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雳队长 霹雳队长 7.7分

特摄厨真的胜利了吗?

Фрэйя
2017-07-27 17:06:44
1.人类之病——正面出击的社会批判

对于“必要之恶”,伊坂从不吝惜讽刺的笔墨。只是这次,他将投射范围扩大到了全世界,以及历史深处,且火力全开。

与《金色梦乡》《摩登时代》相似,为了掩饰罪恶,“他们”不惜动用一切技术和资源,将无辜的个体当做棋子;更有甚之的,借正义的名义发动战争收割无数鲜血,都仅为争夺、占有毁灭世界的力量,以巩固自身权力;和平年代,则忙着粉饰稳定,撒下弥天大谎欺骗民众,从中渔利。

不止是国家机器,口口声声为了地球的环保组织也没能逃脱质疑,干脆地走向了恐怖主义的不归道途。笔者不禁想起那句老话:“所有通往地狱之路,原先都是准备到天堂去的。”

所有的“认真”都被践踏,所有的冤枉,在短暂人生中,都只能被埋藏。而抗争绝不会停止。文学作为时代的良心,永远是最后的堡垒;阿部也在访谈中自比鲁迅,打出了文学“反特权”的旗号。什么传染病,分明是折射了人心之病,根本不是在大自然中自在玩耍的孩子们的错——这样一个当下,也许比从前更需要“俯首甘为孺子牛”的热血,去冲击那些陈腐的枷锁。

而结尾主角赢了吗?虽然干掉了激进派杀手,处理掉了病菌,但与世界实在的黑暗面、与病态权力









...
显示全文
1.人类之病——正面出击的社会批判

对于“必要之恶”,伊坂从不吝惜讽刺的笔墨。只是这次,他将投射范围扩大到了全世界,以及历史深处,且火力全开。

与《金色梦乡》《摩登时代》相似,为了掩饰罪恶,“他们”不惜动用一切技术和资源,将无辜的个体当做棋子;更有甚之的,借正义的名义发动战争收割无数鲜血,都仅为争夺、占有毁灭世界的力量,以巩固自身权力;和平年代,则忙着粉饰稳定,撒下弥天大谎欺骗民众,从中渔利。

不止是国家机器,口口声声为了地球的环保组织也没能逃脱质疑,干脆地走向了恐怖主义的不归道途。笔者不禁想起那句老话:“所有通往地狱之路,原先都是准备到天堂去的。”

所有的“认真”都被践踏,所有的冤枉,在短暂人生中,都只能被埋藏。而抗争绝不会停止。文学作为时代的良心,永远是最后的堡垒;阿部也在访谈中自比鲁迅,打出了文学“反特权”的旗号。什么传染病,分明是折射了人心之病,根本不是在大自然中自在玩耍的孩子们的错——这样一个当下,也许比从前更需要“俯首甘为孺子牛”的热血,去冲击那些陈腐的枷锁。

而结尾主角赢了吗?虽然干掉了激进派杀手,处理掉了病菌,但与世界实在的黑暗面、与病态权力的对抗,不过因正好顺了权贵阶层内部斗争的势得以安全地告一段落而已。获益的表象,和早上起来抽到“今天不会死”的幸运饼干性质差不多。

“人都是会死的”,这句“不该说出来的台词top3”,伊坂早就在从前的书(《蚱蜢》)里说过了。开诚布公又无可救药。但更残酷的恐怕还在那之前,在抵达终点前的平淡无奇中。即,和棒球赛一样,小说会有逆转也是正常的:“可我们所生存的社会里,却几乎没有。”

记得买下这本书的那次见面会上,有读者的提问似含了引向作品中批判性内容的苗头,主办方随即做出了“请小心不要涉及敏感话题”的提醒——也许是staff小姐姐或笔者本人多虑了,不过在更广阔的日常生活中,如同我们常感受到的那样,“不讲理的事”从未消失,“无能为力的事”总突然降临;死亡的必然反倒成了奔跑的激励,每个人都是美勒斯。

在这样的前提下,不放弃警醒之心,还提倡人们尽管不可能互相理解也要努力互相信赖的伊坂,恐怕是个安那其主义者吧——斗胆臆测,不得而知了。

阿部说在改伊坂文稿的时候手会颤抖,当然啦,节奏这么快,是我我也抖。



2.特摄精神——不止是英雄

有人说伊坂让凡人真的当了一次英雄,反倒不好了。但实际上且不论两位主角的成败,这种孩子看了片长大拯救世界的情怀,加上超有影视感的情节风格,至少可以理解为向特摄文化致敬。

先简单科普一下,作为特殊的类型电视剧,特摄历史深远,受众极广,在影视业内地位可观。日本有三大tv特摄系列:《假面骑士》《超级战队》《奥特曼》,均定期推出新作。小说中提及的影片《鸣神霹雳战队》明显以战队系列为原型,但查阅年表,应为虚构作品。(顺说该系列一般叫做《xx战队xx者》,本作中作标题不知是翻译使然还是作者故意为之)

笔者也算特摄宅,但其实主要看骑士,对战队了解不多,所以本节内容半属笼统表述,姑妄言之,还请行家指教了。

虽说给人以儿童向的印象,但特摄在初创阶段,其目标就是鼓舞人心走出战后的衰颓;后来的发展中,更是顺应时代加入了许多新的立意和讨论,深度上绝对不该被看低。

简单概述所谓特摄精神,首先还是勇气吧。无论面临的是危险还是不公,是为了个体生存去挑战命运,或为了保护珍贵之物去对抗强大,其中就算不被理解、横遭背叛也坚定无惧、迎难而上的担当,正是英雄的根基。连辞去不喜欢的工作都做不到的普通人,尤其是越发只敢空谈道理的读书人,正是从此处产生了实质是渴望拥有勇气的崇拜。

