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安慰平生的,终究只有婚姻

我不是某人

“所有的女人,终有栖息之地,不是他人,唯有自己。”此言乃另一作家张爱玲所言,在这作为评语,并不是因为《我的前半生》里面体现了这点,而是因为里面的众多女士都试图去寻找这种落在自己的栖息地。然而整部小说下来,基本上没有一个做到这一点。子君在婚姻破灭以后,不断地“脱胎换骨”,不断地把自己锻造成一个新的,有独立灵魂的女人。最后却发现能安慰自己的终究还是平凡的婚姻。同样,唐晶,子群……不管她们多么独立,能力多强。受过多少伤害,在亦舒笔下,能够得到的最好归属依旧是一场安稳的婚姻。 其实这是典型的亦舒式小说,背叛,婚姻,似是实非的闺蜜百合情节,为钱苦恼却绝不会缺钱的主角们,废材原配,再来个温情暖男。这些都是构造亦舒小说世界不变的因素。 《我的前半生》唯一特别的,或许就是它最开始白痴式的灰暗,女主子君身边所有的亲朋好友几乎都不是正常的人。每个人都给读者一种灰暗色调下的焦灼,都急哄哄地想背叛,嘲讽女主,而前期子君的白痴程度哪怕在师太自己小说里怕且也难寻一个。 总而言之,小说其实和女性自我奋斗没半点关系,也和现实都市生活无关。这只是一个师太自己搭建的平衡世界里的痴男怨女的爱情故事。在这里所...

显示全文

“所有的女人,终有栖息之地,不是他人,唯有自己。”此言乃另一作家张爱玲所言,在这作为评语,并不是因为《我的前半生》里面体现了这点,而是因为里面的众多女士都试图去寻找这种落在自己的栖息地。然而整部小说下来,基本上没有一个做到这一点。子君在婚姻破灭以后,不断地“脱胎换骨”,不断地把自己锻造成一个新的,有独立灵魂的女人。最后却发现能安慰自己的终究还是平凡的婚姻。同样,唐晶,子群……不管她们多么独立,能力多强。受过多少伤害,在亦舒笔下,能够得到的最好归属依旧是一场安稳的婚姻。 其实这是典型的亦舒式小说,背叛,婚姻,似是实非的闺蜜百合情节,为钱苦恼却绝不会缺钱的主角们,废材原配,再来个温情暖男。这些都是构造亦舒小说世界不变的因素。 《我的前半生》唯一特别的,或许就是它最开始白痴式的灰暗,女主子君身边所有的亲朋好友几乎都不是正常的人。每个人都给读者一种灰暗色调下的焦灼,都急哄哄地想背叛,嘲讽女主,而前期子君的白痴程度哪怕在师太自己小说里怕且也难寻一个。 总而言之,小说其实和女性自我奋斗没半点关系,也和现实都市生活无关。这只是一个师太自己搭建的平衡世界里的痴男怨女的爱情故事。在这里所有的婚姻都是始于生活,止于爱情(对别人的爱情)。所有的生活困苦都和金钱无关(因为没钱总会有机遇变出钱)。师太试图在这个故事里表达的大概是女人哪怕嫁了个好男人,也要给自己留后路,比如留够足够的私房钱。 话又说回来,师太这个人,不管如何,三观终究是正常的。在师太大部分小说里,哪怕前面半段各个主角被虐得死去活来,最后,亦舒还是愿意给他们一个相对美好的结局。而且不会像电视剧改编那样,瞎扯得让女主和闺蜜的男票在一起(简直了,这是人家琼瑶阿姨的专利好不)这一丝丝的美好,或许是我喜欢师太小说的最大理由了。毕竟,如果你一写爱情小说的,都不相信爱情,凭什么让读者为了这份不存在的爱情故事所感动。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的前半生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的前半生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