。

后面两波攻击来自长城的外围,伤亡不大。但单臂铁匠为抵御巨人国王的进攻,和其死在大门的隧道内

之后Jon受到囚禁,并被迫到长城外与Mance谈判。

剧集则简化为一场战斗,而且是一场更为激烈的正背面双线作战。一夜奋战后,守夜人群龙无首,Jon主动请缨,走出城门与Mance谈判。

原著中Jon当选守夜人司令是Sam利用影子堡和东海望两个头领的矛盾而让Jon成功当选的;在剧集中则简化为众人因为Sam的一场慷慨陈词而直接把票投给Jon。

但这并不代表剧集就是失败的。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A Dance with Dragons的更多书评

推荐A Dance with Dragons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