当然,勇气绝非莽撞,自信也绝非自负,作为辅助的智慧与进取是必不可少的(虽然头脑型经常不受欢迎啦)。在特摄中,我们往往能看到英雄本身并非完人甚至劣于普通人,为了战胜敌人,他们会努力提升自己,不断成长,甚至不断修正自己的信念。本作的角色们同样如此:自我怀疑和动摇持续了好长时间,所幸足以下定决心。

然后才是自由。自由源于力量的强大和胸怀的宽广。实际上,英雄的出发点从来就不一定是绝对的善,但他们一定是以对人性选择信任为前提,且知道自己是谁、要什么。就像本作的主角,为了钱和家人,拼上性命去做一件极可能失败还无法被知晓和获得感激的事,这种自为的执着,也是我们所欠缺的部分——受到偶像激励,击碎壁垒;真正的强大,是内心的强大呀。

另外,特摄保持活力的要诀,恐怕还是对现实的反思,在第一部分已做评述。

而单论战队系列,其特点除了通常有五个颜色(每人一个代表色的设计影响了如今许多偶像团体),更重要的是摆脱了“英雄一个人作战”这种常规的束缚,即强调合作,团结,信任——是不是有点眼熟?所以两位来自相邻两个县的作家,联手塑造了这样一些人:可以说都是生活的loser,加在一起,却奇迹般展露了拯救世界的力量。

嗯,刚开始笔者也以为他们要写五个,连“黄色潜水艇”都脑补了黄战士,咳。

不是每个人都能成为骑士,但遇事组个战队一起打怪还是可行的。这是我们自己所能找到最简单的活下去的方式。

题外几句:虽然井之原父子的名字明显neta了V6,伊坂也承认和J家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并供出了阿部的迷弟身份,但笔者初见“相叶”这个名字作为主角之一出现这样一部明显指向了超级战队的作品中,首先想到的还是那个性格同样率真热血的真剑蓝……嗯,因为饰演者也姓相叶来着。而且在战队系列中,通常队长是红,副手是蓝,近年似乎也开始卖起了两个人的感情纠葛(?)。



3.会心一笑——过去赋予希望

小说里说,相比走上正确道路的人,成长后深陷泥潭的人更多。此即为什么生比死更残忍。如果小时候的自己看到现在的自己一定会失望吧——笔者每遇生活不顺,也常常想:小时候的我们,都不知道将来自己可能过得如此狼狈,所以才能笑得哭得那么理所应当。

从很久以前就没人相信我了,我真的又判断错了吗?相叶的怀疑来自挫折的碾压。尽管难以接受,潜意识内,所有的人生在一开始都有一个完美的预设,但实际上不如意事十常八九,每一次失败都像是锦袍之上多添一道伤口。稍稍悲观一点的,都会和他有一样的想法吧。对笔者自身而言更是,摸爬滚打之后,才终于理解了“本来如此”的含义,于是越来越愿意将精力放在能够明确把握的、真正属于自己的财富上,比如过去。

快乐也好,遗憾也好,从回首的个人历史(呼应着本作中涉及的世界现代史)里,方可获取由内而发谁也抢不走的力量。这是伊坂反复强调的另一主题。

在此之上,勇敢地迎向未来,不被还没搞清楚的事拖慢脚步地去行动。

"人生中最快乐的事,不是违法的,就是违反道德的,再要不就容易发胖。”虽然说得有些过了,但本我对于世间的规则确实就是那样的存在——毕竟人生中最快乐的事,在儿时是玩耍,在长大之后,就是做自己啊。与之相比,“更保险的选择能让你更幸福吗”?

放到人际交往中,我们出于自我保护不能无条件相信任何人,也不能(实际上是无法)做不信任任何人的冷漠者,正因为现实中常难分辨正邪,所以只能按照立场和处境对信任对象或曰有些难听的“圈子”有所选择,这时,过去的经验和时间本身难免成为重要(也许是唯一可靠)的判断标准。是为对上一部分所提到的“战队”之涵义的个人理解补充。

正如某位政治家所讲:“我们能朝过去看多远,便能朝未来看多远。”

有的宅友则可能一眼看出了,“过去赋予希望”这句,也是笔者从另一部特摄里偷来的哦。

别忘了,所谓希望,本来也不是成功的保证,不过是有时能让人跌落得更坦然的,远处的光罢了。

当然,即使忽略“无奇”这种本身含有期待的评价,本作的硬伤也是非常明显的,比如笔者非常在意的角色设定很有特摄感还挂了志贺老师名字让人感觉阴谋重重的死神博士(这里大陆版P51的注释也错了哦,志贺直哉的代表作是《暗夜行路》,《银河铁道之夜》是贤治的啊),可以说是被彻底写丢了吧。什么,阿部老师是纯文学大师而且算是前辈我还不好出于私心甩锅给他?不过《朱鹮》也有群众反映感觉写丢了什么……唔都是初次合作的错,都是初次合作的错,嗯。

反正别的不说,金库这个伏笔,我是真没想到。



(和朋友做了个公粽号:isaka_kotaro)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霹雳队长的更多书评

推荐霹雳队长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