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达多 悉达多 9.0分

悉达多

班加西小妞儿

爱真理

悉达多是个英俊迷人,身份高贵的婆罗门,“所有人都热爱着悉达多,而他也是所有的人喜悦和快乐。但是悉达多却无法令自己喜悦快乐。”他总觉得若有所失,现有的生活、参悟的经典总是不能解答他的困惑,于是他放下一切,成为了一名苦修的沙门。

在他看来,世间的一切都不值一提,因为这些都只是肤浅的表象,转瞬即逝,无物常在,他厌恶轻蔑所有的事物包括自我,它们似乎只是通往真理的障碍,必须予以清除。在极端痛苦的修行中经受着折磨,他努力摆脱自我,可自我却一次次回归,逃避看来并不管用。

他遇见了佛陀,与众多信徒一道聆听他的宣讲。佛陀的举手投足、面容神态和玄妙的教义都令他敬仰,但他仍然决定离开,“一个人无法通过学习得到任何东西。这种知识的最大敌人莫过于求知之渴,莫过于学习之路。”觉醒的经验是无法用语言来传达,用教义来宣讲的,它只能通过个体性的体验才能获得,而成为佛陀的信徒则容易放弃这种追寻,因为他的“庇护”可能让人失去这种动力。

爱自我

悉达多决心去寻找一条自我觉醒之路,“一个人只有探入了自己...

显示全文

爱真理

悉达多是个英俊迷人,身份高贵的婆罗门,“所有人都热爱着悉达多,而他也是所有的人喜悦和快乐。但是悉达多却无法令自己喜悦快乐。”他总觉得若有所失,现有的生活、参悟的经典总是不能解答他的困惑,于是他放下一切,成为了一名苦修的沙门。

在他看来,世间的一切都不值一提,因为这些都只是肤浅的表象,转瞬即逝,无物常在,他厌恶轻蔑所有的事物包括自我,它们似乎只是通往真理的障碍,必须予以清除。在极端痛苦的修行中经受着折磨,他努力摆脱自我,可自我却一次次回归,逃避看来并不管用。

他遇见了佛陀,与众多信徒一道聆听他的宣讲。佛陀的举手投足、面容神态和玄妙的教义都令他敬仰,但他仍然决定离开,“一个人无法通过学习得到任何东西。这种知识的最大敌人莫过于求知之渴,莫过于学习之路。”觉醒的经验是无法用语言来传达,用教义来宣讲的,它只能通过个体性的体验才能获得,而成为佛陀的信徒则容易放弃这种追寻,因为他的“庇护”可能让人失去这种动力。

爱自我

悉达多决心去寻找一条自我觉醒之路,“一个人只有探入了自己的最深处才能有佛陀一样的举止和神态。我也必须探入自己的最深处。”“我将向自我学习,以自我为师;我将从自我证得悉达多的秘密。”自我并不是需要逃避的东西,也不是探寻深刻奥义的障碍,反而把它拔除的欲念才是绊脚石。自我深处未尝不暗藏真理,一味外求只会迷失在徒劳的循环中,明心见性才能月印万川。

从此他不再将现象视为虚无之物,大自然中每一样事物,每一种颜色都有其动人之处,它们并非肤浅空洞,也并非本质的替身,它们是真实存在的,它们是自己,也是本质自身。想要摒弃现象去寻找那背后的更高一级的东西是一种傲慢和虚妄,自在之物只向自在之人敞开自己,而封闭自我的人既听不见也听不懂这种语言。

爱世俗

他要充分体验这个世界,放弃知性的理解,投入感官的世界。于是,他从伽摩拉那里学习情爱,从伽摩湿瓦弥那里学习经商,在金钱、权力和情欲的裹挟下体验迷失的快感,但他无法真正地投入其中,只能做一个旁观者,他羡慕世人对生活的真诚和郑重,对亲人的爱,对未来的期盼,即使看起来庸俗又普通,但他们全身心投入其中,如果说教徒的祈祷是对神的虔诚,那么这些人的所作所为不就是对生活的虔诚吗?令悉达多感到悲哀的是他做不到,他没有感觉到生活的充实,只有空虚,他无法全情投入,也学不会爱,像个局外人。“天真的人们能够爱——这就是他们的秘密。”悉达多已经觉醒,无法再回到天真,除非从贪婪享乐的欲望之海中超拔出来,不然他只能是个疲惫的尴尬人,一个玻璃外面的旁观者。

爱世人

真正让悉达多与世人融为一体的是他的儿子,这个娇生惯养、傲慢无礼的孩子让悉达多吃尽了苦头,但无论儿子怎样抱怨顶撞,甚至偷船逃跑,他都一如既往地爱他。悉达多意识到自己很愚蠢,但面对这种完全盲目的爱,他也无能为力。最后,孩子还是离他而去,在悲痛中,他终于放下了傲慢,抛弃了自以为是的聪明,他看清了自己与世人并无两样。他理解他们的爱与痛苦,追求与失落,他也感受到人的生命力,还有那些愚蠢、贪婪、自私、坚韧和善意,他就是他们,他们就是他。世人并非渺小,他也并非伟大。

仍旧带着痛苦,他再次倾听河水的声音,河水在嘲笑他不切实际的愿望。再听,那是所有人的欲望与渴求,追求与落空,有快乐也有苦难,有善良也有罪恶,有婴儿的啼哭和死亡的叹息,万人的喧嚣和孤独的宁静。再听,那里有树叶婆娑,云朵飘浮,百鸟飞过,日月流转的声音。“所有的音声,所有的目标,所有的渴望、所有的善与恶共同构成了统一的世界,交融成万物奔流不息的进程。当悉达多凝神倾听这万音交响的河水之歌,当他的心灵不再执着于任何一种特定的音声并不再任其占据他的自我,当他倾听所有的一切,倾听圆融与统一,正当此时,那宏大的万音交响之歌只包含一个字‘唵’——圆满之音。”

河流奔向大海,这似乎是它唯一的目标,但它并非只在最后一刻才达成圆满。世界在每一个瞬间都是完美的,过去的并未消失,未来的已经存在,此时与彼时没有分别,何来不完美?河流同时存在于源头与尽头、瀑布与大海,此岸与彼岸没有分别,何来不完美?罪恶与善良同时存在于人性之中,你与我、歹徒与圣人并无分别,何来不完美?痛苦与快乐共存于生命之中,既爱生命,便要同时爱它们。如此,包容一切,接受这个世界的本来面目,便融入了永恒的宁静。

�q����2z�X�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悉达多的更多书评

推荐悉达多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