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江湖 在江湖 8.6分

逃避现实是我唯一的内心现实

小鹿

逃避现实是我唯一的内心现实

最近在看老树的《在江湖》,对书和作者都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翻开书就看见一幅幅精致的简笔画,寥寥几笔将人物和风景的情态勾勒得很是动人,色彩搭配是嫩绿衬淡粉,清新动人。画面通常是这样:一人戴一蓑笠,立于一望无际的原野中,遥望青山边上的一颗会开花的树,悠闲的摘着茶叶或是饮酒。当然这只是第一部分“日常”,之后还有“花犯”“时节”“江湖”等部分,内容不尽相同,风格倒是出奇的统一,都是浸染着古趣,对,浓浓的古风夹杂着现代人的趣味,虽然作者不承认自己的画“风雅”,但我还是认定老树是一人很雅的文人,既不媚俗,也不媚雅,坦坦荡荡。

最妙的还不是画,而是画下配的一首小诗,大部分不是古诗,而是老树自己即兴创作的打油诗,没有什么章法可循,要么是对插画的白描,要么是自己的满腹牢骚,以一种特别趣味的方式娓娓道来,“烟雨十里春深,落花轻覆草痕,陌上青青柳色,心中念念古人”“名利来了总还去,此生只向花低头”“所幸此年无大病,更愿来日有小钱,一般破事少去做,无事睡觉享清闲”“经常心生厌倦,世间真是麻烦”“自己呆着真好,不想混迹人群”“有时一人独坐,其实并不寂寞。就想自己呆会...

显示全文

逃避现实是我唯一的内心现实

最近在看老树的《在江湖》,对书和作者都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翻开书就看见一幅幅精致的简笔画,寥寥几笔将人物和风景的情态勾勒得很是动人,色彩搭配是嫩绿衬淡粉,清新动人。画面通常是这样:一人戴一蓑笠,立于一望无际的原野中,遥望青山边上的一颗会开花的树,悠闲的摘着茶叶或是饮酒。当然这只是第一部分“日常”,之后还有“花犯”“时节”“江湖”等部分,内容不尽相同,风格倒是出奇的统一,都是浸染着古趣,对,浓浓的古风夹杂着现代人的趣味,虽然作者不承认自己的画“风雅”,但我还是认定老树是一人很雅的文人,既不媚俗,也不媚雅,坦坦荡荡。

最妙的还不是画,而是画下配的一首小诗,大部分不是古诗,而是老树自己即兴创作的打油诗,没有什么章法可循,要么是对插画的白描,要么是自己的满腹牢骚,以一种特别趣味的方式娓娓道来,“烟雨十里春深,落花轻覆草痕,陌上青青柳色,心中念念古人”“名利来了总还去,此生只向花低头”“所幸此年无大病,更愿来日有小钱,一般破事少去做,无事睡觉享清闲”“经常心生厌倦,世间真是麻烦”“自己呆着真好,不想混迹人群”“有时一人独坐,其实并不寂寞。就想自己呆会,别人却想太多”字里行间流露着毫不掩饰的厌世消极情绪。我看的时候脸上带着微笑,心里却吃了一大惊,那种感觉我很难用言语描述出来,就像看到了平行世界中的另外一个自我。真真是每句话都说到我的心坎上,我只敢想从不敢光明正大说出来的话全都借由老树的嘴说了出来,看完真是心中暗爽。

这本书成功的让我不敢看第二遍,我真怕我再看一遍就忍不住离家出走,遁入空门了。我其实一直清楚自己,说好听点是个无欲无求的人,说难听点就是冷血,对任何人和任何事都没有很深的执念,假如哪天突然在我身上发生了什么意外,我会很平静,心中仅有的遗憾就是没有看完手头的一本书或者没有去过我想去的地方。

小时候他们喜欢逗我,问你长大了要做什么,我说我要做图书管理员,这样我就可以看一辈子的书了,那群大人会哈哈大笑起来,说你学习学傻了吧,我那时还会执拗的辩解:我不喜欢学习!我只是喜欢看书!世人自己体会不到读书的乐趣,于是他们强行用更世俗的理由来自圆其说。再长大了一点,性子更加淡了,学会了沉默,小波说我们都是“沉默的大多数”,在沉默和话语中你有选择的权利,他更倾向于认为沉默是一种美德,我深以为然。

