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仨 我们仨 8.7分

死亡不过是平静的回归和相逢

K.Lan.

钱钟书和杨绛,大概是我少数相信的爱情之一,也是我羡慕的爱情之一。

也许我是生人,也或许我心胸狭隘,只觉得死亡十分残忍,偏偏将天下的人硬生生分为在世的和已故的……

正因如此,杨绛先生的思念才显得那么的无奈:“留我一人在人间还债,债还完了也就该走了。”

我想象不出杨绛先生是以怎样一种心情完成的《我们仨》:是对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哀愁,还是对丈夫先她而去的“不满”,亦或是对孤独长存的纪念。

但我想,杨绛先生写的时候、回忆的时候,嘴角大概都是带着笑的吧。因为那时我不是我,而是我们仨啊。

“吾平日不信有鬼,今则又望其真有。”——林觉民《与妻书》

“孤独长存是对生命的尊重,我们仨终于团聚。”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们仨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们仨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