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通往永恒的路上,每个人都背负着自己的责任

猫君

说是七月份到货,7/27到了,店家果不欺我啊,一天时间看完了。

书接上回,火之洗礼的结局其实是很震撼的,寻女小队偶遇米薇女王的游击队战斗,兜兜转转白狼终于回到了冥冥中注定的利维亚头上,相信宿命论的人在想这个骑士封号意味着什么,火之洗礼最后白狼露出了“苦涩的微笑”,因为他知道骑士封号不意味着任何东西,仅仅是丹德里恩回忆录的一段插曲,下一卷开头就是狼狈的溜了溜了,所以阿瓦拉克对他所说的上古之血的历史他在意,其实也不在意,因为在意的只是朋友和ciri当下的处境而已。

当然ciri线的跨度就很神奇了,上一卷还生龙活虎的ciri出场很惨,这一卷出彩之处正是多视角并且时间差错的叙述方式,其实从最开始的短篇开始就有很多时间差错,以至于每次短篇开头和南尼克都是故事结束的时间线,对话就像接rpg任务一样,而多视角在长篇前面也经常有,毕竟cir,白狼,北方,术士,帝国都需要叙述,但是这一卷把ciri何以至此的回忆故事拆分成主线维索戈塔ciri讲故事和其他支线,按顺序应该是叶奈法从脱逃到被俘——希鲁追踪白狼和里恩斯追踪ciri——(同时)史凯伦命令邦纳特追杀ciri——威爷、史凯伦和瓦提尔·德·李道克斯各怀鬼胎以至于放走ciri,肯...

显示全文

说是七月份到货,7/27到了,店家果不欺我啊,一天时间看完了。

书接上回,火之洗礼的结局其实是很震撼的,寻女小队偶遇米薇女王的游击队战斗,兜兜转转白狼终于回到了冥冥中注定的利维亚头上,相信宿命论的人在想这个骑士封号意味着什么,火之洗礼最后白狼露出了“苦涩的微笑”,因为他知道骑士封号不意味着任何东西,仅仅是丹德里恩回忆录的一段插曲,下一卷开头就是狼狈的溜了溜了,所以阿瓦拉克对他所说的上古之血的历史他在意,其实也不在意,因为在意的只是朋友和ciri当下的处境而已。

当然ciri线的跨度就很神奇了,上一卷还生龙活虎的ciri出场很惨,这一卷出彩之处正是多视角并且时间差错的叙述方式,其实从最开始的短篇开始就有很多时间差错,以至于每次短篇开头和南尼克都是故事结束的时间线,对话就像接rpg任务一样,而多视角在长篇前面也经常有,毕竟cir,白狼,北方,术士,帝国都需要叙述,但是这一卷把ciri何以至此的回忆故事拆分成主线维索戈塔ciri讲故事和其他支线,按顺序应该是叶奈法从脱逃到被俘——希鲁追踪白狼和里恩斯追踪ciri——(同时)史凯伦命令邦纳特追杀ciri——威爷、史凯伦和瓦提尔·德·李道克斯各怀鬼胎以至于放走ciri,肯娜的出现合情合理并且直接推动了ciri的出逃和受伤,不断跳跃的时间空间完全没有不适,这种高超的叙事技巧令人叹服。

这一卷到底说了什么呢,寻女小队磕磕绊绊终于来到了陶森特见证了希鲁和猎魔人徽章被德鲁伊烧掉,反派寻女小队(雾)得而复失损失惨重,他们在乎的东西都在仿佛离自己不远的地方注视着他们,史凯伦眼中君主立宪一样,白狼眼中的ciri一样,威爷眼中的上古之血也一样,对于他们来说其他东西似乎不那么重要了,史凯伦不在乎拥护王爵还是国王还是威爷,白狼不在乎阿瓦拉克的神棍故事,威爷不在乎大帝的北方诸国的许诺,所以他们某种程度上,是相通的。当然迪杰斯特拉也一样,他甚至比史凯伦白狼和威爷更甚,所以我最喜欢的是这一段:

后来有一天,两人都回忆起这场对话。两人都是。国王和密探。迪杰斯塔拉响起伊斯特拉德这段话时,听到了从四面八方传来的杀手的脚步声,那声音在城堡的走廊里回档。伊斯特拉德想起迪杰斯特拉这番话时,正站在连接恩塞纳达宫与大运河的奢华大理石台阶上。
……
“迪杰斯特拉,你读过《圣书》吗?” “没有,陛下。但我知道里面写了什么。” “想象一下吧,昨天我翻开随便一页,看到了这么一段:在通往永恒的路上,每个人都背负着自己的责任。你有何看法?” “时间紧迫,伊斯特拉德王。是时候背负我们的责任了。” “保重,密探。” “保重,国王。”

在通往永恒的路上,每个人都背负着自己的责任,如果迪杰斯特拉把这句话告诉他的这三个“朋友”,他们应该都会赞同吧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2)

添加回应

猎魔人6:雨燕之塔的更多书评

推荐猎魔人6:雨燕之塔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