稀缺中的“过得去”

七夕雨人

在此之前,王安忆的书,我只看过《长恨歌》、《启蒙时代》、《小鲍庄》。最近的,距今也已十年。故事大体有印象,情节和语言则忘得一干二净。 《红豆生南国》,名字有岁月感,却是新鲜出炉。想到那三本是在图书馆借阅的,便以“欠她一本书钱”的理由买了这一本。 形式上,无序、无跋、无封,自信又开阔。 内容上,无惊喜亦无失望,算是过得去。 题外话:国内作家,擅长都市题材的还是太少,这种“过得去”,也稀罕。 三个中篇,三个异乡人(《乡关处处》中在上海做钟点工的绍兴人、《红豆生南国》中在香港做报纸副刊的福建人、《向西,向西,向南》中在纽约无所事事最后开起餐馆的上海人),一个比一个阶层高,但某种程度上都是移民,都身处进退维谷的困境。 红豆生南国,此物最乡愁。 P.S. 第一篇小说的第二页,有一句描写枝间光的,我很喜欢。巧极了,读到它后没多久,在《米娜》官微上,看见了日本设计师Kotoko Hirata推出的名为“木漏れ日”的团扇,非常美,非常夏天。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红豆生南国的更多书评

推荐红豆生南国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