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着 活着 9.7分

《活着》:他的后半生是一剂苦药

吴情
2017-07-27 13:37:13
文/吴情

初读《活着》,是几年前的事。起先并无多大印象,只不过记住了一个苦命人,福贵的形象。纨绔子弟如他,年轻时穷奢极欲,不事生产,不敬父母,不顾妻女,完完全全是一个败家子。在因赌博失去家产后,福贵经历了境遇的变迁。现在的他,不得不承担起一家之主的重任。然而,即便福贵改变了先前的习惯,他一家人的生活,也没有得到改善。饥饿、战乱、疾病,一系列的意外事件光顾了这个普通之家,直至几乎蛮横地夺走了福贵身边每一个重要的人。

再读《活着》,依然有一种新鲜感。确如卡尔维诺所言,所谓经典,是你在不断重读的书,《活着》自然当得上经典之名。以先锋小说闻名于文坛的余华,以《活着》转向了现实主义,却又免于社会主义现实主义那一套。纵观福贵的一生,除了早先的穷奢极欲,后期的生活,几乎除了苦涩,还是苦涩,至少在局外人看来如此。可在福贵自己的讲述中,并无太多抱怨,而是对生活,有着一种质朴但深沉的理解。

《活着》以第一人称叙述的方式书写了“我”在乡下游历时听到的福贵跌宕起伏的人生故事。“我比现在年轻十岁的时候,获得了一个游手好闲的职业,去乡间收集民间歌谣。”在乡下采风的时候,“我”遇见了福贵,一位普普





...
显示全文
文/吴情

初读《活着》,是几年前的事。起先并无多大印象,只不过记住了一个苦命人,福贵的形象。纨绔子弟如他,年轻时穷奢极欲,不事生产,不敬父母,不顾妻女,完完全全是一个败家子。在因赌博失去家产后,福贵经历了境遇的变迁。现在的他,不得不承担起一家之主的重任。然而,即便福贵改变了先前的习惯,他一家人的生活,也没有得到改善。饥饿、战乱、疾病,一系列的意外事件光顾了这个普通之家,直至几乎蛮横地夺走了福贵身边每一个重要的人。

再读《活着》,依然有一种新鲜感。确如卡尔维诺所言,所谓经典,是你在不断重读的书,《活着》自然当得上经典之名。以先锋小说闻名于文坛的余华,以《活着》转向了现实主义,却又免于社会主义现实主义那一套。纵观福贵的一生,除了早先的穷奢极欲,后期的生活,几乎除了苦涩,还是苦涩,至少在局外人看来如此。可在福贵自己的讲述中,并无太多抱怨,而是对生活,有着一种质朴但深沉的理解。

《活着》以第一人称叙述的方式书写了“我”在乡下游历时听到的福贵跌宕起伏的人生故事。“我比现在年轻十岁的时候,获得了一个游手好闲的职业,去乡间收集民间歌谣。”在乡下采风的时候,“我”遇见了福贵,一位普普通通的乡间长者。在和福贵的交谈中,他向“我”讲述了他的故事。而在福贵讲述的过程中,小说采用的是福贵的第一人称叙述,而非常见的第三人称叙述,因而也取得了别样的艺术效果。

按佛教的观点,人生本苦(形而上层面的苦),为人一世,应尽力修行超脱苦难,摆脱轮回。不过,虽然他的生活中充满了意外、悲伤与痛苦——被抓壮丁九死一生、被困壕沟忍饥挨饿、母亲去世未能料理后事、儿子为人输血反因输血过多而死、女儿因病失声后更是因生产而亡,福贵本人却没有超脱苦难的打算,没有禅定,却也没有抱怨。痛苦于他而言,似无任何异常,是人生常态。当然,未因极度的悲伤而萌发自我毁灭的想法,未因苦难而整日里自怨自艾,却也不会减损其痛苦的深度。

在福贵的身上,体现了“人”对苦难的承受力,那份承受力,在局外人看来,几乎已至极限。在现代主义文学家那里,人生不过是一出荒诞的戏剧,所谓的人生价值和意义,都已被取消。现代主义是反英雄的,而福贵,虽然比不得《荷马史诗》中的英雄,却是人生中的勇者——至少没有被苦难给彻底击倒。在“人”逐渐被踩在地上的年代,余华的《活着》,却让读者见识到了,即便被命运踩在脚下,人,还是可以通过“活着”本身,来彰显自己。在韩文版“自序”中,余华写道,“人是为了活着本身而活着的,而不是为了活着之外的任何事物而活着。”换句话说,“活着”,本身便是价值的载体。

《活着》是中国当代文学“走出去”的一个典范,目前已被译为英文、德文、韩文、日文等几十种语言,余华本人也因此摘得不少国际文学大奖。福贵的故事,像极了那些常见的中国故事,苦难叙事,但特别之处在于,它完全免于寻求道德支持,但同时,他的故事——一个后半生经历了无数苦难的男人的心酸命运,又很有普遍性,或许这便是引起海外读者共鸣的重要原因?余华钦慕美国小说家威廉·福克纳,文学界不少学者对《活着》与福克纳的名作《我弥留之际》进行了比较,两部作品都书写了人对苦难的承受,在现代文学的“荒原”上,依稀点亮人性的光芒。也许,除了活着,我们无法对世间任何事物——存在的意义与价值,进行评判与言说。

       如要转载,【豆邮】联系。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活着的更多书评

推荐活着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