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传 孔子传 8.1分

克尔凯郭尔的猫

胡天的弄堂

孔子前脚安慰自己说,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后脚就在庭院中央架起一轮大鼓击打起来,一个柴夫经过孔子门前,听见震耳的鼓声,慢慢说到,鼓声锵锵的(可鄙啊),像是在说,没有人知道我好伤心好着急啊,凤兮之年,难道不该深厉浅揭吗。

孔子虽为五百年一遇之圣人,也终究难免在士不遇上天人交战,前后有矛盾之处,但正是这一矛盾,恰恰流露其人性的可爱。现如今我也正深处于此矛盾之中,陷入克尔凯郭尔式不可挽回的孤独。

克尔凯郭尔的书写与其说是为了拯救世人,不如说是为了拯救自己。酌吟孤独之酒,在云端以孤独之舞翩翩起舞。正是这份落入深渊的孤独,才成为他迷人的气质。

多年以后,杏林下,面对三千弟子,已是众人口中夫子的孔子,不知会不会记起当年击鼓时,柴夫的喃喃自语。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孔子传的更多书评

推荐孔子传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