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无之境 有无之境 8.1分

《有无之境》读思录

萧然

、书目简介

陈来教授的 《有无之境》自1991年出版,二十余年一直被视为王阳明哲学研究的经典之作,也是其最为喜欢的作品。阳明心学在中国哲学思想体系中关涉极多,自其诞生以来也是争议批判不断,通过对《有无之境》的细读,我们确实能对阳明哲学有更多深入的理解而对其有较为公允的认识和评价,并对中国哲学及其研究方法有较为具体的认识。

陈来在序言中即提出《有无之境》的“宗旨之一正是要理解阳明如何处理有之境界无之智慧的对立与关联,从而显示出整个宋明理学的内在线索和课题,以及王阳明及其哲学的地位和贡献”,本书大致上是以专题的形式对阳明心学中的关键概念进行梳理的基础上,阐述并分析了心学的主要问题,特别突...

显示全文

、书目简介

陈来教授的 《有无之境》自1991年出版,二十余年一直被视为王阳明哲学研究的经典之作,也是其最为喜欢的作品。阳明心学在中国哲学思想体系中关涉极多,自其诞生以来也是争议批判不断,通过对《有无之境》的细读,我们确实能对阳明哲学有更多深入的理解而对其有较为公允的认识和评价,并对中国哲学及其研究方法有较为具体的认识。

陈来在序言中即提出《有无之境》的“宗旨之一正是要理解阳明如何处理有之境界无之智慧的对立与关联,从而显示出整个宋明理学的内在线索和课题,以及王阳明及其哲学的地位和贡献”,本书大致上是以专题的形式对阳明心学中的关键概念进行梳理的基础上,阐述并分析了心学的主要问题,特别突出了阳明对程朱理学的反动和创新,并将其置于中国哲学发展史的脉络及其历史语境之下进行了“同情的理解”式的解读,翔实的文献材料和中西比较哲学的视野显示了作者的深厚功力,使人获益良多。笔者囿于学识浅陋,仅就个人学习阳明心学和阅读此书的一些体会试做阐发,以求教于师长。

二、阳明心学困境的解读

阳明心学主张“心外无物”、“心即理”,提倡“念念致良知”,反对向外求索知识,这在现代人看来近于唯心主义和道德本位,与当代知识社会的发展趋势相背离,且其浓厚的道德说教意味也令人难以接近。实际上,自阳明阐发其学说之始就争讼不断,也正是在不断的质证和论辩中,阳明心学在中晚明百余年间确立了其主流地位。对于阳明及其心学,我们不能简单的以现代社会后见之明的“偏见”轻视甚至无视之,而应当努力回到时代背景和阳明学说本身来理解其思想及其宗旨,《有无之境》应当说在此方面做出了示范。

对于阳明心学所引起的诸多误解和批判,陈来将其归于“形式与内容的矛盾”,阳明往往将其思想安置在一个并不完全合适的命题形式之下。借用语言学的说法,阳明所表达思想的“所指”与其使用概念的“能指”之间存在着较大的差距,此种不匹配必然产生表意的不明引发误解和批评,这也阳明心学所不能不面对的一大挑战。

例如阳明曾言的“心外无物,心外无事,心外无理,心外无义,心外无善”即是心学的主要命题之一,常常受到程朱理学家的批判,并被现代人视为主观唯心主义。通过《有无之境》的梳理,陈来认为此处阳明所言的“心”指的是“心体”或“本心”,是先验纯善的道德主体,而非通常所说的知觉意义上的心;“理”并不是程朱理学中包含自然、社会、历史及具体事物的规律、属性、法则的意涵,而只限于道德伦理;“物”则主要指“事”,即构成人类社会实践的政治活动、道德活动、教育活动等。而且陈来通过语法变换,将“心外无×”的语言结构解释为“没有脱离心的×”,基于此种特定的理解,阳明的“心外无理”、“心外无物”等命题就能够获得逻辑的自洽。

然而,阳明这种对概念的新理解并没有在其学说中有明确的交代和说明,也并未对其进行限定。正如陈来在批评阳明“心即理”命题时所言,“阳明一方面继承了传统哲学对新的定义,另一方面却又没有把本心与知觉加以明确分疏,未能提出明确的适合他的心学体系的对‘心’的定义。在这种情况下,概念和命题都会发生一些不清楚的问题,且不可避免地引起不恰当的理解与批判”。这种表达的不严谨使概念的内涵和外延不清而造成了理解的混乱,使阳明心学不仅饱受理学家的攻击,且对自身的发展传播造成极大的困境