我沉默了,那些大人们也开始沉默,印象中倒有七八年没问过我这个问题。我以为他们想通了,理解我了,于是兴致勃勃跑去问他们,他们瞪了我一眼,很奇怪的回答:“你以后当然要做公务员啊,当然要……。”我不敢多问,自己在屋里迷迷糊糊想了半天,我什么时候这么说了?从这件事开始,我逐渐明白了所谓正常的价值取向,好像是要找个金饭碗,踏实工作,嫁个人,重复柴米油盐酱醋茶六十年,最后在癌症肿瘤等各种病中死去。是这样的对吗?我记得专门问了个大人,他一脸惊恐,说你一小孩怎么这样想,多消极了,你不想想考大学,找工作,为梦想奋斗的事,你想这些干嘛?我听了,还是坚持问他我说的到底对不对,他皱着眉,迟疑着点了点头。从此以后我又知道了正常小孩该想的事。我的思维总是处于无限跳脱的状态,一般人不会在生命开始就想到一生,而且通常都是有经历的人比如迟暮的老人会这样总结,可我什么都没有经历过,我却常常想到这些。于是在别人激情澎湃的时候,我也平静得很,心里知道没有任何意义“究竟是到头一梦,万境归空”。我好像一直如此,从小时候起就是局外人,冷眼旁观包括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心里清醒的知道自己从来没有任何归属感。《红楼梦》高鹗续的很烂,唯一写好的是最后一章宝玉出家,“我所居兮,清埂之峰.我所游兮,鸿蒙太空.谁与我逝兮,我谁与从.渺渺茫茫兮,归彼大荒”,中心思想终于对上了第五章,不然的话,我死了也要变成鬼还是啥的,回去掐死高鹗。我很准确的和这首诗产生了共鸣,在宇宙间茕茕孑立的虚无,以至于轻盈的快要飘起来的感觉。

后来的教育告诉我这个非正常小孩,我这样的想法叫做逃避现实,饶是我再愚钝,也知道了这是一个贬义词,我开始拒绝脑海中的这些想法,羞于承认自己的真实面目。直到看到老树说“人类逃避现实的方式有很多,比如宗教、毒品、犯罪、自杀以及最温和的幻想(包括文学艺术哲学),最后一种是比较可取,属于社会认同的范畴内”他直言不讳的承认自己就是在逃避现实,而且是合法合理的逃避,用画画的方式排遣心中的郁闷。我第一次见人把逃避现实说的这么理直气壮!转念一想也对,我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中又没杀人也没放火,不犯法不危害他人,对社会无益也无害,我干嘛要自咎?逃避现实和热爱生活是可以和谐统一的,在我眼里,生活是高于一切的。我以前把两者看做是对抗性的矛盾,承认自己逃避现实就是间接否认了所有生活,因此心里始终有个疙瘩拧不开,如今仔细品味老树的话,终于幡然醒悟,顿时舒畅。

老树的《在江湖》虽名为江湖,实则和金庸笔下的风云诡谲的侠客江湖没有任何关系,而是更贴近乡野和文人墨客的生活。不错,老树和木心这些人一样,怀念古代世代世界,他自己也剖析了一番“活在当下现实的现代人总觉得自己活错了时代,至于古代世界是否真的有他们想象得那么美好,其实也未必。重要的是这个古代世界是他们梦中一个理想所在,一个完美之所”“乡下的生活其实很艰苦,对乡下的浪漫感觉,不过是你现在到了城市,生出种种美好的精神层面的想象”的确如此,我是小时候在农村里生活过的人,从来不想回去,说真的,环境太差了,我想古代也是,交通不便,没有法制,医疗滞后,没有人真正的想去这些地方。每次有朋友和我说向往山村里的简单生活,我总是很怀疑她去过没有,毕竟是一点小苦都受不了的人。我观察这种人,都是嘴上说着要静心,可还是一天到晚刷着手机,浸泡在城市各种娱乐中。我私认为,在哪并不重要,如果你要去山村修身养性,大可以从现在做起,把手机放一放,远离一些无聊的喧嚣,问问自己的心,它究竟想要什么。就像老树,他画画也不是跑去乡下画。他一直住在北京,没有动过离开的念头。心若没有栖息的地方,到哪里都是流浪。

这片江湖是独属于老树的挑花源,我走不进去,站在外面,伫立良久,若有所获。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在江湖的更多书评

推荐在江湖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