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幻的烟火

司羽酱
2017-07-26 22:02:35
无论你怎么想,世上的事情就是和你想的不一样。——双雪涛

        在一个觥筹交错、推杯换盏的酒会派对中,如果有一个男人想要带一个小女孩走,你猜那个女孩会怎么做。
        “你看过动物形状的烟火吗?”
        她摇头。
        “想看吗?叔叔带你去。”
        “好。”女孩用软软的声音回答,仍旧不带任何情绪。
        她带着那个男人走向了车库,告诉他那是别墅的另一个出口,然后将男人锁在了那里,发出了“哈哈哈”的笑声,是一次恶作剧,也是一次对大人的报复。
        可是,那个女孩永远不会知道,那个男人就是她的父亲,想要带她脱离苦海。

         这就是与书名《动物形状的烟火》所对应的那篇文章的剧情。我从来没有见过动物形状的烟火,新年放的烟花大多是圆形的,









...
显示全文
无论你怎么想,世上的事情就是和你想的不一样。——双雪涛

        在一个觥筹交错、推杯换盏的酒会派对中,如果有一个男人想要带一个小女孩走,你猜那个女孩会怎么做。
        “你看过动物形状的烟火吗?”
        她摇头。
        “想看吗?叔叔带你去。”
        “好。”女孩用软软的声音回答,仍旧不带任何情绪。
        她带着那个男人走向了车库,告诉他那是别墅的另一个出口,然后将男人锁在了那里,发出了“哈哈哈”的笑声,是一次恶作剧,也是一次对大人的报复。
        可是,那个女孩永远不会知道,那个男人就是她的父亲,想要带她脱离苦海。

         这就是与书名《动物形状的烟火》所对应的那篇文章的剧情。我从来没有见过动物形状的烟火,新年放的烟花大多是圆形的,一层一层向外扩散开来,然后在天空瞬间失去光芒。“到了天空上也不会消失,就浮在那里。有的是绿色的兔子竖着两只长耳朵;有的是粉红色的大象,鼻子在喷水······”这样的动物形状的烟火应该是虚幻的,不存在的吧。女孩毫无情绪的声音就预示着这一切。

        每一个人都有一段过往,每一个人都是一个丰富的世界。这里不止有那一对父女的故事,还有很多其他人的故事,出自不同的人的笔下,文笔不同,手法不同,只有那种虚幻与落寞异曲同工。

         就像烟花总是一簇一簇地冲上天空,这本书里的故事也是一个一个绽放在读者眼中的。无论是《跛人》、《不速之客》还是《大酒店》、《可悲的第一人称》······都带着一股浓郁的烟火气,虚幻而又朦胧。

         在这本书里《跛人》不跛,只是提早认清了社会的本质,在通往他乡列车上裹足不前,理智回归,重整行囊,达到最好的状态再去往既定的目的地。只是那时一同逃跑的佳人早已不在,稍留遗憾。
         在这本书里《不速之客》真的是不速之客。一个想要爱的失足少女频繁地敲打一个男人的房门,只是为了有人爱,有人依赖,那个男人为此焦躁厌烦,恨不得消失无踪,在这两人相互折磨几年以后女人终于放手了,男人却又产生了巨大的落差感,找不到“自虐”带来的快感。

         说到底,都是孤独感作祟,孤独的人只是想有人陪,尤其是孤独久了。

          “我乞怜于她的爱,没有她,我又将独自置身于这孤独无边的黑暗里,一人忍饥挨饿,甚至这个世界再也不会有人关心我的生死。”

        《动物形状的烟火》这个名字听起来是那样地美丽,又是那样的浪漫。可它所讲述的来自四海八荒的故事却是那样地悲伤与绝望。它看起来没有《冰下的人》那样带着北京味的冰冷与悲戚,也没有《大裂》那种浓重的伤害感,只是透着一股子让人心疼的孤独,让人想要抱住它,抱住这种孤独。

        烟火总是孤独的,它窜上天空,还未等到同伴就在风中消逝了,人也一样,可能还没来得及等到那个人,就死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动物形状的烟火的更多书评

推荐动物形状的烟火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