《有无之境》以西方哲学史作为参照对阳明心学进行了比较分析,使我们对阳明学有了更加深入的认识。陈来一方面将理学到心学的转向对照西方哲学在黑格尔后由理性主义(Rationalism)到存在主义(Existentialism)的转向,认为主体性原则取代客体性原则、心物对立的消解、情感本体压倒知识本体等存在主义思潮的一般特点在阳明心学中都有所呈现,另一方面则将德国哲学特别是康德的伦理学与阳明心学做了大量的比较,借助西方哲学中的诸多概念(诸如道德主体、先验、实践理性、法则等)指出了心学的宗旨是实现道德自律止于至善。这种中西哲学比较方法的合法性与恰当性是可以商榷的,但陈来无疑把握住了尺度和分寸,且本书的比较也是颇为成功的。在与西方哲学家理论的对比中,我们对阳明心学在思想史上的意义无疑获得了国际性的视野而对其学说的开创贡献有更多的认同和理解,同时也在不同哲学家对类似问题的不同主张和进路中对阳明心学特别是其问题有更为深入的认识和公允的评价。陈来在《有无之境》中就多次谈及,如果阳明能够对其学说中的概念和主张作出类似于康德式的说明和界定,则会消解很多对其理论的质疑和批判。在中西哲学比较的视野上,我们能够对阳明及其心学甚至中国传统文化的特性有更深入的体悟。

三、同情之理解

在西方严谨的哲学理论相比,阳明心学与其说是哲学,毋宁说是思想。阳明的理想从来就不是成为一个创建严密理论体系的哲学家,而只是一个止于至善的圣人,其看重的是道德的践履而非知识的求取。阳明对程朱理学知先行后的知行二分观所造成的知而不行、空谈义理的弊病深恶痛绝,提出了知行合一以救时弊。在《传习录》中,阳明多处表达了“未有知而不行者,知而不行,只是未知”“知是行之始,行是知之成”“知之真切笃实处即是行,行之明觉精察处即是知”等通过知行相互定义的方式以促使人们践行所知的理义道德。这种新的知行观不仅与程朱理学相背违,而且与人们在日常生活中的实际经验有所出入,受到较多的质疑,而阳明的回应则颇见其学说的真义。

在回应徐爱知行分明是两件的疑问时,阳明阐发了其知行合一学说的意欲:“知行如何分得开?此便是知行的本体,不曾有私意隔断的。圣人教人必要是如此,方可谓之知;不然,只是不曾知。此却是何等紧切着实的功夫,如今苦苦定要说知行做两个,是什么意?某要说做一个,是什么意?若不知立言宗旨,只管说一个两个,亦有甚用!…今人却就将知行分作两件去做,以为必先知了,然后能行,我如今且去讲习讨教做知的功夫,待知得真了,方去做行的功夫;故遂终身不行,亦遂终身不知。此不是小病痛,其来已非一日矣。某今说个知行合一,正是对病的药,又不是某凿空杜撰,知行本体原是如此。今若知得宗旨时,即说两个亦不妨,亦只是一个;若不会宗旨,便说一个,亦济得甚事?只是闲说话。”阳明已经清楚的表达了其以知行合一之学说补救时弊的意图,相对于促使人们践履道德义理的立言宗旨,他对知与行究竟是一个或者是两个、说成是一个或者是两个并不看重,认为此种理论上的争论是无意义的闲言碎语。语言或者理论只是阳明表达自己思想的工具,阳明已在悟道之后得鱼忘筌,看重境界的追求和道德的践履,知识的追求和理论的建构并不为阳明所着意。阳明并不是纯正的西方意义上的哲学家,其思想当然也不能如西方哲学一样清晰严密,这是我们在进行中西哲学比较时所不能不注意的。

作为明代中期思想家的阳明,面对程朱理学日渐成为僵化的教条,社会腐败政治腐朽的时代状况,反对辞章记诵之学而高倡致良知之教应该说是进步意义的。由于深受中国深厚的尊德性传统影响(朱子也以尊德性为重,不过试图以道问学平衡),而其又一直以成为圣人为志向,阳明因缘于个人的特殊传奇经历而体悟到至善成圣应向内求索的修为进路,为了纠正积重难返的学弊和时弊,他走到了伦理本位的极端,试图通过致良知高扬伦理道德来涤荡人心是可以理解的。虽然其学说难免因不严密而多误解,因趋向极端而多有偏颇和弊端,阳明看到了程朱理学的许多问题(用阳明的话来说是“许多病痛”),他因病发药的学说不能说没有副作用,但这并不意味着阳明的学说没有价值。徐爱在《传习录》的序言中就记载了阳明一开始实际上很反对将自己的学说记录流传的,“圣贤教人如医用药,皆因病立方,酌其虚实温良、阴阳内外而时时加减之,要在去病,初无定说,若拘执一方,鲜不杀人矣。今某与诸君不过各就偏蔽,箴切砥砺,但能改化,即吾言已为赘疣。若守为成训,他日误己误人,某之罪过,可复追赎乎!?”,此种清醒的态度表明了阳明并不认为自己的学说是普遍适用没有错误的。正如上文所分析的一样,阳明的学说在概念上不清而在意思的表达上多有含混,其偏向伦理本位的立场重尊德性而轻忽甚至排斥道问学,阳明后学更是产生了诸多流弊而直接造成了阳明心学的沦落,但阳明个人的修养和成就已经表明了其学说的巨大价值,我们不能以今日之觉解对其求全责备,而必须在历史语境下理解阳明并尽可能的学习吸收其学说。

阳明山中观花的问答或许颇值得我们玩味,我们不妨以此作为对阳明心学解读的一个代表。《传习录》记载:先生游南镇,一友指岩中花树问曰:“天下无心外之物,如此花树在深山中自开自落,于我心亦何相关?”先生曰:“你未看此花时,此花与汝心同归于寂。你来看此花时,则此花颜色一时明白起来,便知此花不在你心外”。按照日常的生活经验,我们很难接受山中的花在未被看到的情况下就不开,所谓“心外无物”的命题由此也是难以为人所接受的。但阳明并没有说花未被注意就不存在不开放,而是说“此花与汝心同归于寂”,花与人已经有了联系,进入了人的知觉结构,处于寂然的等待状态。《有无之境》对此提供了两种解释,一是以物指事,阳明此处意指“观花”这事(物)不能脱离主体的参与,一是从胡塞尔现象学意向性理论和现象学美学阐释,花只有进入了个人主观性的生活世界(胡塞尔语,指作为生活主体的个人在其特殊视界中所经验的世界)才能对其产生价值和意义。

或许正如陈来所言,“思想一旦取得一种语言的形式,其意义在理解中必然有张大和变形…阳明既然不想选择改变表达的方式,他的回答虽然可以做出某种诠释,但他的解答不能说是令人满意的”,阳明心学在思想和表达上并不是没有问题,但其价值却也是不容否认的。相对于一个冰冷无趣的客观实有世界,阳明所描述的“与汝心同寂”的主观世界更加人性和温暖,我们所体验到的这个充满价值、审美、意义的主观性世界对于个人而言或许更加“真实”而有吸引力。实际上,这个主观世界对于人的情感生活和现实存在确实是真实存在而且是人所必需的,当其受到客观世界的过分侵蚀时必然会反击。在某种意义上,阳明心学高扬个人道德主体性即是对程朱理学所主张的客观天理世界扩张的反抗,而二者的恒平则是人类应当追求的理想生存状态。阳明心学的价值和不足或许可以从这个角度进行考虑。

四、结语

如果将阳明心学作为纯粹的哲学,其中难以解释的诸多问题或许会使其在西方哲学面前相形见绌,其所内含的时代思潮生命情志也不能得到充分的发掘。我们要承认阳明心学砥砺心智、提升个人道德的伦理本位的特征,这固然限制了阳明心学发挥作用的范围,但其特性和定位的明确能够使阳明心学摆脱在求取知识方面不足的指摘,而将其在培育道德情操和开拓精神境界的特长充分的发挥出来,自有其无法替代的价值。超越繁琐刻板的辞章考据,而着意于精神的体悟和践行,提升个人的修养而追求高远的精神境界和高尚的生命情志,不正是阳明心学所主张的真精神吗?而这则需要我们在自己的生命中不断体悟和践履,而阳明心学的智慧将一直伴随着我们的整个人生修行过程。

《有无之境》作为阳明心学研究之典范,成功的阐释了阳明哲学的精神,加深了我对心学的认识和理 解,纠正了我对阳明心学的一些偏见而对其有了更为公允的评价。陈来教授在本书中所运用的研究方法和中西哲学史比较的广阔视野也让人对其深厚学养赞叹不已,考虑到这是其二十多年前的作品则敬佩之情更深一层,今后还当多加阅读学习以求教益。更为重要的是,《有无之境》的阅读和《传习录》课程使我对作为修养准则和人生智慧的宋明理学有了更多的觉解,其不是作为外在的学说而必须融入个体的生命,相信其会在我未来的人生中多有助益。

LBn~���

0
2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有无之境的更多书评

推荐有无之境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